麽也没有发生。

    借著窗帘的缝隙中透过的光线,秦之修静静凝视著近在咫尺的女孩。

    周日,秦之修离开後,何乐乐顿时觉得房间大了许多。开了电脑准备录有声读物,耳边却听到小奶猫奶声奶气的轻叫。红豆瞪著圆圆的金色瞳眸,瞅瞅她又转著脑袋四下张望,似乎在寻找秦之修一般。

    “喵……”

    “喵……”

    每隔几秒,红豆就小声叫唤一声。何乐乐起身抱起红豆温柔轻抚──没想到秦之修的魅力不仅是老少通杀,还是人畜通杀!

    可红豆一直叫唤她可不好录啊!怎麽办?何乐乐又下意识四处看了看,然後拿出那册秦之修的写真打开摆在红豆面前。她只是试试而已,没想到红豆直接趴在了写真上,不动也不叫唤了。

    “色猫!”何乐乐好笑地点点红豆的小脑袋。

    现金空了,但银行卡里还有四十多块,因为atm不能取零钱而得以幸存,何乐乐到超市买了几包便宜面条後顺便到校园里转了转,记了几个兼职的电话就继续回屋录音频。

    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

    面包会有的,鸡蛋也会有的!对了,烧烤店的灭火器钱和烤串的钱也要记得还人家。

    想到灭火器,何乐乐不禁笑笑,在中学时代最难受的那几年,她看了很多心理学和励志类的书籍,记得那时看到书中说“无论你现在经历的是喜悦还是痛苦,所有的一切对未来的你而言,都是一笔笔财富”,当时她很恶劣地把那句话涂黑了。即使她可以理解人们在她身上所展现的劣根性,但她实在不认为那些被歧视、被欺辱、被诬蔑、被恶意诋毁的种种会成为她的“财富”。

    但是现在想想,也许那句话是对的吧,至少……正是因为被人拿灭火器喷过,她才会知道那玩意除了灭火还能“灭人”。

    拿过复活的范思哲手机,翻到牧惟的号码,何乐乐的心中是此生不灭的感激。痛苦得结束了才会变成财富,感谢这个男人,为她抹去了那张织了十几年层层叠叠的蛛网。

    “喂?”

    “嗨!想我了?”

    听著牧惟一贯慵懒的调情语调,何乐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麽。她刚刚就是很想感谢他就下意识按了拨出键,等反悔时电话已经拨出去不好挂断了。

    “不好意思啊,前天急匆匆地就走了。”

    “嗯,的确,连告别吻都没有。”

    “……你、那个朋友没事吧?”

    “你说凯撒?呵……他正想尽一切办法要加入中国国籍。”

    “……”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像我这样为爱痴狂,到底你会怎麽想……”

    第一次听到这样随性又深情的男版《为爱痴狂》,何乐乐不禁心跳有些加速,“可是,翎羽有喜欢的人了,凯撒这样……会受伤的。”

    “是的,但是受伤了,伤总会好。可若是因为放弃而後悔,机会和时光,都不会再回来。”

    “……是的。”何乐乐看向窗外,阳光正好,每一天都很珍贵。

    “乐乐。”

    “嗯?”

    “……我想好好抱抱你。”

    “……”

    “不用勉强,当我什麽都没说。”

    “不……”她说过的,不管他是出於什麽原因帮她,这份人情她都认。以前看那些古装剧古代小说,总觉得古代女子动不动就“大恩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很蠢、太过看轻自己,但现在异地处之才知道,能有所付出,远比背著一个怀不起的人情过活要轻松地多。

    作家的话:

    估计很多妹子会觉得接下来是牧惟的肉肉?嘿嘿嘿嘿~~那可不一定!

    爱大家!!!麽麽哒!!!

    ☆、(10鲜币)第202章 再说一次

    周一,一周伊始。由於呼叫中心临时缺人,何乐乐和另两个新人提前上岗。包括何乐乐自己在内的新人们都感觉很意外,因为上周五她刚刚做了悲剧的示范把讲师和主管气得半死,这一个周末下来她反倒先上岗了,怎麽说也太奇怪了。

    “她是有关系的吧?”

    “应该不是,我有看到过她的简历,重点大学毕业的,要是有关系,干嘛来做客服?”

    “那可不一定,你不知道吧?×心集团的hr经理最初就是在这儿做客服的,做了半年就上集团了,一路直升机,到最後别人才知道她是廖董的外甥女。”

    “哦……管她呢,我就打分工而已。”

    “也是,呵呵。”

    反常的事自然会成为人们议论的话题,何乐乐虽然也奇怪主管的决定,但她不打算问什麽。经过了短暂的适应,她就习惯了客服的工作节奏,开放的工作坏境、相对封闭的工作状态──很适合她。

    中午用公司的微波炉热了一下带的饭,何乐乐独自走到离公司不远的中心花园吃饭,并非她不愿和其他人打成一片,而是由於没钱买菜,她的配菜就是便宜又下饭的酱萝卜,而且这种情况还要持续一个星期。虽然她并不觉得这是什麽丢脸的事,但她既不想解释太多也不希望其他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索性避避了。

    三天下来,波澜不惊。翎羽跟著黎以权出差中,说是周五回来,小奶猫红豆在家里自得其乐,不会躲她但也不会主动粘她,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它会不声不响地睡到她身旁,被吓了两次後她也就习惯了。

    周四,牧惟终於来了电话。

    下了班,何乐乐刚走到约定酒店的门口,漂亮端庄的女咨客就仿佛认识她一般,说牧先生已经在中餐厅定了位,请她稍微休息一下,他很快就到。

    坐在靠窗的座位,何乐乐翻了翻菜牌,无聊地想著万一牧惟不来,她可能连茶位费都付不出来……不过明天下午兼职的钱应该能到帐了,再不到账,她的酱萝卜也要吃完了。

    “果然是你。”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蓦然响起。

    何乐乐循声扭头,一看到说话的年轻男人,眼光立刻变得警惕且冷厉,秀眉微蹙。

    范司毅自顾自挨著何乐乐坐下,翘起腿,一臂搭在沙发靠背上,斜著身体探究般细细打量著眼前一身普通套装的女人。这大半个月他被整得焦头烂额,公司旗下艺人闹解约的闹解约、剩下的天天给他刷新负面新闻,公司股价涨了两天後一路暴跌,他的家世也在网上被添油加醋地曝光了个干净。家里老爷子发了话要他收了公司,否则就逐他出家门。

    对於发生的一切,起初他还不确定,等到麻烦事一桩接著一桩,董事会要逼他下台的时候,他才终於肯定──申屠默,哈哈!申屠默!

    终於,你也有会关心在意的女人了啊!哼!

    范司毅一坐下,何乐乐二话不说站起身,“麻烦让一下。”

    “我要是不让呢?”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