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看她只有眼皮能动的瘫软模样,竟低低地轻笑出声。原本魔王般冷冽的容颜因为他这一笑,仿佛千年冰雪消融成无边春水,美得惊心摄魄!

    “想吃点什麽?”

    作家的话:

    月月亲家妹子~~乃猜错了~~哇哈哈哈哈~~~俺是猥琐~~但俺是撒狗血的猥琐派~~啦啦啦啦群压群麽!!!爱大家!!!

    感谢妹子们的票票~~留言~包养和礼物

    爱大家!!!!!!!!

    拉手转圈圈!!!

    (乐乐被虐~~为毛俺这麽开心?为毛啊?

    ──因为申屠笑了~~~~~~阿拉拉拉啦~~~)

    ☆、(12鲜币)第217章 是她活该

    想吃你的骨,喝你的血。

    何乐乐闭上双眸,将这个把强暴他人当抽根烟一样轻松的男人屏蔽在视线之外。小时候自己也和其他的小夥伴一样害怕黑暗害怕一个人,直到她发现,一个人时的黑暗有时候也意味着相对的安全。

    虽然知道这样问没有意义,可是她真的很想有个人来告诉她答案:为什麽,为什麽她会遇到这种事,遇到这些人……十几分锺後,她在申屠默抱起她时畏缩地浑身一抖,反射性睁开了眼。

    申屠默抱着她进了浴室,将她放进了盛满水的浴缸,表情平淡地把玩她红痕斑斑的椒乳。

    被咬破的乳头遇着热水又被他一抚弄,刺痛地让她皱眉,她却无力抬臂阻挡。忍着浑身的酸痛、刺痛,她压着呻吟偏过头。

    一时间,浴室里只有按摩浴缸中汩汩的水泡声。

    不一会儿,门铃响起,申屠默起身出了浴室。

    “……”望着浴室天花板上五彩的玻璃装饰,何乐乐突如其来的冷笑了一声。

    答案也许很简单──她活该。

    三个多月间,最让她难堪、恐惧、刻意掩藏、淡忘的一切被她完完整整从心底划破血肉挖了出来。

    被阮麟强暴时,她没有报警;被申屠默下药迷奸时,她没有报警;被牧惟性虐时,她没有报警;被季节玩弄时,她没有报警──直到现在,她依然不敢报警!

    虽然报警的确不能使这些手眼通天的男人们得到惩罚,可她……她却连报警的勇气都没有!

    她害怕他们的身份,害怕他们的权势,害怕他们轻而易举就将她好不容易等来的平静生活击得粉碎!害怕鬓发斑白的爸爸妈妈再一次因她陷入人们的指指点点嘲弄侮辱之中!

    是的,她不敢。

    一个是土皇帝级别的华侨影帝,一个是黑白两道背景深厚的媒体大亨,一个中西贵族联姻的混血王子,一个人脉遍布朝野政商的花花公子……跟他们比,她算个什麽东西?

    报警?

    她不是没想过!但当一次次有意无意看到、听到他们的身份、背景,她就越发清楚报警的结果!

    公寓的五位业主,除了秦之修,全是外籍。

    寻求法律的保护?恐怕她寻求来的是重回过去漫天的流言之中!重新回到那每时每刻被身体深处发酵而出的恐惧凌迟的生活!

    所以她什麽也没做!

    乖乖地忍受,乖乖地等待三月期满,乖乖地淡忘伤害,甚至犯贱地去试着理解他们、欣赏他们,因他们偶尔的示好而心软、而感激!

    是她的害怕一步步将她推入现在的境地,是她的懦弱逃避注定了她逃不开这些男人的屡屡侵犯!

    是她活该!活该被糟践!

    可是为什麽!为什麽是她活该!为什麽她从没想过伤害任何人却要面对这麽多人的伤害!

    无论是他们,还是家乡那些造谣传谣的人、那些添油加醋的人、那些恶意欺辱她的人、那个她连想起都不敢的小雅!

    难道懦弱就活该被欺凌吗?

    难道害怕残酷的现实也是种罪吗?

    难道老天就是要那些强权的肆意逞威,懦弱的一辈子倒霉吗?

    是不是就算她逃到另一个城市依然会遇到像小雅、像他们一样甚至有过之无不及的噩梦?

    哈!

    咬牙站起身跨出浴缸,走到落地的镜子前,何乐乐盯着镜中自己饱受男人“疼爱”的模样──这就是她了!一个莫名其妙被一群富贵人渣看上的玩物!

    什麽不恨、什麽不怨!老天从来没给她做圣母的机会!

    申屠默也好,季节也罢,他们喜欢玩她的身体是吗?

    何乐乐死命地咬住牙根,直到她几乎听到了牙齿碎裂的声音。

    身体,她给得起!但是,终有一天,她要他们──後悔遇到她!

    申屠默再次走入浴室时,看到的就是镜中她冷凝着但好似蕴着火焰的眸子,异样的美丽却如昙花一现眨眼不见。

    何乐乐转头伸出颤抖的藕臂取下一旁架子上的浴巾擦拭身体,身後的申屠默赤足走向她,低头轻咬着她肩上的嫩肉,双掌顺着她的两臂抚向她的小手,然後抓起、双双压在镜上。

    “饿吗?”

    火热粗硬的肉茎正抵在她的臀缝,她努力地压下心里的抵触和屈辱,轻轻“嗯”了一声。

    “……那我就稍微快一点。”申屠默噙着一抹极淡的笑容,用腿顶开她的。

    乖顺地伏上刺骨的镜面,何乐乐一脸平静地踮起脚尖,抬起翘臀。

    “嗯……”私处被撬开,粗茎长驱直入。

    何乐乐一边低吟,一边静静地看着浴室墙壁上点缀的五彩玻璃,他是如何进出着她的身体,肉棒怎样在她的臀间穿梭,它们……倒映的很清楚。

    “啊……啊……”她、她不再抗拒了,他们要,她就给,什麽都给!

    把她推入地狱,那就拜托……陪她下地狱。

    要玩,就玩大点。

    半个小时後。

    “怎麽了?”见何乐乐不吃东西却呆呆地看着他,申屠默放下手中的电视遥控问道。

    何乐乐垂下眼眸,“……为什麽,我已经、不是管理员了,为什麽这种事……还要来找我。”

    申屠默盯着她性爱後泛红的小脸看了好一会儿,扭头调换电视频道。

    为什麽还要找她。

    这还……真是个好问题。

    丢下手上的工作,耽误了两个会议,只因要找她纾解一下欲望。如果说之前选择她是因为她方便,那麽现在呢?

    特意选择一个“不方便”的东西,呵……有趣的体验。

    “不吃了?”复又扭头看她。

    何乐乐一见他眼中熟悉的意味,立刻低头朝嘴里塞食物。等等──现在几点?意识到这个问题,何乐乐当下四处寻找锺表,最後看到电视新闻左下角显示的时间!

    几乎是在床上弹了一下,何乐乐作势要下床,申屠默眼疾手快地拉住她的胳膊。

    “去哪?”

    “我上班迟到了!”何乐乐皱着眉怨道。

    被何乐乐一吼,申屠默有片刻的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