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

    “一个月内,全面收购天王传媒,这件事,就交给苗董了。”

    “呃……这个、申屠──”苗东山傻了眼。

    肚子、好痛,头皮也好痛,何乐乐抱着随身的布包微微弯着腰捂着肚子向前走,一见前面有洗手间,连忙冲进去干呕。

    手机铃声乍起。

    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何乐乐扶着洗手台,难受道,“哪位?”

    “……你删了我的电话?”魔王般的存在,如影随形。

    作家的话:

    今天一下子变得好冷~~~~~大家小心身体别冻坏了啊感谢所有妹子们的支持~~~感谢妹子们的投票~留言~~包养和礼物~~~爱大家(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梅花妹子,肖肖妹子等,请住手。)☆、(8鲜币)第204章 她知道吗

    沈着的脚步声在身後响起,何乐乐一抬眼便从镜中看到那抹浓若地狱的黑色!

    “嗯……”顾不得害怕,何乐乐咬牙忍着肚子里翻天覆地的绞痛,却还是忍不住逸出了痛吟。

    “……”原本一脸冷漠的申屠默慢慢蹙起眉头,黑眸愈发深沈。

    “等会去哪玩啊?呃……”申屠默身後走进两个年轻女孩,一见申屠默的背影还以为她们走错了洗手间,连忙道歉退了出去,可出去一看,她们哪有走错!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这里是女性洗手间,麻烦你出去!”女孩之一不满道。

    “怎麽回事?”不理会女孩的呵斥,申屠默沈声问何乐乐。

    心口抽痛,腹内绞痛,头也开始一阵阵发晕,何乐乐掠了眼镜中的男人,强迫自己站直身体,自我麻痹。

    转过身,面对身前这个她几乎从不敢违逆的男人,何乐乐非常感谢此刻有疼痛帮她分神,让她不至於全然陷入他强大的气场之中。

    “哎!你怎麽回事!说了还不走?你变──”女孩边说边朝申屠默走,等走到他身边时,“态”字还没说出口就迎上了他冷冷的视线。

    仿若瞬间被冰冻,女孩连嘴型都僵得收不回去,只能眼睁睁看着黑衣男朝洗手台边的一个女白领逼近。

    何乐乐退了一步,“我没事。”

    申屠默盯着她煞白的小脸,一会儿的功夫,她光洁饱满的额上已泌出细密的汗珠。申屠默刚要继续迈步──“你别过来!我、我──”何乐乐难掩惊慌地後退了几步,“我已经离职了,请、不要──啊!你!放我下来!”

    申屠默一把打横抱起何乐乐,无视洗手间内另外俩个一呆一傻的女孩走了出去。

    “好、好帅、好酷哦!”女孩之一毫无立场地花痴道。

    一个小时後,宗氏和×医院,副院长办公室。

    唇红齿白,卷发撩人,愈发妖媚入骨的宗介然宗副院长坐在办公桌後,脸色稍稍有些凝重地看着何乐乐的病历,不时抬眼瞥瞥会客区沙发上的两个俊帅男人。

    牧惟长腿交错有些失礼地架在茶几边上,深邃的双眸若有所思。翘腿坐着的申屠默一手随意地撑着沙发面,一手搭在右腿的膝盖上,神情脸色是一贯的古井无波。

    “咳……你们打算怎麽办?”宗介然试探地问道。

    两个男人还没说话,办公室的门就猛地被拧开,满眼担忧的秦之修走了进来,身後还跟着一个沈着脸的季节。

    申屠默一见两人,眉头抽动了一下,瞥了眼多事的宗介然。

    “乐乐现在怎麽样了?为什麽我们不能去看她?”秦之修语气虽轻,语速却很急。

    “她需要休息,你们先坐吧。”宗介然劝道。

    “情况到底是怎麽样?她……她没事吧?”季节仔细地察看着宗介然的神色,企图从死党脸上早一秒得到答案。半个小时前他正顺道带秦之修去电视台做节目,路上接到宗介然的电话,因为没带耳机他就开了免提,结果就听到宗介然说何乐乐因为腹痛被申屠默送进了医院,详细情况还在检查,不过似乎……不太好。

    腹痛……不太好。

    宗介然看了一圈四个男人的脸色,犹豫了片刻,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复,“不好说。”

    “有什麽不好说的?她到底怎麽样了!她为什麽会腹痛?她……怀孕了?”季节此时哪能忍得了宗介然的婆婆妈妈,直接连珠炮问道。

    他最後一个问题问出口,其他三人皆死死盯着宗介然。

    “……”宗介然无声轻叹,坐到了牧惟身旁,并示意季节和秦之修也坐下来。

    “如果我说是,你们准备怎麽处理?”宗介然问,“阮麟呢?”

    四男静默了一会儿,最後还是牧惟打给了阮麟,没人接,但刚挂掉电话阮麟就回了电。

    “什麽事?”冷硬的声音。

    自从那天撞到牧惟和季节同时抱何乐乐後,阮麟对公寓内四人的态度就冷疏了起来,即使在公寓外,也不会在他们面前维持绅士面貌。

    “乐乐在和×。”

    牧惟就说了五个字,对面就干脆地挂掉了电话。

    “咳……你们先商量下吧,我去看看。”宗介然站起身。

    “等等,她知道吗?”季节追问道。

    宗介然摇摇头,走了出去。宗介然前脚刚走,秦之修就站了起来。

    “你去哪?”季节皱眉。

    “我要向乐乐求婚。无论是谁的孩子,我都会当做是自己的孩子疼爱。”

    “……申屠家的子嗣,永远不会跟别人姓。”申屠默冷睨了眼秦之修。

    牧惟冷哼一声,“你似乎忘了你从一开始就给了她避孕药,在这种情况下怀上的孩子,你们申屠家确定会要?就算你要,她呢?”

    “……”

    作家的话:

    咳咳~~宗介然开始玩人了……1点之前应该能出205~~~俺这麽善良怎麽忍心妹子们着急涅是吧~~嘿嘿~~群麽☆、(10鲜币)第205章 情况不好

    孩子。

    简单的两个字让四个人都陷入沈思,就连牧惟自己都有些失神。

    他的孩子,他的骨肉。男孩还是女孩?像他还是像她?笑起来会是什麽样子?哭呢?

    她的肚子里真的已经有了一个幼小的、属於他的孩子吗?

    “无论是谁的,她都不会想要这个孩子。”季节的脸上露出几分痛苦。

    这半个月他想了很久,想通了很多事。她是怎样骄傲却忍耐的活着,她有着何等固执的坚持、何等让人疼惜苦笑的柔软,她的妥协、顺从、抗拒、谎言……她在这一切的一切背後还能展现的笑容、温柔的眼眉。

    没有她的日子里,对她的眷恋与日俱增,他忍着去找她的渴望,自我惩罚。

    因为在她的世界里,他一直是一个混蛋、人渣!他没脸去见她。

    他想找个合适的机会与她重新开始,让她接受他,爱上他,弥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