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尖叫,季节看了眼店面橱窗上大幅的秦之修海报,偏头冲何乐乐暧昧地笑了笑。

    何乐乐当然明白他笑什麽,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抽了抽手却被他笑着握地更紧。

    手机铃声适时响起。

    季节放下手中的菜摸出电话。

    看着他越来越凝重的脸色,何乐乐微一犹豫,“怎麽了?”秦之修出什麽事了吗?

    季节收起电话,“缪斯出了点事。”

    “那你……”

    “没事,有申屠在。”

    说是没事,可一回到出租屋季节就打开了电视,一边轮流调台一边启动电脑。何乐乐顺道过去瞅了一眼──秦之修恋情曝光!

    “今天新专辑刚刚上市的秦之修疑恋情正式曝光,昨日秦之修与新晋女演员杜微同归女方家中过夜,今早遭遇本台记者被问起恋情後,双方虽未言语答复,杜微却亲昵地挽上秦之修的手臂以行动暗示恋情!据记者多方了解,原来两人本就是青梅竹马,且秦之修自幼年时便情系杜微!看来如今……”电视上新闻播到一半就被季节转了台。

    “这个杜微……得寸进尺!”季节冷哼一声,拔通了手机,“小金,把手机给秦小子。”

    顿了一会儿,季节继续道,“听着,我不管你又答应了杜微什麽莫名其妙的要求,最近离她远点!另外前几天缪斯的服务器被攻击,你有闲就帮忙看看。她?她没事……她在旁边。”说完,季节将手机递向何乐乐,“秦小子。”

    何乐乐接过电话,秦之修问了问他让人送过来的护嗓补品她有没有吃,没等她答复,他那边似乎又开始了工作,匆匆挂了电话。

    接下来的几天,规律地让何乐乐很心安,虽然牧惟每晚的需索都让她担心会累坏嗓子,可要强忍着呻吟,他一定会步步紧逼直玩到她全面崩溃尖叫不已……现在每天起来看到季节日益加深的黑眼圈和眼中压抑的欲望,她就……越来越不知道该怎麽办。

    今天上午录完音季节就赶回缪斯开会了,找了位职业保镖送她回来。晚饭前先是牧惟来电说家里出了点事要赶回去,再然後是季节来电说今晚有事回不来,一下子两人都不回来,屋里却多了个板着脸的陌生人,还真让她有些不习惯。

    门铃乍响。

    保镖通过猫眼看了看,示意何乐乐自己看看。何乐乐有些疑惑地上前,边走边想──谁?找谁?

    l?

    “l?你怎麽知道我在这?翎羽告诉你的?”何乐乐有点诧异地看着黎以权手中的花束。

    黎以权递上花束,“怎麽?不希望我来看你?”

    “当然不是,不过送花就太隆重了吧!”何乐乐笑道。

    “会吗?以後习惯就好了。”

    “嗯?”

    “乐乐,我喜欢你。以结婚为目的,现在正式开始追求你,请多关照。”一说完,黎以权就转身离开了何乐乐的视线。

    “……”

    许久,何乐乐掐掐自己的脸……疼。

    作家的话:

    朋友过来玩,用爪机码的……还有六天就休假的江山留☆、(13鲜币)第236章 让我进去

    新×文化休息室。

    怎麽办?

    何乐乐盯着手机,死活下不了决心。

    自从昨天l跟她表白後她就一直纠结着──要不要对翎羽说?该不该说?怎麽说?说了会怎样、不说又会怎麽样?

    心中仿佛有个铁打的算盘正劈里啪啦打个不停,可算盘珠子不是七上八下的老老实实运算,而是漫天飞舞相互撞击搅得她的心里和脑子一概兵荒马乱,连上午的几句简单台词都录了好几遍。

    不行,必须要打。何乐乐拿起手机──诺基亚从六楼扔下去报销了,她把手机卡插入了之前的范思哲手机居然成功开机,就重新充电拿来用了。

    “喂?乐乐?”他的声音一向磁性又透着亲切。

    “……l,”何乐乐咬咬唇,“昨天的事……”

    “我是认真的,是我自己发现的太晚了。”

    “对不起──”

    “现在就要拒绝我吗?”

    “我……”

    “你身边有窗户吗?”

    “啊?”何乐乐望了眼,“有。”

    “向下看,会有惊喜。”

    惊喜?何乐乐凑到窗边向下看去,“什麽也没有──啊!”一束鲜艳的玫瑰花乍然出现在她面前,吓得她反射性後退。

    “吓到你了?”黎以权扶住她後撤的身体,手臂有力地环在她柔软的腰间。“午餐吃了吗?”

    新×文化不远的中餐厅内,何乐乐眼睛虽是看着手里的菜单,但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乐乐,吃鱼怎麽样?”任翎羽一边翻着菜单一边问道。

    “嗯?啊!好!”何乐乐欲哭无泪,她还没想好怎麽跟翎羽说,黎以权居然就先把翎羽带来了!

    “耶!这里有老醋蛰头,那一定要点一个,师傅最喜欢了。”

    “什麽我最喜欢?”刚刚出去打电话的黎以权一边在两女对面坐下一边笑着问。

    “我啊!师傅难道不是最喜欢我吗?”任翎羽挑挑眉笑道,“几个师兄天天吃醋,哈哈!”

    何乐乐心里“咯!”一声,咽了咽口水。

    黎以权望了望何乐乐,对任翎羽的玩笑淡淡一笑。

    点好菜,任翎羽问道,“师傅说有事情要跟我说,还叫上了乐乐,是宏×远的事情有进展了吗?”

    “不,要把宏×远连根拔起还要一段时间,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

    何乐乐连忙踢了踢黎以权的鞋子。

    “乐乐,这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小羽了。”黎以权柔声道。

    何乐乐看看任翎羽困惑的样子,着急地冲黎以权摇摇头。

    “怎麽了?”任翎羽不解。

    “小羽,其实──”

    “什麽事也没有!”何乐乐猛然站起,恳求地望着黎以权,“黎律师,您能跟我出来一下吗?我有些话想跟您说。”

    走出店外,何乐乐压抑着心头的一团乱麻,“l,你不用告诉翎羽了,我们不可能的。”

    “这个世上,真正不可能的事情远比我们以为的少。”

    “你不明白……”

    “我不明白什麽?”

    何乐乐忍不住有些怨念地望向黎以权,“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翎羽喜欢你!喜欢你很多年了!从你几年前到我们母校演讲那次她就喜欢上你了!”

    “……所以呢?”

    “我不希望我和翎羽之间有任何芥蒂!所以,昨晚的事我会当做没有发生过,也请你……别再白费力气。”

    “你以为我要和小羽说我喜欢你这件事?”

    “难道、难道不是吗?”何乐乐傻了眼。

    黎以权轻轻笑笑,“当然不是,我喜欢你,想要追求你,这件事除了你,我不需要跟任何人作交代。”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