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他曾经对她一再的伤害,兑现他许下的诺言。只要她接受他,陪伴他,他有信心成为一个更加完美的男人,对得起她给予的幸福!

    是的,在她身边他那麽快乐。即便是过去经常因自己的愚蠢被她气得半死,但回忆起来却仍是快乐的、满足的,似乎只要是和她在一起,生活就是一杯香浓的咖啡,口感丰富回味无穷。

    孩子……他和她的孩子,想想都让他兴奋地浑身颤抖。但是现在──无论是谁的孩子,都只会让她痛苦!让她痛恨他们所有人,让他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她身边!

    “这个孩子不能要,而且,也不能让她知道。”

    孩子很重要,但她更重要。

    秦之修缓缓坐下,牧惟放了下架在茶几上的双腿,季节的意思他们明白,也不得不认同。

    申屠默黑眸半垂,从头到尾,姿态一动不动。

    他从未如此犹豫不决。

    从未。

    慢慢咀嚼着身体里陌生而新奇的情绪,是担忧?是怜惜?似乎还有一些有趣的占有欲。

    牧惟瞟了眼申屠默,恰见他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魔王睡醒了?

    可是现在睡醒,稍微早了点。他是要让他们所有人都陪他堕落至死,却不是要把唯一的救赎送给魔王当女奴!

    不知过了多久,申屠默站起身走了出去,其他三人互相看了看,帅气的身姿不约而同起身。

    刚踏入vip楼层,阮麟不顾形象的低吼就传入了四人的耳朵。

    “让开!”

    “阮先生,宗副院长交代过的,现在何小姐不能让人探视,尤其是──”男人。护士苦着脸为难道。不是都说阮麟私底下非常绅士温柔吗?怎麽……“啊!申屠先生!”

    一见申屠默几人,护士忙躲到一旁,不再劝阮麟。反正门锁着,她也不怕他们闯进去。

    “到底怎麽回事?”阮麟怒视四人。

    “……她有了。”见其他人都不答,季节小声解释道,“但情况不太好。”

    震惊、失措一一滑过阮麟精致华美的面容,许久他才找回呼吸的正常节奏,“宗介然呢?”

    “在里面。”见阮麟要拍门,季节连忙警告,“你冷静点,她还不知道。”

    “谁的?”

    “就算知道受孕的时间,你觉得能够判断得出来吗?”牧惟低声嘲讽道。以他们抱她的频率和间隔,谁的都有可能,所以之前他们根本没问这个问题。“控制你的情绪,否则你就别见她。”

    推开阮麟,牧惟敲了敲门,“乐乐,是我。”

    门锁微动,五人鱼贯而入。

    宗介然站在床尾低咳了两声,冲床上一脸不安的何乐乐使了个眼色。

    何乐乐既紧张又惶然,她不明白为什麽离开了公寓还是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遇到这群男人!她是没想过要躲牧惟,可其他人……还是说,她根本不该心存侥幸地留在这个城市?可她真的不想离翎羽太远……“好点了吗?”牧惟坐到床边,大掌轻轻搭在她的腿上。

    “嗯。”何乐乐点了点头,转眸望了望宗介然。刚刚宗介然让她十分锺内不要开口说话,她不知道为什麽,但直觉他不是要害她。

    “要是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跟医生说。”

    “嗯。”继续乖巧的点头,病房内凝重的气氛也让她说不出更多的话语。

    阮麟深深地凝望着眼前让他焚心裂骨的女人……弟弟让他暂时冷却一下,让他想想清楚,让他考虑一下放弃。他试过了,他都试过了,可……就算想着她会让他心痛欲狂,但一想到以後的生命里没有她──他连一秒都不想继续往下想!

    他认输,他投降,他什麽都不想了。

    “跟我回家吧!我家人会很喜欢你的。”走到床边,阮麟低声温柔地哄到。

    “……”何乐乐完全摸不着头脑。

    “阮麟!”季节厉声喝道。

    “住口!你们不要我要!我不管她怀的是谁的孩子,我都要她做我的妻子,你们谁也别想再到她!”

    秦之修一语不发地走到床头握起她的小手倚在她身旁,淡漠地看着阮麟。

    “你!”阮麟愕然。

    “咳咳……”宗介然没有忍住笑意,连连咳嗽掩饰,但已来不及。

    申屠默眯了眯眼,眸中的危险让宗介然背脊一凉。

    “你、你在说什麽?什麽孩子?我、我只是最近饮食不当,胃痉挛了而已啊!”何乐乐没想明白。

    “……”

    “……”

    “……”

    “……”

    “……”

    “呃……这个,我什麽都没说啊,我只是说‘如果’,‘如果’的意思大家都明白吧!好了,何小姐你没事可以出院了,以後不要节食啊,你的身材很标准了!咳咳,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啊!”

    “宗、介、然!”季节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狠道。

    劈里啪啦!

    牧惟与阮麟,双双活动着手指关节。

    作家的话:

    赶在1点钱上传了~不知道编编在不在~~~然後下午要出去,晚上不知道能不能再更新~~争取感谢所有有爱的妹子~~爱大家!!!

    群麽麽

    ☆、(8鲜币)第206章 扛到倒下

    他们……以为她怀孕了?

    偷偷瞥了眼身旁开车送她回家的牧惟,何乐乐下意识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素净的小脸上笼着一层淡淡的愁绪。

    之前在病房,一见牧惟和阮麟捏拳的动作,宗医生就赶紧落跑了,可是刚出门就被一个画着很浓烟熏妆的庞克女孩推了进来,勉强撑了几分锺後……被修理的很惨。

    她想劝劝,那个庞克女孩却要她别管,说宗介然“贱人骨头硬死不了”,最後那个女孩还拿了把剪刀把宗医生一头漂亮的卷发剪成了鸡窝!

    那女孩一身不输男人的霸道不羁让人印象很深刻──现在似乎不该是想这些的时候。

    可是,该想什麽呢?怀孕?她自己的状况她很清楚,她之前一直按时吃着长效避孕药,出了公寓後她第一时间去买了短期的避孕药,因为长期避孕药不能突然停药,否则对身体不好。服药期间她的身体情况都属正常,怀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几乎没有,所以她并没有太担心这个问题。只是她没想到,他们……会因这个问题一起出现在她面前。

    等等……刚刚恐惧症好像没发作?为什麽?这是这几个月来的第二次了,她的恐惧症有好转了麽?

    “还疼吗?”牧惟一边开车一边看看她,问道。

    “嗯?”

    “你的胃。”

    “哦……”何乐乐拿开手,“已经没事了。”

    “怎麽突然想着要节食?”

    无法解释,何乐乐弯了弯嘴角。

    “下次再因这种愚蠢的原因弄坏身体,我就打肿你的小屁股。”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