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而他……额上青筋隐现,牧惟一手撑着床,一手伸到她身下搂住她的腰,缓缓撤出、重重顶入。几次之後,她才吐出了哽在喉咙口的气息,带着哭音颤抖地娇吟起来。

    “啊、啊……啊……”

    一次又一次结实地插入,两个人最紧密、私密、亲密的交合,她放弃了反抗抱住他的宽肩,颤抖着身体迎合着他的深插重捣。

    身下的木床合着他的抽插咯吱作响,像是随时都可能散架一般,他却仍是抽插不断,一次次进入她香软湿滑的身体。抱着心爱的、可爱的人儿,插着她甜美的、绝美的小穴,享受着疯狂的、癫狂的快感,宣泄着对她越来越浓的爱恋,听她一遍遍哭喊着自己的名字──他得庆幸,他没在遇到她之前玩丢了脑袋。

    对不起,他的倔女孩,在尝过这麽快乐的滋味後,他……无法再放你离开。为了让你心甘情愿地停留,他会……亲手为你打造一个最奢华的牢笼!

    一口气干到她高潮抽搐,他才抱起她,让她面对面坐在他怀里,抱着她的腰肢借她自身的体重贯穿着她。

    “床好像快塌了……”一次过後,将她拥在怀里,牧惟轻笑道。

    被接二连三的高潮刺激地几乎神经麻痹的何乐乐不时轻颤几下,听到他的话,不满地瘪瘪小嘴。

    “木床是、房东的,坏了要、赔的。”有气无力道。

    “可我还想要。”他绝对愿意赔。

    “那……下去做?”

    她金口一开,他自然不会客气,各种各样的姿势和花样,他还担心她害羞不愿意呢……“呀啊啊……呀啊……啊啊啊……”上了贼船的何乐乐垫着脚尖俯着身勉强撑着床沿,牧惟在她身後,马步一扎,腰间像装了马达般飞速挺动着,本就骇人的巨物以这样狂猛的力度、速度抽插着娇柔的小穴,直插地她两条腿疯狂抖动着,臀部上雪嫩的肌肤被撞击地粉红诱人,臀浪起伏、淫水四射,情欲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小屋!

    “不、不要了……”

    “後面都还没碰过呢。”

    “下、下次……”

    “好,那前面就先让我吃饱。”

    “呀啊啊……啊啊……”

    周五,牧惟知道要她乖乖在家休息是不可能的,他便老老实实送她去上班,看她在车上小脑袋一歪一点地打瞌睡,他不禁笑弯了唇。

    他就知道暂时放她出公寓是对的──没了合约的束缚,她的身体要柔软得多。

    作家的话:

    点17……不知道编编睡了没……其实第二更码得算效率了~~因为江山是个时速渣~~不卡文的时候平均时速六百字~~码一章两个多小时算顺利的~~以前还想着写着写着时速应该能涨吧~~结果万年如一日的垃圾时速……无语望苍天啊!!!!

    爱大家!!群压!!!

    鲜网总是抽啊抽~~江山知道妹子们追文不易~~~感谢妹子们的不离不弃!

    感谢妹子们的投票~留言~~包养和礼物

    感谢所有妹子们的关心和支持~~因为大家,江山写文写得很开心!!

    ☆、(8鲜币)第208章 请找别人

    “那我上去了。”何乐乐松开安全带,对牧惟说道。

    牧惟用食指轻点脸颊,何乐乐犹豫了一下,终还是会意地啄了下他的俊脸方才红着小脸下车。虽然都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更为羞耻的事情,但这种情侣间的小亲昵还是让她很……难为情。

    毕竟,她并不是他什麽人。

    直到何乐乐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牧惟才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不用再跟着范司毅了,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是。”

    这个世上的确有很多巧合,但要是太巧了或是太多了,就一定有原因。

    申屠默……虽然他是故意利用昨天的机会让申屠默再次看到她,但他没想到她对申屠默的影响已经到了一定程度,若是申屠默现在就想圈养乐乐,那可就不是他想看到的了。

    不过,申屠默想圈养就圈养的到吗?

    他爱的小女人那温顺的外表下有着何等的倔强和叛逆,申屠默,你也见识一下吧。

    看看你那无坚不摧的身份地位手腕智慧,在她那里,到底值个几斤几两!

    轻笑一声,牧惟发动引擎,嘴角挂着的,是一抹赤裸的戏谑。

    强撑着精神到中午,何乐乐困得连中饭都不想吃。被使用过度的身体又酸又软,蜜穴里甚至还残留着……酸麻的感觉,为什麽做这种事男人爽完就完了,女人却连事後都还要受折磨?

    翎羽回来了,她正好用兼职的酬劳请翎羽小吃了一顿。这次出差黎以权只带了翎羽一个人,翎羽说委托人见到黎以权後,从第一天就开始推销他的女儿,第二天就把女儿带了出来,第三天翎羽实在受不了了,当着委托人父女的面挽住了黎以权的胳膊,总算让委托人暂时收了收抓女婿的心,老老实实陈述委托。

    “那,有进展吗?”何乐乐问。

    “什麽进展?”

    “你跟凯撒的那个一个月之约啊,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你要是不快点出手,说不定那天黎律师就被人抢走了哦!”

    一听何乐乐提到凯撒,任翎羽突然露出了有些迷惑的沈思表情,但看在何乐乐眼里,自然以为她此番犹豫是因为黎以权。

    “翎羽……”

    “哎呀,不说这个了。对了,秦之修的专辑下个月11号发行哦,怎麽样啊?你那里能不能提前弄到啊?我都心痒死了!”

    “……我问问看。”

    “乐乐!我爱死你了!”

    看着翎羽向日葵般的阳光笑容,何乐乐也随之扬起了微笑。生活就是这样,只要努力活着,努力微笑,总会有开心的事发生。

    当然,不开心的也会有。

    下午,六点二十分。

    接下来两天既是周末又是休息日,何乐乐一边在心里计划着两天的安排,一边走出大厦大门。刚迈出门口,一个身影就直直地向她走来,何乐乐反射性侧行了几步,望向来人。

    “何小姐,申屠监制有请。”林奇礼貌地微微躬身道。

    何乐乐心一紧,“有、有事吗?”

    “这要何小姐当面问申屠监制了。”

    吞了吞口水,何乐乐努力让自己定下神。她、她……“对不起,麻烦您帮我转告申屠先生……我已经离职了,请他去找别人。”说完,何乐乐大步离去。

    林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地呆立当场,等他清醒过来後他连忙追着何乐乐到了巴士站,但正值下班高峰,巴士站人头攒动,一眨眼的功夫,他便彻底失去了何乐乐的行踪。

    “对不起,申屠监制,我、我没请到何小姐。”

    “……”

    “她让我转告您:她已经离职了,请、请您去找其他人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