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颊微微泛红,何乐乐点点头,并不辩驳。

    等到牧惟把车开到出租屋的楼下熄了火,何乐乐见牧惟拔了钥匙下车似乎要绕到她这边给她开车门,她连忙自己开了门下车。

    他要上去吗?

    何乐乐没有问,任牧惟拥着她的肩,陪她进了楼门。

    楼外,一道修长的身影从黑暗处走了出来,抬头看看六楼乍然亮起的灯光,再低头看看手中可爱的海豚工艺品,突然轻声笑了出来。

    来之前他还犹豫了半天要不要把它包装一下,觉得太正式了她可能会不自在,索性就这样拿着过来了。现在想想,他真是想太多了,人家女孩子有男朋友,他还是不要做这种会让人误会的事情比较好。

    黎以权拿着专程带回的纪念品慢慢迈步往回走,脑中不禁回放着与何乐乐的几次相遇。一个……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她的歌声陪伴了他三年,曾在他最张狂无度的那段时间里默默安抚他、帮他自我克制。那时,她的歌声是唯一能帮他安然入眠的东西,他刻意按捺着对她的好奇,没有去详细调查她,不想破坏她的歌声带给他的那份纯粹的安宁。

    没想到……还是见面了,不过,什麽也没有破坏。

    这段时间再听到她的歌声他总会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情景,人群中,那抹干净纯洁的白色衬衣,淡蓝修身的牛仔裤,随手编就的麻花辫,微微仰起的小脸……与她的歌声一样安静同时又充满柔韧力量的女孩。

    黎以权又是微微一笑,这个世上不长眼的男人很多,但识货的男人也还是有的,只不过他没想到牧惟──那个中西方古老家族结合的极品产物也会学会欣赏珍珠。

    “阿嚏……”,刚走进何乐乐的出租屋牧惟就轻声打了个喷嚏。十月底天气已经开始慢慢变凉了,而何乐乐的房间因为背阴又似乎格外阴冷。

    “冷麽?”何乐乐关心地问。

    “没有,大概是有人在背後骂我吧。”牧惟笑笑。

    这个很有可能,何乐乐也笑了笑,“那你坐一下,我去烧点水,就坐床上吧。”

    牧惟打量了一圈,房内简陋的摆设尽收眼底──俊眉不禁皱起。他这才发现他们都搞错了方向,他们都以为她节食是和其他女人一样为了减肥,现在看来……“你……”

    “不好意思啊,家里什麽东西都没有,只能现烧水。”

    “乐乐,别告诉我你节食是因为没钱吃饭。”牧惟坐在床上,拉过何乐乐,看着她问道。

    “我有吃饭啊……呃,吃得比较少而已。”何乐乐有些心虚道。

    “……”牧惟心疼地叹口气。他不会问她没钱为什麽不找他,这个小妮子在这方面有多倔他很清楚。无论是在金钱上还是其他方面,几乎不管遇到什麽困难,这个女人都不会向人求助。

    她会一直咬着牙扛到倒下。

    这个傻女人,傻得让他想膜拜!

    “我现在不想喝水。”

    “牧惟……”

    作家的话:

    先更一章,等会洗了澡再接着码,不过码完应该也很晚了,大家别等哦~因为江山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码完第二章,就算码完了估计编编妹子也休息了~~俺家编编老被江山连累地晚睡……真的很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江山的妹子们!真的、真的很感谢!

    爱大家!

    ☆、(10鲜币)第207章 咯吱咯吱

    拉下她的身体,牧惟温柔又霸道地吻上她柔软的唇瓣。被拉下了拉链的套裙无声滑落,微微粗粝而火热的大掌眷恋地在她美丽的胴体上有些大力地抚摸着。从床边到浴室再回到床上,他的唇就几乎没有离开过她的,技巧地控制着她的呼吸,不会让她窒息,又时刻让她处於微微缺氧的紧张之中……“嗯……”头昏昏的,冲过热水又被他尽情爱抚过的身体早已热情如火,渐渐熟悉了性爱甚至学会了享受性爱的成熟身体悄悄酝酿着甘露,滋润着蜜穴,等待着爱宠。

    牧惟终於松开了她的唇,满意地欣赏着被他吻得微微红肿的小嘴。

    “惟……”轻抚着他健硕的背肌,她娇弱中的媚态撩人至深。

    望着身下越来越迷人的小女人,牧惟爱怜地轻抚她的额发,亲亲她的小嘴,一点点亲吻着她的身体,皓首移动间留下片片嫣红。

    “嗯啊……”敏感的乳头被他重重地一吸,她两腿间立刻一阵酸软痒麻,忍不住夹紧腿羞怯地垂眸望着他,希望他加快步伐。

    放过了雪乳,牧惟抚摸着她的腰线,舌尖顺着她的乳沟一路湿舔,绕着小巧的肚脐画着圈,手掌温柔地抚弄着她的小腹,指尖不时蹭过腿间羞涩的芳草,惹得她忍不住磨动双腿,压制体内的渴望。

    牧惟抬起身,大掌探进她腿间轻轻分开她的双腿,瞅着那噙着淫露颤抖欲滴的粉色羞花,眼底满是浓重的欲望。

    “惟……”别看、别看……

    牧惟俯身吻上羞花,灵活的舌头滑过紧闭的花瓣,将那滴淫露卷入口中。

    “啊啊……不、别……”别这样、太、太邪恶了……一滴被卷走,花巢内的蜜露接连涌出,两片紧闭的花瓣仿佛呼吸般!动不已,在他狂狼的吸吮中颤抖躲避。

    “惟、别、别舔……啊啊……”

    柔韧的舌头撬开花瓣钻入穴口,翻搅着深入,或舔或吸,玩弄地花穴几乎疯掉。

    “嗯、求你、别……嗯啊──”

    淫靡的声响听得她害羞不已,她探下小手想遮挡,阻挠他甜蜜的折磨,他却架起了她的双腿,要她自己抱着腿弯,将花穴抬高方便他的亵玩。

    “唔嗯──”

    极度脆弱的花蒂不时被他紧紧含在口中重吸摩挲,穴内的花蜜一股接着一股流个不停,被他的唇舌舔动地沾满整个花园!

    难怪、难怪自古就把那些好色的男人叫什麽狂蜂浪蝶!可不是采蜜的蜂蝶麽!

    抱着大开的双腿,无法抗拒地承受着让人欲仙欲死的刺激,她激烈地喘息着想要压下疯狂的呻吟,却压不下身下传来的无上欢愉。

    “惟、惟……”给她吧!她快疯了!

    知道再玩就过了,牧惟笑了笑,深邃的眼眸里爱欲痴缠,扶着炙热的肉矛沾了沾她丰沛的淫水,抵着小巧敏感的花蒂磨了磨,激得她娇哼了好几声後,他才沈腰插入。

    肉矛撬开层层的穴肉寸寸挤入,一口气插到了花穴深处,矛身却仍有一节还未挺入。

    体内被撑满的充实感让人叹息,花心恐怖的压迫感却让她战栗。

    肉矛微微後撤。

    “不、不要──”她大惊地松开腿弯的双手,撑着身下的床单想要逃离,男人却早已压下强健的身躯重重地一顶──“啊──”急促的一声尖叫後,她的气息就全堵在了喉咙口。花心被贯穿,整个身体都像被插在他的肉矛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