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着头无法继续。他为什麽不阻止她?为什麽不要她自重?为什麽不离开?

    黎以权自己接手了接下来的“工作”,拉下裤子拉链,褪下长裤,长臂环上她的身体,托起她的翘臀重重按在了他的男性之上。

    “l!”何乐乐顿时慌了神。这、这和她想的不一样!她不是要──“虽然早了点,而且第一次就在你家也似乎不太礼貌,但我喜欢你的主动。”黎以权低声柔和而魅惑地说道。边完便吻上她的唇,抱着她上了她睡了十多年的单人床。

    “唔……不、l!”

    半挂在身上的睡衣被他轻松扯去,一只雪乳被他火热的手掌包裹着、温柔揉捏着,迅速产生着软麻的生理愉悦。

    “不、停、l!”这、这不是她要的结果!

    黎以权抓住她挣扎的小手压在她的头顶,另一只手则抚着她的身体探到她身下,挤入她紧紧闭合的腿间,隔着薄薄的棉质内裤来回摩擦着软嫩的肉丘。“小心伯父伯母会听到哦!”

    “啊……l!住手!求你!别……”何乐乐压着嗓子低声道。

    “别什麽……”指头沿着肉丘的缝隙一点点移动,重重地旋转点按。

    “嗯唔──”纤腰猛抬!别、别碰那里啊!

    看她的反应就知道找到了花核的位置,他毫不客气地重点伺候着敏感至极的花蒂,时而轻柔的抚弄,时而野蛮的刮擦,直折磨地她咬唇强忍呻吟,深怕一开口就会尖叫出声,哪里还能说出恳求、拒绝的话语。

    “唔……”只是隔着内裤就已经刺激地她浑身颤抖,而当他拨起内裤边缘探进已然湿滑淋漓的肉缝,直接揉上她充血饱满的花核时,恐怖的酸慰快意从小腹中爆炸开来,一大股淫液不受控制地涌出小穴,当下便浸湿了她腿间、臀下。

    正当她紧绷於甜美的花蒂高潮时,黎以权却收了手,下床穿起了长裤。

    他……何乐乐无力地躺在床上,看着整理衣服的黎以权,心底完全不知是庆幸还是难受。

    穿好衣服,黎以权走回床边,俯下身凑到她耳旁,“我怕我真要起来你会控制不住,我可不想做到一半被伯父轰出门,所以这次……我要你整晚都想着我。”

    “你!”

    “晚安,好梦。”凤眸中满是笑意。

    作家的话:

    我只有四个字要说──

    晚安,好梦!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10鲜币)第239章 你快乐吗

    一大早,何乐乐母女俩就关在房里私聊了很久,出来时两人的眼眶都红红的,但两人柔软中透着刚强的神态如出一辙,看着让人不由升起几分敬意。

    “你还有工作,回去吧,我没事,你爸那我会跟他说,不会让他做傻事的。”

    “……嗯。”何乐乐点点头,当初没有告诉父母真相就是不想他们担心,她没想到崔雅然居然会自己过来告诉母亲!

    这麽多年,她憋着一口气,不想如小雅的意,不想如小雅期待的那样陷入痛苦的困惑中,去苦苦追寻一个“为什麽”!

    但她现在的确想当面问问小雅──这麽多年,做了这麽多肮脏的事情,你快乐吗?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让我学会珍惜拥有的所有美好!逼我学着看清这个世界、看清世人,让我一点点坚强起来,让我坚持着绝不被任何痛苦击垮!让我──拥有面对一切的勇气。

    “过几天休息我再回来,不舒服一定要去医生!我会担心的!”

    何母的眼眶又红了几分,“知道了知道了,你比你爸还唠叨!你这样男孩子怎麽会喜欢你!”边说着,何母还特意暧昧地瞅了眼一旁的黎以权和保镖。

    “妈!”何乐乐一声娇唤,听得黎以权心中一酥,直望着她那小女儿娇态移不开眼。

    比起来时,回程似乎过的快了许多,可一想到昨晚的“意外”,何乐乐就尴尬地不敢看黎以权一眼,而当下了飞机看到来接机的季节後,她几乎是小跑着到了他跟前。

    季节一颗心像泡在了温泉里,含笑拥住她的腰身,“没事吧?”

    何乐乐摇摇头,想了想,回身看向黎以权。“谢谢……黎律师。”

    黎以权笑笑,似乎对两人亲昵的姿态不为所动。他不能着急,他还没有掌握全部的情况,他不能……再无意中伤她……黎以权走後,季节给保镖开了支票,那个一直沈默寡言的保镖很快便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走吧。”

    由於被吊销了驾照,季节便公器私用,调用了一辆艺人的保姆车和司机暂用──其实他还蛮喜欢和她挤公车的。

    “季节……”坐在suv的後座上,何乐乐难受地浑身不自在,身旁男人的目光像小刺蝟的软刺扎在她身上,说不清是疼是麻是酥是痒。

    “我在想你刚刚跑过来的样子。”季节一脸回味。

    何乐乐红了红小脸,双眸更不知道看哪了。

    一双眼兔儿般含羞带怯,白皙素净的皮肤泛着醉人的桃红,红润的小嘴一抿一松勾人太甚……季节欺身而上,却并没有直接吻上她香软的唇,而是隔着几毫米的距离用唇描绘她的五官线条。

    他的呼吸轻轻洒在她的小脸上,激得皮肤微麻,何乐乐向後仰了仰头,他却随之贴得更紧,俊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望着她手足无措的模样。

    “你──”

    “好想吻你。”

    “你……”

    “好想好想。”

    “……”

    “不如我们做个交换?你给我吻一下,我给你打一耳光。”轻佻又温柔,磁性挠人。季节这一句简直将他的声优天赋发挥到极致,听得人身心痒麻不已。

    “我数到三,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罗?一……”

    “季──”“三!”

    霸道的吻从一开始就侵略地让人没有还手之力,唇瓣被他重重的吸吮,贝齿被撬开,敏感的口腔黏膜被他的舌头舔弄的酥痒万分!

    “唔……”缠绵而耐心的长吻一点点软化着她内心的挣扎。他的改变、他的痛苦、他的妥协、他的爱……“好了,”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唇,季节把一边脸颊朝她一伸,“给你打。”

    他要不要这麽无赖?

    咬咬牙,何乐乐狠狠地甩了一巴掌上去。可看到他诧异又委屈地瞪着她,那一副被她欺负了还不敢抱怨的模样……何乐乐皱着眉头笑了出来,季节也随之露出了帅气惊人的笑容,贪恋地俯首继续亲吻她美味绝伦的小嘴。

    如果明天就是你生命中的最後一天,你依然坚持要拒绝他们吗?

    揽上季节的双肩,她轻轻回应着他温柔的深吻,季节环上她的腰肢,将她紧紧地、深深地抱在怀中。

    “要离开的时候,什麽都不要说。”坐在他腿上,靠在他肩头,她静静地说道。

    “……会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