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的身体,何乐乐无法抑制心中的愧疚。

    对不起,翎羽,对不起,就这一次,就这一次,让她偷一点力量。

    不知过了多久,何乐乐终於找回力气推开黎以权,“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仓皇地开门进屋,何乐乐靠在房门上悲哀苦笑。

    对不起,是她求他不要放弃她的,现在又……

    所以说啊,像她这样的人,遇到什麽事都是活该!

    “人和人和人之间……”

    手机铃声乍响,秦之修来电。

    作家的话:

    我是不是说过不虐乐乐了?好吧……那只是我美好的期望……☆、(8鲜币)第219章 死也甘愿

    犹豫了片刻,何乐乐接通电话,“喂?”

    “乐乐……”怯怯的唤声。“对不起,我……我该帮你的。”

    “……不用了。”

    “乐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们、不、我以为你……我……对不起……”

    “不用解释了,我知道。我没生你的气了。”他和他们不一样,她没理由怪他。

    “真的?”惊喜又不敢相信的声音。

    心中流过一丝暖意,何乐乐从肩上取下布包挂到门後,“嗯。”

    “喵……”小小的红豆从枕头上坐直身体。

    “乐乐,最近狗仔跟的比较紧,我先回公寓了,过几天我就回去。有没有什麽想吃的?我这几天叫王姨教我。”

    “什麽都好,下厨房要小心点,别让油星溅着,锅碗烫着。”抱起红豆,何乐乐坐到床上。

    “……嗯。对了,你……”

    “怎麽了?吞吞吐吐的?”

    “你和季节……”

    “……”轻抚红豆柔若无骨的身体,何乐乐定了定心,“修,从现在开始,无论我和其他人发生了什麽,你都不要管。”

    “乐乐?”

    “无论是和季节还是和其他人,只要我没向你求助,你就别管,答应我好吗?”

    “……好。”

    “还有别的事吗?”

    “这两天,你有看到季节吗?”

    何乐乐想了想,“没有,怎麽了?”

    “他不接电话,也找不到人,你要是看到他就让他回公寓。”

    找不到季节?何乐乐瞥了眼窗外的大雨,心头有些发闷。

    煮了点饭炒了个蛋,将就吃了点,何乐乐早早洗了澡换上睡衣躺上床。身体一放松下来,四肢百骸更加酸痛,她只能闭上眼自我催眠,睡着就不痛了不酸了……闭上眼没一会儿,她却皱着眉睁开眼,她好像出现了幻听……幻听的还是她自己唱歌的声音!

    起身开灯,又听了一会,居然还是单曲循环!

    不是,不是幻听!

    何乐乐大步开门站在对面门口继续听,不是!声音不是从对门传出的,而是从──何乐乐惊愕地抬头,随即冲上了天台。

    “季节?你疯了!”

    大雨中,季节靠着天台的栏杆坐在地面上,浑身湿透,看上去狼狈不堪的他居然还有心情用钱包给手机搭了一个避雨棚在那里放音乐!

    听到何乐乐的呼唤,季节抬起低垂的头,朝她的方向格外风流地笑了笑。天台昏黄的灯光穿过雨幕照在他的笑容上,看得何乐乐心中五味杂陈。

    他在那里多久了?他到底想干什麽?

    季节抬起手,笑道,“我没力气了,来拉我一把。”

    何乐乐看了看大雨,又看看他的样子,轻叹一声冲了过去。拉着他的手刚要使力,他却猛地一拽将她扯入怀中。

    “你──”

    紧紧抱着怀中的她,季节笑得是那麽放荡不羁又透着说不出的哀伤。

    “试过在雨中做爱吗?”

    一句话,让何乐乐沈下了俏脸。时间仿佛回到了当初第一次见他时,他那时也问了类似的问题。

    “没有。”

    “呵……真巧,我也没有。”季节吻上她的唇,修长的双手灵巧地摆弄起她的身体。

    何乐乐没有反抗,任他分开她的双腿跨坐在他腰上,任他撩开内裤用手指穿刺身下的幽处,任他……解开裤子将她按在他昂扬的肉刃之上。

    “不管配不配,我都不会让你从我身边逃开,从今天开始,我会在每个下雨天抱你,就像这样──”

    “嗯啊……”腰肢在他的钳制下被迫在他的肉刃上起落,粗大的男根紧紧地刺入了因冰冷的雨水加身而更加紧缩的小穴。

    “何乐乐,”被包裹被满足的强烈快感令季节嗓子发紧,“如果爱不了我,就恨我吧。”

    “啊……”何乐乐环住他的脖子,靠在他肩头,“不……”

    “……由不得你说不!”

    “啊啊……不、我、我不恨……我不恨……嗯啊……我、我会、试着、试着去、去爱你……”

    动作陡停,季节抓住她的双臂从他肩头拉起她的上半身,近乎呆滞的盯着她的小脸。

    “你、你刚刚、刚刚说什麽?你再说一遍?”

    风流的伪装不再,不羁的面具溃散,在阳台待了两天三夜的他等来了他做梦都没想到的一句话!

    抚上他孩童般欲哭的脸,何乐乐笑得无奈又纯美,“如果你非要不可,我可以……试着去爱你。”

    但她给的“爱”是不是他想要的样子,她不保证。

    “呵呵……哈哈哈哈……”再次深深吻上她的唇,季节抱起她一边走回她的房间一边挺送劲腰,“知道吗?不管你是不是骗我,只为你刚刚那一句话,为你死了我都甘愿。”

    “嗯……我、我不要你死……”她只是要他陪她一起下地狱,人间地狱。

    “呵……笨女人,还没抱够你,我怎麽舍得死。”

    “啊啊……”

    “我爱你。”

    “唔……”

    “比我以为的,还要更爱。”

    韵律不止,双双高……烧。

    第二天,和×医院。

    宗介然:“您们二位……还真是好雅兴啊!啊?”

    作家的话:

    作家的话

    我真是越来越重口味了

    大家安安~~俺去面壁一会儿……

    爱大家!!年末了~祝上学的妹子考试顺利~~上班的妹子奖金多多早早放假!!

    感谢妹子们的支持

    (俺真不是写虐文的……)

    ☆、第220章 多管闲事

    “哎,我说,你没什麽事呢就可以滚了,我这是医院,不是酒店,没病别在我这儿赖着。”一头时尚短卷发的宗介然没好气地说道。

    空着自己的病床不躺,死活赖在何乐乐身旁的季节瞥了瞥四周的陈设,“得了,你这儿改酒店都不用重新装修,再说了,谁说我没病?”

    季节转头冲何乐乐风流倜傥地一笑,“我可是得了不治之症的人。”

    “哦?什麽不治之症?”宗介然很配合地翻着白眼问道。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