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麟、阮麟、阮麟……阮──”

    草丛中窸窸窣窣一阵响动,一个高大的黑影从草丛中站了起来。

    “阮麟?”季节皱着眉唤道。

    黑影背着光,让何乐乐无法看清他的脸,但那高大健硕的身型,挺拔骄傲的脊梁,无论何时都让人无法忽视的强大存在感,无一不让她确定……慢慢走向黑影,目光扫过他脏兮兮的鞋裤,皱巴巴的衬衣、外套──他居然还是一周前的装扮?他难道这个星期就一直在外面游荡吗?

    “阮麟……”

    “我根本无法入睡……只要一闭上眼,脑子里就全部都是你!你弯弯的眉毛,清亮的眼眸,秀挺可爱的鼻子,红润诱人的唇……每一根细软柔顺的头发,每一个生动活泼的表情……你偷走了我的心,清洗了我的记忆,没有你,我甚至不记得如何呼吸……”

    “……”

    “原来这一句,应该用绝望的语气。”

    “阮麟──唔……”

    深重的拥吻,像要将她完全吞噬一般,浑身的骨头几乎被他抱碎,他却仍是不断加重着力道。

    “你冷静点!有话回去再说。”季节上前想扯开阮麟,却怎麽也扯他不动。“混蛋!你弄疼她了!”

    看到何乐乐吃痛的表情,阮麟才心颤地松开双臂,“我……”

    何乐乐皱着小脸揉了揉胳膊,“先回去再说吧。”

    回到季节的出租房,季节看了看两人,出门买晚餐。

    “先、先洗个澡吧。”看着阮麟脸上的矽胶面具,何乐乐不太习惯的说道。

    半晌,沙发上的阮麟纹丝不动。

    “到底出了什麽事?”

    阮麟揭下面具,站起身走向何乐乐,一语不发地打横抱起她就朝浴室走去。

    “阮麟!”

    打开花洒,阮麟放下怀中的女人就不浪费一分一秒地吻了上去,大掌熟悉地剥除她的衣服,贴紧她细滑幼嫩的肌肤。

    何乐乐没有挣扎,任他吻着她的唇,任他的舌头在她的口中肆虐,任他将她压在墙上,架起她的一只腿腿,用他刚硬的炙物摩擦着她腿间娇嫩的肉瓣。

    可是过了许久,久到她的身体都自然而然湿润了起来,他却仍然没有挺入。

    “到底怎麽了?你拿我的身体来安抚情绪,我总有问一句的权利吧?”

    他又重新覆上她的小嘴,大掌顺着她的左臂抓住她的小手,引领着她触碰他蓬勃的欲望。

    轻叹一声,她握住他的粗长微微套弄了几下,却在他大掌的包裹下无法再移动。

    不明白他的意思,何乐乐撇开小脑袋挣脱他的唇,回眸困惑地看着他。

    他静静的望着她的双眼,眸中没有她熟悉的欲念,却有着让她感到更为心慌的东西!

    “阮麟……你……”

    左手上传来巨大的压迫力,她随之被迫握紧他怒挺的欲望,可他的大掌传来的压迫力不断加强,强到似乎要捏碎她手中的炙热!

    “阮麟!你干什麽!住手!”何乐乐吓得猛然抽吸,急乱地想抽手,可哪里挣脱的开?

    “阮麟!你松手!别这样!你到底是为什麽──”

    “一切都是因为它,那就废了它……”

    作家的话:

    我记得有段时间妹子们都是阮麟是我亲生的,我当然是没承认的。这次写到这章的时候,为了回顾阮麟的历程,我把阮麟的剧情从头看了一遍,看的我都有点心疼了,这娃是最早喜欢上乐乐的,但其实他的戏份并不多……可怜的娃,好在乐乐对他其实……也并没有那麽抵触……☆、(8鲜币)第241章 搬石砸脚

    “来来来,这间,把牌子换下来。嗯,不错,以後大家都记得啊,这间病房以後我们就不用安排其他病人了,他们会轮流过来度度假的。”病房外,宗介然交代着一干护士。

    病房内的季节翻了个白眼,继续望着坐在病床旁的何乐乐。

    昨天他买完晚餐回来,刚关上门就听到乐乐大声哭喊着叫他的名字,吓得他立马甩了食物冲进浴室。一见浴室里乐乐被压在墙上惊慌恐惧泪雨滂沱的模样,他二话没说就上去踹开了阮麟,等他关掉花洒抱起乐乐时才发现,阮麟没动静了……“我觉得我真的有必要给全院涨工资了,”宗介然走进病房,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一头短卷发骚包又张扬,再加上他一脸戏谑的模样,要多欠扁就有多欠扁。“天天守着这麽多劲爆的八卦不能说,憋久了还真是有碍身心健康。”

    何乐乐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宗介然,“宗医生,阮麟什麽时候会醒。”

    昨天阮麟撞到了头,当时就昏了过去,送到医院才知道他已经虚弱到脱了水,应该是这个星期都没怎麽吃东西。

    到底出了什麽事?

    直觉和自己有关,何乐乐不免心绪不宁。

    “他睁开眼的时候就应该醒了。”宗介然非常温和有礼道。

    季节撇撇嘴,“你除了废话外,能不能讲点有营养的东西。”

    “哦!那我们不妨讨论下,一代巨星饿了几天、阴茎挫伤、撞到头,这几件事的因果关系和逻辑顺序?”

    季节咬咬牙,双手抱拳活动了一下手指关节。“看来你还是嫌头发太长?”

    “呵……就凭你一个人?”

    “季节!”何乐乐低声喊道。

    季节瞪了眼宗介然,松掉气力。

    “哎,何小姐,到底──”

    宗介然刚想发问,就听到身後房门被粗鲁地打开,扭头回望,就见翟飞云一脸担忧着急地走了进来,阮麟的经纪人吴明低调地跟在翟飞云身後。

    翟飞云先是快速审视了一下床上的阮麟,随後怨怒地瞪了何乐乐一眼,“小宗,阮麟到底怎麽样了?”

    宗介然挑挑眉,“没事,挂几瓶盐水,睡醒了就没事了。”

    翟飞云略微松了口气,“何小姐,麻烦跟我出来一下。”

    “云姨──”季节连忙站起身。

    “你先老实呆着!我会找你的!小宗,借用一下你办公室。”

    副院长办公室。

    翟飞云抿着唇,不断上下打量着眼前沈静如水的女孩,论样貌论身段,这女孩并没有什麽格外出众的地方,不过是匀称顺眼而已。说气质,比起圈内群芳争艳的女星嫩模,她更是……看不出哪里出彩!怎麽几个臭小子就死活栽她手上了呢?

    真是!

    “何小姐,我记得你不是本地人吧。”

    “嗯。”

    “你离开s市吧,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些不错的工作。”

    “……”

    “还是说,直接谈钱痛快点?”

    “……”

    “说吧,多少钱你才愿意走!”

    何乐乐抬眸望去,“为什麽,您希望我走?”

    翟飞云嗤笑一声,“的确,也是我自己搬石砸脚,当初你去做管理员,被他们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