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一向公私分明,我可以理解。我想知道的是,你最近几个月是怎麽了?你跟牧惟、秦之修、还有上次警察局的那个男人是怎麽回事?你在公寓里到底发生了什麽?”

    “牧惟……他帮了我。”何乐乐决定先从牧惟的事说起。

    听完牧惟拿钱砸人脸帮乐乐澄清十多年的谣言,任翎羽简直心花怒放,“哇塞!帅翻了!这麽爽的事情你居然现在才告诉我?”

    何乐乐微微松口气,笑了笑。可下一秒任翎羽就脸色一变,“所以呢?别告诉我,你人情债肉偿了。”

    何乐乐心一凛,强自镇定,“他对我很好。”

    “可恩情和爱情是两码事!你怎麽能因为他帮了你就和他在一起?”

    “为什麽不可以呢?我并没有爱上其他人,甚至我都不确定我有没有爱人的能力,我为什麽要拒绝一个对我很好,甚至对我有恩的人呢?”

    任翎羽哑口无言,“那、那秦之修和上次那个男人呢?”

    “我答应了要做秦之修的家人。”

    “家人?”

    “嗯。”

    “什麽样的家人?过年过节一起吃吃饭的家人,还是盖一床被子的家人?”

    “翎羽……”

    “我说话就是这麽直接的!答应了要做家人,你就任他予取予求了对不对?他抱过你了?”

    “……”

    “牧惟的反应呢?他不介意吗?”

    何乐乐摇摇头,“他不干涉我做任何事。”

    任翎羽一口气噎在嗓子眼。

    “那个男人呢?”

    “他想娶我,我没答应。”

    “……他是什麽人?怎麽认识的?也住在公寓里吗?”

    何乐乐犹豫了一下,“他是阮麟。”

    任翎羽瞠目结舌。好一会儿,任翎羽晃了晃自己乱成浆糊的脑袋,“你的意思是说,在这三个月,牧惟、秦之修、阮麟都看上了你,一个要你做情妇、一个要你做家人,还有一个要你做老婆,而你现在……同时和牧惟、秦之修在一起?”

    盯着任翎羽的眼眸,何乐乐艰难地轻点了下头。

    “你担心我不理解,看不起你?所以什麽都不告诉我?”

    再次点点头,何乐乐垂下眼眸。

    “你太小瞧我了吧?你忘了?我说过的,你要有本事睡遍天下男人,我就敢包了你这辈子的保险套。只要你过的开心,没有什麽事是不可以的。”

    “你、你不会觉得我自甘下贱吗?”

    “啊呸呸呸!男女之间,你情我愿,谁比谁高尚啊?你要有本事同时搞定几个男人还让他们和平共处,我指不定还得向你取经呢!”

    心中的大石落下,何乐乐终於露出了笑容。她没想过要同时搞定谁,她只求个心安。

    “虽然我必须要称赞秦之修他们的好眼光,但……老大怎麽办?”

    “……我和l,不可能的。无论是牧惟还是秦之修,在他们离开我之前,我都不会主动离开他们。这样的我,和l根本就不可能有开始。”

    任翎羽凝视何乐乐许久,轻叹一声,“真是的,也是老大自己错过了,早干嘛去了!不过我想老大没那麽容易放弃的,你得有心理准备。”

    “帮我劝劝好吗?”

    “别!这种事我可劝不了。好了,说清楚了,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泡了几个男人而已,你忘了我堂姐了?她同一个时间段男友数量不会低於三个,那些男人还不是爱她爱得死去活来的,被她甩了恨不得去自杀!你这才俩,算什麽呀!那,吃东西吧!”

    “那个……”

    “你不会还有事瞒我吧?”

    “其实……不止两个。”

    “……还有谁?”

    “季节。”

    “那个花花公子?”任翎羽惊道。

    喝完早茶,约了下次一起去电玩城後,翎羽和一直等在一旁的凯撒相携离去。直到这时,何乐乐才真正放松一直紧绷的神经。

    她想了很久如何避过“通房丫头”这一段来和翎羽解释现在的情况,现在看来,应该是成功了。如果让翎羽知道她是因为那份工作才同时和他们上了床,那麽不管现在是什麽情况,翎羽一定都会陷入自责。所以……她什麽都可以说,但这件事,她会瞒着翎羽一辈子。

    “回去吗?”秦之修低声问。“我写了新歌,想第一个给你听。”

    “嗯!回去吧。”

    在计程车上,正当秦之修轻声哼着旋律,何乐乐拿着给季节打包的点心含笑看着秦之修悦目的美貌时,手机铃声在车内响起。

    “阿止,你在哪?下午的《我想对你说》,他们请了我做神秘嘉宾,你有点准备哦!”

    作家的话:

    中午想着睡一会儿结果睡了整个下午……现在继续码……☆、(10鲜币)第247章 你会和面

    一听说《我想对你说》节目组请了杜微做什麽神秘嘉宾,季节差点立刻打电话过去取消通告!秦之修以往一向不参加综艺,上次参加访谈已经是破例了,这次完全是为了给几个新人站台。事先他还专门交代过小周,一定要沟通好台本,节目以介绍新人为主,就是防着节目组玩花样,结果他们还真是不识趣!

    考虑了一下,季节开了门让保镖进屋,何乐乐这才知道原来从回来到现在,保镖其实根本就没离开过,所以他才会放心地喝醉?

    “下午我和你一起过去,他们要是过火了我来喊停。乐乐,你要是没什麽事的话就别乱跑──或者,一起去?”季节临时改变了主意,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一朵被他扔进马桶冲掉的玫瑰花。

    虽说给阮麟当过几天的助理,但电视台何乐乐还真心是没来过,不过她本身对三次元就没什麽好奇心,所以只是静静地跟在秦之修身旁,在他扭头看她时对他笑笑。

    “你有没有闻到什麽味?”季节突然低头在她耳边道。

    何乐乐嗅了嗅。

    “这麽大的醋瓶在你旁边,你都没有闻到酸味?”

    何乐乐横瞟了眼故作委屈的季节,无语至极。

    季节咧嘴一笑,搂着她的肩快速偷了个香。“嗯,瓶盖盖上了。”

    何乐乐面无表情地抚上他的腰,猛地狠扭一把──“嗷!”

    迈克杰克逊式的惨叫。

    秦之修回头笑望,借着季节身形的遮挡,轻轻吻了吻何乐乐的脸颊。

    “你小子!”季节没好气地斥道。

    化妆师和秦之修的助理经纪小周已经在节目组安排的化妆间等候,包括等会一起上节目的两个新人也早早化好妆熟悉着台本。

    “季哥!”“季哥!”众人一见季节,纷纷起身问好。

    “准备的如何?”面对自己的团队和艺人,季节脸上再也找不到刚刚油滑不正经的模样,有的只是运筹帷幄的沈稳和自信,干练甚至有些凌厉的气势不免让何乐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