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接触难免会遇到l,但要她跟曾阿姨说“因为我和黎律师之间有些尴尬,所以我们以後也不要往来了”,这种事她真心做不到。其实她还希望曾阿姨能帮忙劝一下l,实在不行,这边出租屋的租约到期後,她就离开这里,以後自然不会再有什麽交集。

    她没想到的是,黎以权居然也跟着一起去练剑了……一身改良後轻柔洒脱的白色唐装常服,将他谦谦君子之风衬托得更为雅致潇洒,长剑在他手中仿佛有了生命,剑影烁烁,身如游龙,动静之间将这项运动的体静神舒、优美沈稳展现地淋漓尽致。

    长剑收放自如,如同剑舞,步伐流畅稳健又不失灵巧,一扬臂一转身、提腿摆步……她何须看那些教学视频,眼前的黎以权无疑就是最完美的范本!完美地如深山瀑布、瀑下清泉,浑然天成夺人心魂。

    看到何乐乐目不转睛、分明被儿子惊艳到的模样,曾香仪不禁露出得逞的窃笑。昨天的相遇只是意外,今天她当然有所准备了,最让她高兴的是,儿子居然非常配合!

    “怎麽样?还行吧?”曾香仪凑到何乐乐身边。

    “啊?我、我不是很懂。”何乐乐又望了眼黎以权,他却是已在收招。

    “不懂没关系,叫他手把手教你!妮子过来,好好教导你师妹啊!我出去转转,等会过来检查。”

    “呃……曾阿姨!”

    “拿着剑的时候得叫师傅!”

    “曾、曾师傅,我……”

    “别加姓啊,我又不是厨师啊司机,行了,你们慢慢练啊!”

    “师傅!”

    何乐乐刚想跟上去,耳边已传来黎以权温和舒缓的声音,“不想让我教?”

    “我……”

    “没关系,我已经给你找了位好老师。”黎以权微笑道。

    “以权哥!”

    黎以权话音刚落,活动室便走进一位身着深蓝运动服的高挑女孩冲他打着招呼。一番介绍後黎以权便收起剑坐到了墙边,静静地看着两个女孩的方向。

    “你是……以权哥的女朋友?”朱珠一边纠正着何乐乐的动作,一边悄声问道。

    “……不是,我──”何乐乐不知如何解释。

    “啊……那就是未来的女朋友,了解,了解。腰这里,对,眼睛看剑的方向。”

    何乐乐根本就是不知看哪好,幸而朱珠在问了这句之後没再继续提黎以权,而是很专心地教着,没一会儿,何乐乐便也静下了心仔细看朱珠的动作,用心学着。

    活动室外,曾香仪趴窗户上望去,发现居然是老同事的女儿朱珠在教何乐乐,儿子却只是坐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望着。臭小子是怎麽了?给他制造机会都不知道利用啊?

    曾香仪静悄悄地回到活动室,坐到儿子身边,“朱珠怎麽跑来了?”

    “我叫来的。”

    “你搞什麽?你不是喜欢乐乐吗?这麽好的表现机会。”

    黎以权摇摇头,望着专心学剑的何乐乐,“逼得太紧,只会让她想逃。”

    “……所以你就准备这麽保持距离地跟着,跟到她习惯你的存在,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对你卸下心防?”

    黎以权没有否认,只是安静地望着他眷恋的方向。

    “以退为进,麻痹对手。你这小子,怎麽谈个恋爱也这麽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的。”

    “因为……不管是什麽原因,不想她再因为我而哭。”

    “你、你这小子!这麽多年没见你对女人动过心,居然动一次就用情这麽深……小心受伤也深哦!”虽然天天臭小子骂着,但毕竟是心尖尖上的宝贝儿子,看黎以权用情至深的模样,曾香仪不免担心道。

    听出母亲的担心,黎以权收回目光,看着曾香仪笑了笑,拥住她的肩,骏雅的面容如珠如玉,俊美非凡,“对我这麽没信心?”

    “……臭小子!”一把年纪了,差点被自己儿子电到,曾香仪没好气地瞪了眼黎以权,起身走向何乐乐。

    中午曾香仪自然又是喊何乐乐一起吃饭,何乐乐望了眼黎以权,婉拒了曾香仪的邀请,曾香仪想坚持但被黎以权劝下,只好作罢。

    “那你下午有事不?再去逛逛吧?快入冬了,我想给这臭小子挑两件大衣。”曾香仪再提邀请。

    “曾阿姨,我……”

    “人和人和人之间……”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何乐乐拿出手机,见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身体居然反射性打了个寒颤,而她自己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

    申、申屠默吗?

    要不要接?他、他……

    “怎麽了?”见何乐乐脸色不对,黎以权扫了眼她手中的手机屏幕,轻声问道。

    飞快地望了眼黎以权,何乐乐强迫自己尽快冷静下来,再望向号码时心中微动──好像不是申屠默的号码。

    “喂,您好?我是何乐乐。”

    “何小姐,你好。好久不见了,我是吴明,阮麟的经纪人,还记得吗?”

    作家的话:

    以後……再也不说什麽豪言壮语了……难怪我不吃什麽也狂长肉,食言而肥,古之人诚不我欺也!

    接受批斗……

    ☆、(9鲜币)第254章 犹如魔咒

    “不好意思,何小姐,这麽冒昧来打搅你。”

    何乐乐扯扯嘴角,将茶杯放到吴明面前的茶几上,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吴明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到了东×大学外,现在正是午餐时间,西门外的店铺一家家挤满了学生,不方便说话,她只好把吴明请到出租屋里来。

    “您不用这麽客气,有什麽事,请您直说。”

    何乐乐如此干脆反倒让吴明不知从何说起,他其实也不知道该不该来,但眼睁睁看着阮麟濒临崩溃他却无计可施,那种无力的感觉逼得他不得不来。

    “那我就直说了。阮麟他……再这样下去就毁了。”

    何乐乐心一惊,“只、只是一点负面新闻,不至於吧?”

    “一次两次当然没所谓,可要是接下来一直都是负面呢?”

    “……”

    “何小姐,你觉得,阮麟作为一名艺人,最值钱的地方是什麽?”

    何乐乐想了想,“演技?”

    吴明摇头。

    “外貌?”

    “是形象,是他花了七年塑造出来的完美绅士形象。粉丝们的喜爱,广告商们的青睐,都是建立在这个形象的基础之上,这个形象一旦崩塌,阮麟这两个字的价值……也许就将不复存在,而且没有挽回的机会。”

    “……虚假的东西,总会有崩塌的一天,如果他选择不再伪装,未尝见得不是件好事。以他的实力,即使遭遇低谷,也一定能很快重回巅峰。而且,以最真实的样子面对世人,他也会活得更轻松一些,不是吗?”

    吴明真的很意外。他以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