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以为──”

    “云姨!”阮麟烈火般冲了进来,满眼的恐慌。

    “阮麟!你没事吧?”翟飞云关切道。

    “乐乐,我、你……”阮麟大步走到何乐乐面前,焦急地望着她的脸色。

    “阮麟!你清醒点!”翟飞云吼道。

    “我很清醒!”阮麟回吼,“我和她的事,不需要您插手!乐乐,我们走!”

    “站住!别告诉我真对她动了心!你明知道她──”

    “云姨!”阮麟握紧何乐乐的小手,“有些事,既然当初你没有管,那麽现在、将来,都请你不要开口!”

    “你!”翟飞云难堪地梗住话语。

    阮麟拉着何乐乐随手打开一间空病房走了进去。

    半晌,何乐乐叹了口气,“你吓到我了。”

    “我……”

    “到底出了什麽事?跟我有关吗?”

    “……”望着她平和柔美的双眸,他不敢开口,他不敢问,他怕她一旦知道真相,他就永远只能看到她憎恶的眼神!

    “你──”何乐乐震惊地看着泪滴从他眼眶中滑落,心脏仿佛被剧烈地撕扯着,她无措地四下张望找纸巾。他到底怎麽了?“阮麟……”

    阮麟上前一步拥住她用吻堵住她的唇,辗转舔吻吮吸,轻咬重搅,咸咸的泪水滑落嘴角,混入两人口中,化作微微的苦涩。

    何乐乐环上他的腰,安抚般轻轻摩挲他的腰背。

    眼泪愈发汹涌,最後只能将她拥在怀中,咬牙忍住痛哭的声音。

    困惑於他的脆弱、他的痛苦,何乐乐抱着他颤抖的身体,轻拍着他的背,说出了他一周前曾对她说过的话──“我在,我在,没事了、没事了……”

    作家的话:

    好多事情要写,但要先理个脉络出来,我得稳住~大家也稳住啊明天坐一天的车回老家,到家估计很晚了,而且要先弄网络,先预请假啊~~赶得及就更其实……进入收尾阶段了~~~我好紧张……

    ☆、(10鲜币)第242章 感觉如何

    “感觉如何?”宗介然坐到季节身边,递上烟盒。

    阮麟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问“她呢”,无助又惊恐的模样跟平日的内外两样都相去甚远,一看就知道已经栽了个彻彻底底,估计一辈子也翻不了身了。听说翟飞云把人叫走後,阮麟直接冲下床,挂输液袋的架子都被牵连扯倒,那家夥却像不知道痛似的一步不停,拽了一把针管就疾步而出。

    “……”季节晲了眼烟盒。

    宗介然欠扁地笑笑,从烟盒中取出一只香烟。医院里不能抽烟,他当然知道。

    “还是不要太勉强,毕竟和人分享所爱的女人,不是什麽愉快的事情。”宗介然将香烟横在鼻端,闻着烟草的香味,却并不点燃。

    “什麽时候你也会说‘爱’这个字了?”

    “……从我爱上那个女人开始。我爱她、我爱付欣、我爱那个让人恨得牙痒的女人、爱她动不动就翻白眼的样子、爱她的粗鲁、爱她的小拳头、爱她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爱她吐出的每一口气……”

    季节冷眼瞪着宗介然,“要发骚去找你那个小太妹。”

    “哈哈!跟她说这些,她会捏爆我可怜的蛋蛋。”宗介然大笑,“可我就爱她这没心没肺的样子。”

    “……”有些事情,真的是怕对比。一想起宗介然兄弟爱上的那个泼辣女人,再想想骨子里柔软可人的乐乐,季节本来有些阴郁的心情居然消散了,转而思考……另外的问题。

    “你们跟她,现在到底怎麽样了?以阮麟的个性,不太可能接受吧。”

    “你说的‘你们’,包括谁?”

    “呵……”宗介然轻笑一声,“当然是你们五个极品。”

    五个……季节的心又猛地沈了下去。

    宗介然见状,将香烟放回烟盒,拍拍季节的肩。

    有些情绪,只能自己消化。人生就是不断的选择,两害相权取其轻,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需要勇气。

    心中早有答案,只是将这个答案在痛苦的身体里沈淀下来,需要时间,好在这个时间不算太久。

    叹出胸口的憋闷,季节拨通了电话,许久方才接通。

    “怎麽了?阮麟还活着吗?”对面问。

    季节当即噎住,难道阮麟的反应全都在牧惟的掌控之中?还是说,这一切本就是他设计好的?

    “他没事。”

    “哦?呵……真想看看他现在的样子。”

    “牧惟!你究竟跟他说了什麽?”

    “……这件事,我不知道你是否清楚。‘通房丫头’是个乌龙,阮麟当初是真真切切强暴了乐乐,还误导出了‘通房丫头’的既成事实。我只是把这个真相告诉他了而已。”

    “……”

    “原来,你也知道。”牧惟的语气微微冷了几分。

    “我……”

    “不用解释,你我是什麽样的人,我们彼此很清楚。”

    “为什麽?为什麽乐乐离开公寓後也会听你的?会依赖你?”

    “自己去查。”

    “你爱她吗?如果爱,你明明有机会独占她,为何会帮我?为何要刺激阮麟?你到底想干什麽?”

    “……”

    “牧惟!”

    “我想,得到拯救。希望每天都能看到她的笑容,希望她即使在我身边,也能感觉到幸福,而不是……在我手中枯萎,陪我腐烂。季节,作为帮你的代价,这次,你去帮帮阮麟。”

    “你!”

    “季节!阮麟人呢?”翟飞云怒气冲冲走了进来。

    季节听到牧惟已经挂了线,便收起手机,“他刚刚不是去找你了吗?”

    “那个混小子!不行!我得告诉月恒!”

    “云姨!”季节站起身,“阮麟的事,还是让他自己处理吧。”

    “那怎麽行!他妈交代了我照顾他!现在他居然迷上这麽个女人,我怎麽能──”

    “云姨!”季节低声喝道,直震得翟飞云一时摸不清情况。“我只说这一次,不要插手。”

    傻眼看着季节和宗介然从她眼前相继走过,翟飞云好半天才顺过气。

    这群混小子!这群混小子!怎麽说她也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居然一个个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

    心中怒火翻腾,但她心知肚明,这几个小子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她跟他们置气就是自找罪受!

    但是眼前的事……

    翟飞云一声叹息,看了看时间,拨了通越洋电话。

    打完电话,翟飞云走出病房,看了眼安静的走廊,又是轻叹一声。生儿子就是不省心,还是生女儿好。最近缪斯已经草木皆兵,集团上下严阵以待,结果这些混小子还在这因女人添乱!

    “阮麟……”感觉到身前的身躯不再颤抖,何乐乐轻声唤道。

    心中的痛苦并未因泪水的宣泄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