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偏又爱上一个不爱他的女孩,注定情路坎坷。

    “好了,我们刚刚看过了之修的理想情人标准,现在要换个话题!”姜雪神采飞扬地继续主持,不过嘉宾已经换成了一身卡其色修身风衣仿佛极品人偶般的秦之修。

    只见姜雪从一旁的玻璃圆桌上拿起一本小册子,面带神秘地翻开,缓缓转向──“啊啊啊啊……”观众席发出震耳欲聋的女性尖叫声。

    “啊啊啊啊……”何乐乐耳边响起任翎羽压抑着的尖叫声,与电视里传出的尖叫两相应和。

    何乐乐尴尬地看了看屏幕里主持人手中的画册,如坐针毡。主持人翻开的那页赫然就是她和秦之修的那半张亲密照。

    拍的时候还好,现在照片被摆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感觉……任翎羽刚收回花痴的视线就注意到了何乐乐的异状,连忙叫服务员换台。

    “乐乐,你没事吧?”

    燥热的身体很难快速平复,何乐乐勉强笑笑,“没事,我、我忘了问专辑的事。”

    “那个没所谓,不过,那张照片的完整版你确定没有露脸吧?”

    被任翎羽这麽一问,何乐乐也有些忐忑起来,犹豫了半晌,她决定打电话向牧惟确认一下。

    “呵……你找秦小子要一张专辑看看不就知道了?”牧惟如是回答。

    找秦之修要?

    和任翎羽一直玩到晚上,何乐乐才鼓起勇气回了家,可站在出租屋的门口,何乐乐还是足足站了五分锺方才掏出钥匙开门。房中,空无一人,矮桌上还放着昨天秦之修做的饭菜,用保鲜膜包得好好的,一筷未动,三双碗筷整齐地摆在矮桌的三个方位将小桌摆得满满的,但看上去,却是那样空寂。桌子的一角上,一道银色的金属反光。

    她俯身拿起桌上的钥匙。

    “秦小子除了杜微外根本没有其他的朋友,狭窄的成长环境使得秦小子的情感体验非常淡薄。他根本分不清喜怒哀乐的意义。”

    脑中回忆起宗介然曾对她说过的话,何乐乐握紧手中的钥匙,心中不禁有些挣扎。

    手机铃声乍响,一串陌生的号码。

    申屠默?何乐乐几乎是反射性打了一个冷颤,不过仔细看看又似乎不像。

    “喂,你好,哪位?”

    “是我。”含着笑意的迷人声音,“你不介意我找翎羽要了你的号码吧?”

    “黎……l,当然不介意,有事吗?”

    “我母亲煲了糖水,要我过来请你去尝尝,感谢你昨天的拔刀相助。”

    何乐乐莞尔,“我最多‘该出手时就出手了’,真要拔刀,曾阿姨该叫救命了。”

    几声轻笑从手机对面传来,何乐乐继续道,“不用那麽客气,我刚吃过晚饭,糖水就不喝了。”

    “这样啊,可我母亲说我请不到你今晚也不用回去了……”

    “呃……”何乐乐走到窗边向下望去,朦胧中,穿着浅蓝色衬衣的黎以权恰在楼下抬头看着她。

    “……我下来。”

    何乐乐看了看小桌,又瞅了瞅手中的钥匙,重新将钥匙放回桌角,出了门。

    刚走出楼门,黎以权做了一个绅士邀舞的动作,惹得何乐乐摇头轻笑。记忆中的l也是这样,虽然在ng有着无上权威,在互联网上威慑力惊人,但私底下交往时,他亲和幽默地像个温柔的邻家哥哥。

    夜幕降临,一对俪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远处灯光之外,一辆普通的商务车里,吴明看看身旁沈静的阮麟,面露难色。

    他怎麽也没想到,那个女孩不但有主,那个主儿还是人品样貌比起阮麟也不遑多让的菁英律师黎以权。而且,真要说的话,就算让自己选女婿,自己恐怕也会选……“这个,阮麟,爱一个人呢,只要她幸福就好,你说呢?”

    “她喜欢……那个样子的?”

    作家的话:

    让剧情跑一会儿~~放心~~节奏什麽的~~尽在我手~~江山最强的不是肉~~而是整体架构!

    爱大家~~今天够早吧~~是因为半夜有个case要加班~~我勒个去!!!!!!

    ☆、(8鲜币)第215章 从未走出

    边喝糖水边聊天,等要起身告辞时,何乐乐才恍然发现她似乎已经被人不露声色地把家世背景学历喜好等等都调查了个遍!

    “有空多来玩啊!我这个儿子真是白养了,一天到晚忙得不见人,还专门在外面买了房子,难得回来看看我!”曾香仪一边冲黎以权翻着白眼,一边抱怨道。

    黎以权只能陪着笑脸,送何乐乐回去。

    开门进屋,关门时何乐乐望了一眼对门,精装的防盗门之後漆黑一片,像是锁着一个暗黑洞穴的入口……“喵……”

    小奶猫从猫窝里钻了出来,水汪汪圆溜溜的眼睛像含着委屈般看着何乐乐。何乐乐看了看还有余粮的食盆,抱起红豆给它喂了些奶──她还以为秦之修会带走它。

    “喵……”

    怕小奶猫又叫唤个不停,何乐乐将秦之修的画册放到猫窝,再将红豆放在画册上,谁知她刚放下红豆,它就折身蹦回她怀里。

    何乐乐有些惊讶地看着小奶猫,它……也怕寂寞吗?

    “对不起。”

    一直到午夜,何乐乐都没有听到对面的门响,躺在木床上抱着小奶猫,她说不出心里的那份迷茫是因为什麽,她只是隐约觉得……她似乎根本没有走出过那栋埋葬她贞洁的男子公寓。

    11月1日,周一。

    坐着黎以权的顺风车,何乐乐到达酒店时离交接班还有一段时间,值晚班的客服正半眯着困顿的眼睛在看视频,何乐乐瞟了一眼,那妹子看的似乎就是昨天下午阮麟和秦之修做嘉宾的那个访谈节目。

    “何乐乐,你来了?先帮我看着一会儿吧,我去冲杯咖啡,困死了。”

    “好的。”

    何乐乐坐到客服妹子的椅子上,视频中的阮麟和秦之修正在回答关於《一生一世》的问题。也许是因为萧莎的事情给《一生一世》蒙上了一层阴影,所以缪斯在电影的宣传上便格外下气力,起码平时不怎麽参加综艺节目的秦之修都开始跑宣传,足见缪斯的重视。

    “听说阮麟在影片中有一段非常热辣的镜头,对於已经拍过不少激情戏的阮麟来说,不知道这次和以前有什麽不同吗?”主持人问道。

    何乐乐一听就不禁紧张起来,呼吸不受控制地渐渐急促。

    “不同在於……这次不是演。”

    “啊啊啊啊──”观众席又是一片狼嚎。

    “哇!你的意思是这次是真刀实枪吗?”主持人一脸惊诧加兴奋。

    “……大家看了就知道了。”阮麟绅士又魅惑地微笑着,他身旁的秦之修微垂着眼眸,天使般的容颜也显露着绝世的距离。

    缪斯大楼。

    一大早,申屠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