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看两个男人,何乐乐咬咬唇,“季节,我想跟阮……阮先生单独聊聊,可以吗?”

    季节顿了顿,站起身。“有事叫我。”

    “嗯。”

    目送季节出了房门,何乐乐的身体有片刻的放松,但一想到阮麟还在身旁,她又不禁陷入紧张与迷茫。

    他……

    离开公寓後他并没有来打搅她的生活,除了上次他们以为她怀孕,他说要带她回家外,他没再理会过她,连电话都没有打过,为何现在又出现在这里,一开口就提到l?

    “阮先生──”

    “阮先生?是不是在你心里,我从头到尾就只是‘阮先生’?”

    阮麟的神情看得何乐乐仿佛心脏被人紧紧攥住,低下皓首,她没想好该如何面对这样的他。

    “你打算跟着季节?为什麽?”

    他的每一个问题都让她无法回答,何乐乐闭上双眸,久久方才睁开眼睛,“那是我的事。”

    “你的事?这就是你的回答吗?”阮麟欲言又止,几番压抑,最後苦笑一声,“那你想单独和我聊点什麽?让我不要跟踪你,不要干涉你的事还是根本就不要出现在你面前?”

    “……阮麟。”

    阮麟的双眸在刹那间点亮,可下一秒就在她拒人千里之外的话语中狠狠地黯了下去。

    “不管你现在对我是什麽感觉,我相信用不了你就会发现,我根本不算什麽。我并不适合你,你关注我或是来看我,只是纯粹的浪费时间,何必呢?”

    何必呢?

    “是啊,何必呢?”阮麟笑道,“你长得又不美,身材也不算极品,既不会撒娇卖萌又不够风骚,论才艺似乎除了会做家务也没有别的,我何必这麽自讨没趣?”

    看着她平静的面容,阮麟嘴角的笑容渐渐敛去,磁性迷人的嗓音却仍是延绵不断。

    “我何必对你朝思暮想,想见你又怕你躲我,想抱你又怕你哭泣──既然你自己都说了你根本不算什麽……我又何必顾虑这麽多?”

    阮麟站起身,直逼向何乐乐,双手撑在她身旁的沙发上,逼她抬头与他对视。

    “你以为跟了季节,我就什麽都做不了了吗?”

    不!不要!阮麟!求你!别这样,不要和他们一样!求你了,就这样放弃她吧!这样的感情,她真的承受不起!

    心中在呐喊,何乐乐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可不可以……不要这麽霸道。”艰难地说出恳求,即使明知说了也无用。

    “……霸道的是你。”阮麟低低地说道,话音未落便已深切地吻上她的唇。

    是她霸道的占据了他的脑、他的心,连一点後退的余地都没有留给他,让他只是试图将她从心底拔除都疼的撕心裂肺!

    这世上还有比她更霸道的女人吗?

    她自己住进了他的心,却要他走开──她可不可以讲点道理?

    “阮麟……”何乐乐费力地躲开他的唇,“阮先生!”

    阮麟虎躯微震,紧接着却动作激烈地压上她的身体,仿佛要证明自己并非那麽无能为力般狠狠地吻着她,撕扯着她的衣服!

    “不、季节!季节!”何乐乐高喊。

    季节闻声冲了进来,二话不说拽起阮麟一个勾拳就揍了上去。阮麟抹抹嘴角,冷冷地看了看季节,褪去西装外套。

    “你们──”何乐乐焦急地看着立刻缠斗上的两人,刚想阻止,眼前却出现了一张精致而动人的面孔。

    “你没事吧?”秦之修脱下外套给何乐乐披上。

    “阿止,你坚持来这里就是为了看她?”秦之修身後,杜微一脸的不爽。

    作家的话:

    男人总说女人不讲道理,其实男人比女人更不讲道理,他们最不讲道理的地方就是明明是他们没道理还一副“你能不能讲点道理”的样子,气死个人有木有?

    咳咳

    天气越来越冷了,江山已经抱着暖水袋一个多星期了……爱大家!早点休息啊!

    ☆、(9鲜币)第223章 男人的爱

    杜微发完牢骚顺便瞥了眼和季节对打的健壮男人──阮麟?

    “微微,你先在外面等一下我。”秦之修开口。

    杜微疑惑地打量着沙发上的何乐乐,“干嘛要我出去,有什麽话是我不能听的?又不是不认识。”话虽是对秦之修说的,杜微一双水灵的眸子却没有片刻离开过何乐乐那张微颦的小脸,边说着还边挽上秦之修的右臂。

    一个是黑色性感晚装的天生尤物,一个是正装挺拔的年轻俊彦,任谁看这都是一对无可挑剔的养眼情侣。

    可谁能想到,眼前玫瑰般的美丽女人竟会为了一个角色就出卖了爱她至深的男人。而又有谁能相信,即使被出卖,他依然待她如昨。

    男人的爱是这麽伟大的东西吗?

    为什麽她的心好疼……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何乐乐突然大喊道。

    激战中的两人置若罔闻。

    “乐乐……”秦之修看了看已经打出火的两人,一见季节被阮麟踹向茶几,他连忙俯身挡在何乐乐身前。

    乒哩乓啷!茶几上的茶杯、碗被季节撞得飞起,一个茶杯连带着茶水整个儿撞上秦之修的腰侧。

    何乐乐愣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他担忧的表情、专注的眼神一下子填满了她的视界……“阿止!你干什麽?”秦之修的动作让杜微徒然升起了巨大的危机感。

    险些误伤何乐乐让季节和阮麟总算都收了手。

    护士长进来看了下情况就被季节打发走。整了整衣服,季节和阮麟怒目而视地坐了下来。

    “你带她来干什麽?”季节厌恶地瞪了眼杜微。

    杜微抿了抿唇,没有理会季节,“阿止,我们再不走时间来不及了。”今晚慈善晚宴的嘉宾几乎囊括了政商两界的风云人物,她绝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季节皱皱眉。

    阮麟无视杜微,目带歉疚地望着披着秦之修华服外套的何乐乐。

    明知用强只会越来越糟,他却无法控制自己。胸口的空缺亟需她来填满,他却不知道该做些什麽才能真正赢得她的心……要他眼睁睁看着她被其他男人拥在怀中?

    脑中瞬间闪过那天她被季节和牧惟……同时亵玩的场景,阮麟眼眸中的痛苦与挣扎更深。为什麽,她会选择季节而不是他?还有,那天她看向黎以权那无可奈何又信任亲近的笑容是怎麽回事?

    他的小女人,请告诉他他到底该怎麽办?

    “微微……我另外安排人陪你去吧。”秦之修拿过纸巾擦了擦溅到何乐乐裤子上的茶水,头也不回道。

    何乐乐垂眸看着他指节修长白皙的手,心中泛起异样。

    “那怎麽行──阿止你什麽意思?你跟她……就算我暂时还没想好要不要跟你在一起,你也不用拿她来刺激我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