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响起。

    作家的话:

    最近加班加到疯~~~中午又没睡~~555555~~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

    看到有妹子问1月中能不能完结~~看了一下~过年前正文应该能完结~~因为乐乐心软~~这是硬伤……而这群男人一个比一个不要脸,这是资本。

    爱大家~~麽麽哒

    ☆、(11鲜币)第210章 忍到崩溃

    从文件中抬起眼眸,申屠默按下车窗,瞥向不远处的三人,其中的一对男女很合衬地穿着同样素净的衬衣和牛仔裤,身姿同样的挺拔优美,如同一对青春纯洁的学生情侣。

    “……”申屠默垂眸凝视手中的黑色钢笔,片刻後按下手机,“小林,回公司。”

    收到命令的林奇不解地愣了一下,古怪地看了看何乐乐和季节两人,随後收敛表情躬身致歉。

    “对不起,打搅了。”

    季节皱着眉盯着不远处的黑色宾利,掏出手机拨出,“申屠,你搞什麽?”

    “……”申屠默没有回答,兀自挂断了电话。

    瞅瞅身边的女人,季节收起手机,一把抓住她的手就走。

    “你!”何乐乐想再次甩开,但这次却没有甩动。“季节──”

    何乐乐陡然住口,有些犹豫地看着季节明显压抑着焦灼情绪的侧脸。

    “怎麽了?”何乐乐轻声问。

    季节止步,缓缓回身低头看着敏感心软的她,浅浅笑笑,“你担心我?”

    何乐乐立马收起关心的神色,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使劲抽回手,“季先生!麻烦你放开我!”

    “我不放。”若放得下便不会如此焦躁。

    “你、你再不放我就叫警察!”

    “傻瓜,你叫何乐乐,不叫警察。”

    “你!”何乐乐被气得不行,再一看他满眼的得瑟,瞬间气红眼,心一横,抬手就朝他的大手咬去。

    “啊!”季节吃痛地一松手,何乐乐撒腿就跑。

    瞅了瞅手背上清晰的牙印,季节即阳光又邪佞地一笑,大步朝回“家”的方向行去。

    何乐乐气喘吁吁地跑回家打开门,秦之修正站在窗边打着电话,红豆安静地在他的拖鞋上打着滚,看样子他的电话打了有一会儿了。

    见到何乐乐回来,秦之修微微压低了声音,“我知道了,下次再谈。”

    “阿止,这次的慈善晚宴我一定要拿到邀请卡,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电话对面是甜美悦耳极具风韵的女声。

    “……明天我会让人给你送过去。”

    “不要,我要你亲自拿给我,明天我会回家,你过来吃饭吧。”

    “……知道了。”

    见秦之修终於挂了电话,何乐乐连忙问,“我给你的钥匙,你没有给季节吧?”

    秦之修微笑摇头,何乐乐大松了一口气。

    “不过……”秦之修俯身抱起红豆,“他配了一把。”

    “什麽?”

    身後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何乐乐吓得六神无主,可狭小的房间哪有地方躲啊!洗手间和厨房的门锁都还是坏的!

    “怎麽了?”

    何乐乐苦着脸刚想求助,季节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她咬我,你说我是不是该咬回来?”

    “我──唔……”何乐乐一回头,小嘴即刻被他封住,富有技巧的甜腻亲吻吻地她浑身皮肤一阵阵又热又酥,大脑一片空白!

    “不、放开我……”困在他怀中,她只能无力地抵抗着,“之修!”

    “我去做饭。”秦之修无视季节的上下其手,轻声说道。

    “不、不要──”

    双手四处点火,季节一边吻着一边将她压到木床上,房间小就有这点好,进门就能上床。

    吻着她的粉唇侵吞她的拒绝,季节屈膝跪压着她的,让她无法合拢双腿,一手揉捏着她胸前富有弹性的柔软,食指和麽指毫不温柔地旋拧着渐渐充血硬起来的乳头,一手则探进她的牛仔裤,隔着小可爱薄薄的布料一下下慢慢地刮着肉丘间的缝隙,每每刮过花蒂都能惹得她浑身一抖,敏感地十分可爱。半个月没有抱过她了,天知道他有多想要她!

    “给我。”喘息着在她耳边索求道。

    何乐乐放弃抵抗地闭上眼一动不动,咬牙忍着体内泛滥的情欲。

    “乖,你也想要的。”

    撩开肉丘上的布料,季节直接将无名指插入幽穴,温柔地抽插了十数回後,中指也挤入湿滑的小穴来回抠挖起来。

    “唔……”难耐的快感令人神智涣散,她强忍不过,抬起手紧紧咬住手背上薄薄的皮肉。

    季节的风流美眸微微黯了一瞬,抽插着小穴的手指不停,另一手却强行扯掉了她咬着的小手,将自己的手指插入了她的齿间。

    她猛地睁开眼,复杂地望着一脸平静的他,齿间缓缓用力咬下。

    季节神情未动,侵袭着她私处的手指却是加快了抽插的频率,两指曲起旋转着狠狠抠挖,越插越深。

    “唔嗯──”巨大的刺激令臀部反射性紧绷、颤抖,身体微微弓起,齿间不受控制地用力咬下,直到尝到血液的铁锈味她才惊觉地松开牙关,他却趁机盯着她淫穴内的敏感点接连抖动戳击──“啊啊──”

    春液喷涌,濡湿了腿间未褪的裤子,何乐乐悲哀地闭上眼,身体还在快感中抽搐着,眼角却滑下羞耻的泪水。

    盯着她的双眼,他暂停了手下的动作,可片刻後,当她的抽搐稍缓,他便又开始抽动起来。

    “啊……”

    一次又一次,他就用手狠狠淫亵着她的小穴,看着她不断滑下晶莹的泪滴,听着她哽咽的呻吟。

    许久,秦之修端着菜盘走出厨房,看了眼木床,俊眉微蹙。他知道季节不会舍得伤害她,只要季节还保持着冷静。

    放下盘子,秦之修低声道,“别惹她哭。”

    闻言季节手中顿了顿,随後穿刺地更加激烈,让她死死地抓着床单极力缩紧小穴,却最终在他又深又猛的抽插之下一溃千里。

    “呃啊啊……”

    几个剧烈的激灵後,她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无力地几近昏厥。

    同时从她上下两个小嘴里抽出湿哒哒的手指,季节抱起她,当着她的面拨通了报警电话递到她嘴边。

    “喂,你好,报警中心。喂?听得到吗?请问是哪里?喂?”

    何乐乐看着手机,凄凉地笑了笑。

    “你好,我要报案──”见何乐乐不开口,季节自己说道,“案”字刚出口,何乐乐就抢过电话狠狠摔了出去!

    睨着地面上四分五裂的手机,眼泪像断了线的水晶项链颗颗从她的眼眸中滑落。

    “滚。”气若游丝的一声。

    “滚!”用尽浑身力气的一吼。

    将她温柔地拥进怀中,紧紧地拥在怀中,季节的声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