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黎以权这麽说,何乐乐不禁松了口气,可刚松完又觉得似乎哪里不对。

    “所以,你之前是因为翎羽的原因才一直疏远我?”

    “我……不、不是……”

    重新落座,面对任翎羽越发疑惑的表情,黎以权微笑着唤了声:“羽毛。”

    何乐乐脸色一白。

    “嗯?”一时间任翎羽还没发现什麽不对,而等她转过弯来时,她本就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简直就快瞪了出来!

    “你、你!”

    “上周给你布置的作业做完了?”

    “老大?!”任翎羽惊讶地近乎惨叫。

    啪──何乐乐一杯水泼在了黎以权脸上,拿起布包转身就走,一直尽职守在一旁的保镖随即跟上。

    “乐乐?”任翎羽一头雾水。

    “慢慢再跟你解释,不过现在,老大跟师傅需要你帮忙。”黎以权动作优雅淡定地擦了擦脸。

    “什、什麽忙?”

    “暂停和你那位跟班的冷战,许他靠近你十步之内。”黎以权冲不远处一脸小媳妇模样的凯撒扬扬下巴,交待道。

    身旁的橱窗快速从身旁掠过,何乐乐越走越快,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黎以权越过保镖快步追了上来,一把抓住她的左臂。

    “放开我!”

    黎以权应声松手。

    “为什麽?你明知道我害怕什麽!你明知道翎羽对我有多重要!你明明都已经知道了为什麽还要──”

    “我只是承认了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我是她的师傅黎以权,也是她的老大l,我并没有对她说出我喜欢你这件事。”

    “你是没有说!可是整个ng都知道你──”何乐乐突然刹了口。

    “都知道什麽?”黎以权深深望着她苦苦挣扎的双眸。

    被他包容而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何乐乐心中漫天飞舞的算盘珠蓦然定住,缓缓下落,聚成一堆,无声地移到了角落。鼻子酸得无法自控,梗在胸口的闷气上涌而出却都化为了酸涩的泪珠。

    “整个ng都知道我喜欢你,对吗?”

    “……”

    “那麽你呢?你知道吗?”轻轻拥她入怀,“你也知道的……我听得出来。你的每一次留言,你的每一首歌……原谅我,没有早点采取行动。”他若早一些,早一些,只要早几个月,她就不会……“不、我什麽都不知道。”推开黎以权,何乐乐的神情悲怆而冷静,“无论是黎以权还是l,从今以後,我都不认识!”

    “为什麽?就因为小羽喜欢我,所以你就要把我拒之门外?那要是她喜欢的不是我呢?你是不是就不会再顾虑?不会再排斥?而是打开你的心……让我进去?”

    打开她的心,让他进去……

    “从来,”盯着他那让人沈溺的凤眸,她艰难地从他深情的目光中抽回灵魂,“从来,就、没有……什麽‘要是’。”

    “原来在你心里,我们之间的感情是那麽脆弱的东西吗?”任翎羽的声音突然从黎以权身後冒了出来。

    “翎羽,我……”

    “你觉得,我会因为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而喜欢你就讨厌你?何乐乐,我任翎羽在你心里就是这麽个玩意儿啊?”

    “翎羽!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对不起、对不起!”

    “我对你而言,什麽时候变成了一个需要隐瞒、需要谎言、需要遮掩、需要小心翼翼的人了?乐乐,你太让我失望了!”

    “翎羽!”何乐乐连忙上前拉住任翎羽,“对不起,我、我太害怕了……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好、好多好多事……”

    “到底怎麽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何乐乐看了看任翎羽身後的保镖,又看看一旁的黎以权和不知何时出现的凯撒,最後直直地望着一脸凝重的任翎羽,“我都告诉你,全部都告诉你。”

    “人和人和人之间……”

    何乐乐微愣,掏出手机,是老爸打来的。

    “爸?怎麽了?有事吗?”

    “呃……没什麽事,就问问咱闺女最近怎麽样?感冒了?说话怎麽怪怪的?”

    “没、没事,挺好的,鼻子有点不舒服而已。”何乐乐背过众人走到一边抹掉眼泪,“爸,我等会儿再给你回电话啊,现在有点事。”

    “啊!好好!其实我也没什麽事,就想问下……你最近有没有时间回家看看?”

    “……爸,到底出了什麽事?”何乐乐敏锐地问道。

    “闺女啊,你妈她这几天心绞痛地厉害,要她去医院她又不去,我拗不过她,要不你回来劝劝?”

    作家的话:

    这段时间开gprs打不开留言板,所以昨天上午出门後就没看到留言板上的争论,关於请假、放鸽子,江山真的很抱歉。并不是无视抱怨的妹子,而是江山除了说对不起,目前也没有能力再做出承诺。

    入v前“热情有准时”,是因为那时江山刚辞了工作,大把的时间,除了码字还能看看电视玩玩游戏。而入v後,8月底,江山换了新的城市,换了工作,一切重新开始。 虽然已经工作多年,但初到一个新环境,很坦白的说──老人不想做的工作都是你的。而不要脸一点的讲,江山在岗位上是个万金油,经常被借调,手上的活又交不出去只能兼着做。这种情况的的确确在江山的预料之外。

    开文时做出了承诺,江山就一直努力在维持,无法做到自己也很羞愧,每一次的请假都是死撑死撑、实在撑不下去了才发出去的。我知道妹子们等的很辛苦,可容江山问一句──妹子们每天等着的时候,有想过江山在干什麽吗?

    江山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就是个写手,对读者只有义务没有权利,所以读者妹子们说什麽江山都可以理解都很感谢,因为在鲜网的妹子们至少都是看正版的妹子。而大家的抱怨的确是江山做的不够好在先,是我做出了承诺却没有兑现,是我让妹子们的等待屡屡落空,所以我唯一想解释的是:我越来越多的请假,我入v前後的差别,并不是因为江山人变了,江山还是那个江山,只是江山自己可以控制的时间在压缩。

    是我让妹子们失望,妹子们说什麽我都认,我都接受,但底线是:江山从来没认为过做为写手的自己有多了不起,也不曾对读者干过什麽前倨後恭的事情,我真诚地感谢着每一位在鲜网陪伴我的妹子们,尽自己能力地保持着写文和工作、生活的平衡,从没有一次的请假是因为自己“懒得写”。

    在我越来越多请假的同时──

    昨天两个闺蜜专门从另外一个城市来看我,有个说“做什麽都行,就是想来跟你聊聊。”结果昨晚俩妹子在我背後看快乐大本营,我在那里充着电用手机码字,码不出来,一直熬到1点多才一千多字。

    前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