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杜微一脸嗔怪。

    秦之修手上微顿,正想开口,何乐乐却先一步将外套递还给他。

    杜微一把拽过外套,嫌弃地看了看外套上和秦之修身上的水渍,“走了,先找家店换衣服。你这样过去什麽面子都丢完了。”

    季节冷哼一声,恨铁不成钢地瞟了眼秦之修。

    “微微,”秦之修低头拿过外套重新盖在何乐乐有些凌乱的衬衣外。“晚上你要拍什麽随便你喊价,到了会场会有人照顾你的,我就不去了。”

    “你!”杜微有些难堪地瞥了眼一旁看戏的季节和阮麟。从小到大秦止修从来没有拒绝过她的任何要求,除了上次在他公寓以及这次!两次,两次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杜微愤恨地瞪了眼何乐乐,语气委屈惹人爱怜,“阿止,你忘了你昨天刚答应我爸爸妈妈要好好照顾我的吗?亏我爸妈一直把你当儿子一样疼,你就这样对我?”

    “……抱歉。”秦之修居然直接坐到了何乐乐身边,握住她攒起的小手。

    杜微终於失控地变脸,“你!秦止修!你到底什麽意思?哈!我知道了!她上了你的床是不是?哦不!我看她上了不只你一个人的床吧!看来她床上功夫不错啊!要不你怎麽会被一个婊子迷昏头──啊!”

    一个茶杯突然从阮麟脚尖飞向杜微,把杜微吓得连退几步。

    季节也拧起眉,“秦小子,她若管不好她的嘴,你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微微──”

    “够了……你们都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何乐乐疲惫地站起身,褪下外套还给秦之修。

    “乐乐!”三男同时站起身开口唤道。

    忍了许久的何乐乐已经开始压抑不住身体的颤抖,秦之修见状忙用外套罩住她拥在怀里,反身挡住其他人的视线。

    “秦止修!你!你认识这个女人才多久?就为了她这样对我?哼!秦止修,你不会是气我不接受你故意演戏给我看吧?我告诉你,这招对我不管用!”杜微看了一下时间,深吸一口气,“给你五分锺,五分锺後你再不下来,你以後都不用来我家了!”

    听到高跟鞋的声音远去,何乐乐推开秦之修,“去吧,杜小姐还在等你。”

    无论值不值,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她没有资格干涉。

    凝视身前单薄的女孩,秦之修突然低声问:“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三分锺後,医院外橙色兰博基尼中的杜微正愤愤地准备发动汽车就见秦之修跑了出来,得意的神色刚挂了一秒就在看到他还牵着何乐乐的瞬间石化在脸上。

    “对不起,微微,借一下车。”

    “什麽?你!喂!喂!秦止修!秦!止!修!”

    作家的话:

    冬至快乐!爪机码的……中午吃了饭回去,争取早点到家多码点!

    妹子!生日快乐!!

    ☆、(11鲜币)第224章 徽章之一

    夜微凉,裹着秦之修的外套,看着他比女孩更加精致柔美的侧脸,何乐乐的心出奇的平静。

    他似乎就是有这种神奇的力量,只要和他独处,她就能什麽都不想。那些过去,那些羞耻的日子,现在一团乱麻的境况,所有的一切都会暂时屏蔽在她身体十米之外,远远地无需她烦恼。

    他要带她去哪儿?

    无所谓。

    她只想好好珍惜这难得的安宁。

    秦之修看了看她娴静的睡态,丰润的唇微微露出笑意,违反交规地分出了一只手轻轻搭在她的腿上,感受着她的存在,她的体温。

    他喜欢她。

    不仅限於家人的喜欢。

    “这是……哪?”从童年的梦境中醒来,何乐乐望了望黑黔黔地四周,不带任何不安地问道。

    “刚刚做了好梦麽?”秦之修不答反问。

    “……嗯。”梦到了小时候,噩梦还没有开始的那些小时候。慈爱温柔的父母,活泼可爱的小夥伴,亲切和善的邻居亲友,严慈有度的师长。然而噩梦开始後,除了父母,一切都变了。一个人可以有怎样截然不同的面目,她早已有了最深切的体会。

    在接到小雅那通电话後,整整两个月,每到独处时她都有种被人盯着的幻觉。刚开始只觉得是一个人,後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仿佛整个房间除了她之外全部都是眼睛!无数次,她压抑着哀嚎、哭泣,也想过打开窗跳下去会不会轻松一些……可是,不可以。因为爸妈看到她还是会笑的,不管他们在外听到了任何流言,他们从来不曾回家质问过她一句。

    有这样的父母爱着她,她舍不得死。

    软弱如她、胆小如她,只能这样偷偷的活着。

    是不是遇到这样的父母已经用光了她这辈子所有的幸运值?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麽她遇到什麽事都的确没有抱怨的资格。

    有些肆然地笑笑,之前一直郁积在胸的怨恨和委屈似乎也淡了一些。想想自己之前的打算……能不能伤敌一千还不知道,但肯定自损八百,她是不是该……看着沈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不时变换表情的女孩,秦之修单手支在方向盘上撑着脑袋,微笑看着,并不打搅。

    好一会儿,何乐乐才从沈思中清醒过来,“呃,你、刚刚有说话吗?”

    秦之修笑着摇摇头。

    “不好意思,我、走神了,这是哪儿?”

    秦之修没有回答,开门下车。何乐乐看了看他有些寂寥的背影,跟着下了车。

    朦胧的夜色中,深蓝的天空、黑色的丛林、蜿蜒的路灯、星星点点的霓虹……在这座城市读了四年书,虽然一次都没有来过这里,但何乐乐还是知道的,这是这座城市风景最好的山。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是车道的尽头,山腰上的观景台。

    “冷吗?”

    何乐乐摇摇头。

    “我冷。”秦之修笑笑,拥着她的肩走到观景台的栏杆处。

    凌晨两三点的夜色已经过了最美的时候,山下最璀璨的风景就是万千盏同样光辉而整齐的路灯。而这些数不清的灯光又似乎都分出了最闪动的一萃融进了他的眼眸中,看得她几乎忘了呼吸。

    这是她见过的,世上最美的眼眸。

    “小时候,我经常来这里等父母。”

    “嗯?”这里?他父母不是科研人员吗?科研所在山上?

    秦之修指指天空。

    “他们平时都是一直呆在实验室,只有每次出差回来才会在家里休息几天,所以每次他们出差时,每天放学我就在这里等飞机,每当看到飞机从头顶飞过,我就幻想着他们就在飞机上。”秦之修纯美的面容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仿佛回忆着什麽甜蜜的事,可看到这样的笑容,何乐乐却只觉得胸口发闷,喉中干涩,鼻头发酸。

    “直到有一天……”

    “别说了……”她不敢想象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