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你不要再缠着我了行不行?我告诉你很多次了,我这辈子不可能爱上你的,你死心吧!”

    “该死心的人是你,这辈子,就算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你就等着别人叫你郑太太吧!”

    “你!是不是非要我死了你才会放过我?好!我死给你看!”

    季节拿着花束推门而入的时候,电视里的狗血言情剧正放到高潮部分。

    刚做完艾灸的何乐乐看着他笑了笑,静静地看他将百合花插进花瓶里。

    插好花,季节走到何乐乐身边,俯身偷香,一个意犹未尽,便接连偷了两三个,直吻得她氧气不足挣扎起来才勉强“收嘴”。

    “怎麽做艾疗还在看电视,太无聊了?”

    “嗯。”何乐乐点了点头,在医院待了三天,灌了一大堆中药,每天针灸艾灸推拿按摩,定时进一些不知道干什麽的机器舱,虽然三天下来身体轻松了不少,脸色也是肉眼可见的一天比一天红润,但着实很无趣。而且要是真的在这里呆上七天,有声读物的录制就会很赶了。“你能不能帮我跟宗医生说一下,我真的觉得我身体没事了。”

    季节一脸笑容地望着她,并不应答。

    “怎、怎麽了?”

    “真想……一口把你吞到肚子里。”

    何乐乐无辜地眨眨眼,不明白自己哪里又惹到他,这几天她一切都很顺着他的。心里这麽想着,红润的小嘴也自然地瘪了下来。

    “真是──可爱死了!”捧着她的小脸,季节愉悦难当地亲了她一脸口水。

    “小悠!不要!”电视里传来男人声嘶力竭的呼喊。

    何乐乐推开季节的脑袋看向屏幕。

    “这麽好看吗?讲什麽的?”季节问道。

    何乐乐掠了眼季节,“女二受不了男二的追求跳楼了。”

    “……这是哪个白痴写的剧本?”季节搂着何乐乐坐到沙发上。

    “你要不要猜猜看之後的剧情?”

    “你知道?”

    “嗯。我看过後面的。”

    季节想了想,“女二跳楼没死成了植物人,男二深情陪伴唤醒女二?”

    何乐乐摇了摇头,“你猜对了前半部分,男二情深陪伴没有唤醒女二,无奈之下找了男一,结果男一唤醒了女二,但男一喜欢的是女一,女二绝望之下嫁给了男三。”

    “……”

    看到季节像吃了苍蝇似的表情,何乐乐没有忍住笑意,低低笑出了声。

    季节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甜美的笑容,风流美目中满是惬意的享受。

    何乐乐止住笑意,瞥了眼电视,试探地问道,“你不觉得,男二这样很傻吗?”

    “的确是很傻。”

    “你也觉得他早该放弃吗?”何乐乐双眼放光地问。

    “不,我是觉得他得蠢成什麽样才会去找其他男人来唤醒自己的女人。”季节嘲笑道。

    “……”她就知道。对於把人逼得去跳楼这种事情,这个男人是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对的。

    死……虽然死亡的确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死了,问题解决了又有什麽意义呢?

    “对了,秦之修和杜微的事怎麽样了?”何乐乐转移话题道。

    “……这件事我不打算管,随他们去闹,杜微大概是看现在情侣档好炒人气,哼,她也不怕炒焦了。”

    “红豆还好吗?”

    “放心,饿不着它,天天吃了睡,睡醒了就满地打滚。”

    她住院之後季节就让管叔把红豆接进了公寓,有王姨在,肯定比在她那更舒服。

    “季节,我想出院。”

    “……说句好听的来听一下。”

    “……”何乐乐几度张嘴,但终是一字未发,苦恼地直皱眉。

    笨女人,“吻我。”可是他爱。

    主动贴上他的,何乐乐用心地吻着他的唇。

    人,尤其是男人,总是对苦求不得的东西充满了占有欲和征服欲,一旦到手,过了新鲜期之後往往很快就会厌倦。

    “阮先生?您不进去吗?”门外传来护士的说话声。

    季节垂眸看了眼何乐乐,何乐乐神情未动,依旧乖巧的依偎着他坐着。

    跟着护士进了房门,护士很怪异地看了看三人,给何乐乐递上中药後就赶紧退出了病房。

    阮麟……

    离开公寓後就上次在这里见过一面,他还是一样的……“风度高雅气质不凡”。见阮麟没有开腔,何乐乐便也没有出声,低下头小口喝着中药。

    “你……还好吗?”

    “她很好。不过以後她好不好,就不劳你过问了。”季节说这话的样子张扬地近乎嚣张。

    阮麟眉头一拢,“哦?我过问谁,什麽时候要经过你的同意了?”

    “呵,你过问其他人我当然不管,只是她,不好意思……是我的了。”

    “你的?”

    季节眉毛一挑,拿过何乐乐手中的药碗,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後抬起她的下巴喂进了她的口中。

    “嗯……”来不及吞咽的药汁从她的嘴角滑下,沿着下颌滑向颈侧,季节随即伸出舌尖勾起那滴药汁,自下而上逆着药汁滑下的痕迹极其情色地舔过她的细颈、嘴角。

    “季节!”何乐乐难堪地小声唤了声,眼光匆匆从阮麟脸上划过。

    “……如果她是你的,那黎以权是怎麽回事?”

    作家的话:

    我有看到的……之前会客室我电脑打不开,爪机可以看但回复不上,所以很早就决定完结後再来一个个回复感谢有爱的妹子们!

    大家的存在,想想都让江山觉得很幸福!爱大家!

    安安

    ☆、(8鲜币)第222章 谁更霸道

    听到黎以权的名字,何乐乐不可控地浑身颤了颤,如此明显的身体反应让两个男人同时危险地眯起了眼。

    “冷麽?”季节沈声问。

    “我、我去下洗手间。”何乐乐匆忙起身。

    “坐下。”季节冷声令到。

    何乐乐立在当场,进退两难。两个男人的目光如芒刺在背,她却无处闪躲──躲?不,自己不是决心不躲了麽?她若是连他们俩都不敢面对,那在申屠默面前她就永远没有还手之力。

    深吸一口气,何乐乐坐了下来,从季节手中拿回药碗,小口喝完。

    季节瞟了眼一直站在他们身前的阮麟,默默看着她喝完才接过空碗放到茶几上,“你认识黎以权?我怎麽没听你说过?”

    何乐乐想了下怎麽回答,但回答之前,她想知道,“阮……你怎麽知道我认识黎以权?”

    “……”阮麟避过何乐乐的视线,走到侧面的沙发边坐下。

    “你跟踪她?”季节质问道。

    阮麟龙眸睨着季节,没有回答,但那傲慢的神色将他轻蔑的态度表露无疑。

    “你!”

    何乐乐忙安抚下季节,来回看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