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看了看她因洗澡而挽起的长发,将手中玫瑰花的花枝折掉一大半,然後将鲜艳的花朵插在了她的发间。

    何乐乐後退一步,有些无措地避开他的目光。

    “乐乐,看着我。你连看着我都不敢,怎能让我相信你的拒绝是发自内心?”

    何乐乐压抑着深呼吸了几口,抬眸望向他──他就那样自信而温柔的微笑着,就像她的拒绝只是小孩子的撒娇一般。“l,我……”

    “要我放弃,可以。只要你说──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l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这三年来,所有与我的接触都没有意义。”

    “l,你──”她说不出来!他明知道她说不出来的!l、ng和翎羽,构成了她这十年来最开心的三年时光,怎麽可能没有意义,怎麽可能可有可无,怎麽可能……不喜欢?

    盯着他那双睿智多情的凤眸,何乐乐一字一句说道,“是,我的确是喜欢过你,直到现在你依然是我景仰、尊敬和感激的人!正因如此,我──”

    房门突然响起开锁的声音,何乐乐猛地收住话语,看着一身运动装戴着棒球帽还背着个旅行袋的秦之修出现在门口。

    “修?你怎麽过来了?”

    秦之修望了眼半裸的黎以权,“我……打搅你了麽?”

    “不、不是,你别误会,是季节喝醉了,黎律师帮我把他抬回来,又弄脏了衣服,就……”何乐乐连忙解释。

    “嗯!”秦之修朝黎以权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後取下背包提出一个小笼子。

    “喵!”

    秦之修打开笼门,红豆立马窜了出来,跟在秦之修的脚後跟之後。

    “好想你。”走上前拥住何乐乐,秦之修的举动自然地就像天经地义一般。

    “最近不是狗仔跟得紧吗?”

    “我让人引走了狗仔,偷跑过来的。”秦之修俯身抱起红豆,抓着红豆的前爪朝何乐乐挥了挥,笑得宛如初荷,“看,胖了。”

    “……”看到他这样的笑容,何乐乐不由得平静安心了下来,微微笑笑,转身看向黎以权。

    “我们……约个时间再聊?”

    “……我们的确该好好聊聊。”

    黎以权的声音永远是那麽轻柔温和,充满了包容和抚慰,他的声音、他的目光、他的表情、他的一切……就像流沙,让陷入其中的她明知危险,却无力挣扎!

    在她额上落下一吻,黎以权从秦之修身边走过,走向房门。

    “等一下!”何乐乐急唤,“修,你这里有衣服可以借──”

    “不用了,‘衣服’是不能随便借的。”一语双关地说完,黎以权冲何乐乐笑了笑,开门而出。

    关上了房门,黎以权儒雅的面容上笑容即敛。

    牧惟、季节、秦之修……他不是瞎子,他们和她之间,很明显早已不是单纯的肉体关系,他们看她的眼神、拥着她的姿态,她毫无抗拒的反应……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他们到底已经牵绊到了多深的程度?深到他……无法挽回了吗?

    开心,告诉我!

    地面上的光影微微晃动了一下,黎以权立刻收敛心神朝通向天台的楼梯望去。

    “谁?”

    楼梯上的人向下踏了几步,与他打了个照面後又退回到天台的灯下。

    是之前那个保镖。

    原来……他倒是错怪了那位花花公子麽?

    房间内,何乐乐喊着秦之修把季节扛到了浴室,好一番清理後才将他送上床。

    “你先去休息吧,我看着。”

    “我陪你。”

    “喵!”

    秦之修抱起脚边的红豆,补充道,“我们陪你。”

    “不用,”何乐乐刚开口,一个有些沙哑沈闷的声音就从床上传来──“要你去睡,你就去睡!你明天不是还有通告吗?”

    “季节?你醒了?要喝水吗?”

    “……要。”季节掀开身上的薄被,露出赤裸精壮的身躯,长臂一伸一带,就将她拉到自己怀中,反身压在身下,拉过薄被盖过头顶,一整套动作流畅迅速,哪像是一个醉得半死的人?

    “你、你装醉?”那他、他听到她和l的对话了?

    “……我刚醒。”推高她的睡衣,含咬着她酥软的雪乳,他熟练地扯掉她的睡裤,探向她腿间。

    “喵……”

    “季节!等等!修还在!”

    季节顿了一下动作,突然轻咬了一下口中的乳尖。

    “啊──”

    不一会儿,关门声响。

    我的确是喜欢过你,直到现在你依然是我景仰、尊敬和感激的人!

    巨大的恐慌在身体里蔓延,季节多希望自己真如自己所说是“刚醒”!急躁慌乱的心情由不得他再慢慢做前戏,等她的身体刚湿润,他就迫不及待地深深埋入了她,像个沙漠中即将枯竭的旅人疯狂地汲取着甘露。

    “啊……季节、慢、慢点……”

    “我只想时间过得慢一点。”

    整整一夜,让何乐乐明白一件事。酒後的男人……持久地更可怕。

    ☆、(10鲜币)第246章 不止两个

    鲜红的玫瑰孤零零地躺倒在浴室的角落,失去了花枝、失去了花叶,却依然生机勃勃地展示着美丽模样。

    何乐乐捡起花朵放在洗手台上,看着它静静洗漱。

    “人和人和人之间……”

    匆匆漱了口,何乐乐拿起手机,“……翎羽,早。”

    “早,阿姨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嗯!没有检查出什麽,医生只是建议注意养生,不要太劳累和情绪激动。”

    “那就好……你什麽时候有时间?”

    “我……”

    “你还要瞒我到什麽时候?瞒到我心冷吗?”

    “翎羽……我们,去喝早茶吧。”

    明明还是那家店,还是那些精致的广式点心,但味道却似乎有了说不出的变化。

    “边吃边说吧,要不凉了。”任翎羽瞥了眼何乐乐身边的秦之修,很明显没有上次那般热络。

    好友第一,偶像第二。一想到乐乐又是一个人死撑着许多事,她就又生气又心疼,哪还有闲心花痴偶像!

    “……”

    “不许隐瞒,从头一件件说清楚。”一见何乐乐微微抿着唇一副思索的模样,任翎羽直接警告道。

    “修,你可不可以……稍微回避一下。”何乐乐轻声道。今天她和季节都没有工作安排,但她没让季节陪她来。翎羽已经见过牧惟、秦之修以及变过装的阮麟和她在一起过,再多个季节……能避就避吧,再说翎羽喜欢秦之修,带秦之修来,万一翎羽生气,修说不定还能帮帮她。

    秦之修“嗯”了一声移到门边不起眼的位置坐下。

    “关於黎律师──”

    “那个老大已经跟我解释过了,是他不让你告诉我的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