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的办公室却是窗帘紧闭,室内昏暗的光线闪烁,男女淫靡的喘息回荡,申屠默拿着遥控反复回放着,墨黑的双眸深沈地盯着墙上的幕布,一眨不眨。

    许久,“把原版的分镜头送过来。”

    曹鑫:“呃……全部吗?”

    拿着手机,曹鑫万分忐忑,今早刚把《一生一世》的初剪送过去,这才过了一个多小时,申屠监制还没看完就要调分镜头,难道说影片出了什麽要命的问题?不敢细问,曹鑫揣着饱受折磨的小心脏把所有分镜头送到申屠默手中。

    申屠默很快就从中找到了目标物──稍稍触碰就泛红轻颤的身体,白皙敏感的娇嫩肌肤,撩拨男人欲望的勾人细吟。即使原始的镜头已经很巧妙地避过了阮麟身下女人的脸,但那个让阮麟露出了致命性感表情的女人,那个婉转淫鸣欲迎还拒的女人,分明就是那个怯懦的小女人,接连让牧惟、阮麟、季节都动了心的何乐乐!就连一向不知情为何物的秦之修似乎也着了她的魔……作为男人活着的感觉?

    久违的欲望来得凶猛而澎湃,申屠默看了看办公桌上那只低调奢华的钢笔,沈思了片刻。

    几分锺後,申屠默消失在昏暗的办公室。

    大半个上午何乐乐的两个眼皮就不停地跳,不知是要跳财还是要跳灾,让她更加小心地接线应答,唯恐出错,好不容易快熬到午休了,她才发现一个上午她都没喝水。趁着空闲,她拿着水杯进了茶水间。

    “我就说她有背景吧!你还不信!”

    “还好吧,现在宝马也烂大街了,说不定她是交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呢?”

    “拜托!宝马是烂大街,但两位数的车牌你以为是什麽人都拿得到的吗?我敢跟你打赌,何乐乐肯定在这呆不久就会上去了!”

    “何乐乐,我正找你呢!总经理让你去一下2701。”客服经理冲茶水间门口的何乐乐说道。

    茶水间里正八卦的两女闻言一回头就看见何乐乐十分淡然的神色,仿佛没有听到她们刚刚的八卦一般。

    等等!2701?2701不是贵宾房吗?总经理让她去贵宾房干嘛?

    作家的话:

    有低潮才有高潮嘛~~对门的两男去哪了?

    恩恩~~俺喜欢撒狗血~~嘿嘿嘿嘿~~因为俺是~~~猥琐派!!!!!

    爱大家!!!

    ☆、(8鲜币)第216章 啪的代价

    2701,27楼1号到10号的贵宾房是不对普通客人开放的,一般都是用於集团待客,总经理让她去2701……眼皮又开始跳个不停,何乐乐索性闭上眼──没有多少事情值得她真正畏惧!在恶毒的流言中浸泡了这麽多年,没有什麽现实是她不能面对!

    电梯门响,何乐乐睁开眼踏入楼层,楼层的走廊布置的高雅不凡,看上去像是画廊多过酒店。

    按下门铃,对讲机接通。

    “您好,我是何乐乐,总经理让我前来──啊!”她话刚说了一半,房门突然打开,门内的人伸手一抓就将她拉进了房间,压在房门上。

    何乐乐双目圆睁,惊恐地望着身上正垂眸盯着她的半裸男人!

    湿润的黑发,凌厉而俊美的五官,只看上一眼就让人由衷敬畏的气质──申、申屠默!

    “你!”反应过来的何乐乐二话不说就想挣脱他的压制,“你、请你放──”

    挣扎中,申屠默身上唯一的浴巾被她蹭落在地,露出他人鱼线下繁盛的黑丛林和其间雄伟可观的龙根。

    何乐乐愣了一下,挣扎地更加用力,却根本无法撼动他分毫,“请放开我,申屠先生!我、我已经不是公寓管理员了!”

    “……那又怎样?”申屠默低头看看她饱满圆挺的胸部,轻佻地覆掌其上,隔着套装、衬衣、文胸用力地揉捏着。

    “啪!”

    一巴掌,打愣了何乐乐自己。

    她、她打了他?

    “我、我……”

    申屠默缓缓扭回被打偏的俊脸,总是藏在镜片後的黑眸一旦直视於人,那睥睨万物的冷血残酷几乎可以在瞬间将他人浑身血液冰冻。

    “啊──不、不要……”

    挣扎无力,抗拒无能,哭求无用。

    一巴掌的代价,是他千万次的惩罚进犯。乳尖被他残忍地咬出了血痕,腿根被他撞击地疼痛不已,小穴……“唔……”濒死的颤栗从淫穴深处延袭全身,明明悲愤欲绝,身体却与意志相悖地喷涌着淫液,让她在他残虐地抽插下还被不间断的快感和痛楚洗礼!

    申屠默冷眸凝视着身下被他操干地浑身瘫软的女人,被掌掴的那点怒意早已淡去,他纯粹享受着她无力抵抗,只能乖乖在他身下承受的柔弱模样,她腿间淫荡的小嘴讨好般紧紧吮吸着他的欲望,一进一出都让他舒服地想叹息。

    耳中的呻吟渐弱,申屠默俯下身含住她挺涨的乳房,一手撑在床单上,一手扶着她细软的腰肢,身下重重地捣弄她花心深处。

    “啊啊……”

    好涨、好深,那巨大的刚硬肉棒就像戳进了她的小肚子,四处撞击捶打,酸痛的要命,可被他的狠狠撑开的小穴内壁在那频繁快速的摩擦中又产生着无尽的性爱愉悦与淫靡快意,让她自己也分不清她的呻吟是因为被残忍侵犯的痛苦还是因为无法承受更多的欢愉。

    “啊、啊啊……嗯啊……不、求、求你……”

    是她软弱、是她无能,可是被他这样凶狠地贯穿着,小穴被这样密集地放肆抽插着,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被从骨髓里放射而出的兴奋快感刺激到发麻,持续的高潮让身体极度敏感,他每多一次的挺刺都将她的理智往深渊击进一步──“呃啊……申、申屠……”

    “默、默……我、我错了……唔……”

    她不行了……大汗淋漓,身下更是湿哒哒地被插得浪荡高歌,她真的、真的……受不了了!

    罔顾她的低头认错,他轻柔地抚弄了几下她穴外可爱的肉蒂,在她承受不了地激烈颤抖时粗蛮地捏起。

    “啊啊──”

    两指一碾。

    “呀啊啊啊──”

    从混沌中渐渐清醒时,何乐乐只觉得身体像是各大酷刑受了一个遍,一丝力气欠奉地伏在床上,连呼吸都只能靠身体的本能。更可悲的是,在无尽的酸痛之下,身体的各个敏感点还在闪烁着微麻的快感,让逃避痛苦的神智拿来享受。

    浴室门被打开,走出的全裸男人有着令女人疯狂、男人艳羡的性感身躯,恰到好处的肌肉、极具美感的比例和线条,再加上顶级禽兽级别的性能力,这样的男人……不去做男妓真的很暴殄天物。

    申屠默……你去做男妓好不好,她绝对捐一年的薪水请女人去嫖你!两年的薪水也行!让你一次干个够!

    申屠默坐到床边,看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