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麟的现女友是你和阮麟之间的第三者,请问是真的吗?”

    各大传媒齐聚一个三线新人的新闻招待会,这番待遇让杜微在心中冷笑不已。她就知道,公司也好、秦之修也好,姑姑也好,根本没人靠得住!要在这个圈子立足,她只能靠自己!靠自己抓住每一个成名的机会,哪怕是踩着他人往上爬!

    “首先要澄清的是,我和秦之修只是小时候的邻居,我父母对他很照顾,他到我家里只是为了看望我生病的父亲而已,至於三天前──”

    “快快快!阮麟在楼上!”

    “啊?在哪在哪?”

    “在瑞厅!十分锺後开新闻发布会,快走快走快走!”

    “什麽?小乔,快快快!”

    “那这边……”

    “呃……杜微我们等会儿再下来啊!小乔快走!去晚了没好位置了!”

    三十秒後,祥厅内如风卷残云,人去楼空。

    “微微……”杜玫小心翼翼地唤了声。

    “啊啊──”杜微狂躁地尖叫到一半,入口处却跑回一位扛着摄影机的摄像师,杜微连忙变脸重展微笑。

    “呃……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摄影师捡回自己的手套连忙又跑了出去。

    “……”杜微深吸一口气,“啊啊啊啊啊啊!”

    瑞厅,几乎一样的会议厅布置,完全相同的各大传媒记者摄影师,前後不过十几分锺,开招待会的艺人却魔术般换了人。

    “阮麟,请问三天前在c市电视台到底发生了什麽?”

    “你和女友是什麽时候认识的?”

    “听说梁格到现在还没有出院,请问你怎麽看待这个问题?”

    “你的女友是圈内人吗?是否有结婚的打算?”

    吴明看了看阮麟古井无波的神情,起身示意众记者先坐下来。

    等整个大厅终於安静了下来,阮麟方才缓缓起身。

    “一,人是我打的,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动手;二,感情问题是我的私事;三,我的确不是什麽绅士。”

    一句话,吓傻了全场,眼见着阮麟说完话就准备退场,一众记者简直大脑一片空白!这、这什麽情况啊!

    “啪啪啪!”清脆的鼓掌声蓦然响起,“哥,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你嚣张的样子。”

    两、两个阮麟?

    作家的话:

    微剧场:

    :“快让我出场。”

    江山:“这不没机会嘛,你看人家申屠都不着急。”

    申屠:“哦?我‘不’着急?”

    江山:“呃……刀放下!板砖也放下!救命啊!”

    ☆、(9鲜币)第260章 游戏规则

    吴明一时也傻了眼,他倒是知道阮麟有个弟弟叫阮凌,但不知道居然是双胞胎!

    清醒过来的记者们疯狂地举起相机按快门,摄影师们更是迅速拉特写来回切换。

    “凌?你怎麽会过来?”

    “来找你算账啊!”阮凌冷眼扫过一干媒体,凌厉的气势让兴奋中的记者们当即冰冻,拉特写的摄影师们更是齐齐地抖了一下手。

    “什麽?”阮麟皱眉。

    阮凌挥了下手,两个一身狼狈的男子被保镖模样的黑衣人推了出来。

    记者群中响起几声明显的抽吸,因为本市跑娱乐版的记者几乎都认识这两个人──本市最知名的狗仔!这次阮麟和女友的照片正是这两人偷拍到的!

    “是这个国家没有隐私权的概念,还是这个国家的媒体凌驾於法律之上?”阮凌将手中的报纸甩在了两位狗仔的背上。

    “你们娱乐圈有着怎样的游戏规则我管不着,但侵害我权益的人,最好有与我的律师团对抗的实力,以及,和我阮家对抗的财力。”

    牡丹酒店贵宾房包厢。

    虽然跟着阮麟到了酒店,但何乐乐并没有跟去瑞厅会场,毕竟在家中被偷拍是一回事,她自己出现在媒体面前就纯属自找曝光了。

    开门声响。

    “怎麽样?怎麽就你一个人?吴先生呢?”何乐乐一见阮麟连忙走了过去。

    阮麟但笑不语。

    “怎麽了?”何乐乐疑惑道,两秒後,猛退一大步,戒备地看着眼前的阮麟。好一会儿,确认皮肤的光泽、眼周和嘴角的细节不像是矽胶面具後,何乐乐才缓下脸色,“……阮凌?”

    “阮麟”随即抬腕看了一下时间,俊脸上笑容灿烂,回身开门,“哥,破纪录了,28秒。”

    阮麟带着吴明和助理走进包厢,与弟弟阮凌几无二致的华丽俊脸上,那极致的温柔笑意足以让最忠贞的粉丝在瞬间爬墙。

    “啧啧啧!”阮凌神色暧昧地啧叹。

    阮麟没有理会老弟的调侃,走到何乐乐身旁,搂上她的腰,“我弟弟,阮凌。何乐乐。”

    “你好!”何乐乐微笑着伸出手。

    “闻名已久。”

    “你刚刚搞什麽?”阮凌的手刚碰到何乐乐的,阮麟就拉回何乐乐的小手,皱着眉头说道。

    “怎麽了?”何乐乐问。

    阮麟简单说了一下刚刚发布会的情况,何乐乐诧异地看向阮凌,“你、你是要让记者们以为……照片上是你?”

    “不好吗?我哥毕竟是个艺人,要耍狠哪有我方便?下次就算他们再拍到什麽,也得先确定一下是我哥还是我、做媒体的通常都不傻,风险太大回报又不可预期的事情,他们会好好掂量的。”

    何乐乐抬头看向阮麟,见阮麟安抚般微笑着,她总算稍稍安心。

    “阮麟,你……接下来有什麽打算?”吴明有些担忧地问道。就算解决了狗仔的问题,但阮麟的形象危机并没有过去,而他们兄弟俩今天的表现更加深了此次危机,这绝非申屠监制想看到的。

    “……”阮麟垂眸望着何乐乐,“你希望我怎麽做?”

    “我?阮麟,”何乐乐望了眼阮凌,“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失去任何东西。”

    阮麟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她,无视周围数人,低头吻上她的红唇。

    将何乐乐送回任翎羽家後,兄弟俩驱车前往缪斯。申屠默说一不二的性格,阮麟自然清楚,如果他不亲自去找申屠默说清楚,他有理由相信申屠默会将他冷藏到合约结束。虽然他随时可以解约走人,那些违约金对他而言也不算什麽,但他不瞎,这段时间申屠默的确为他擦了不少屁股,於情於理他都该……去找申屠表下态。

    “你怎麽会这个时候过来?”阮麟突然问道。

    “云姨打电话给妈,说你被一个很有手段的女人迷了心窍,妈不信,本来要亲自过来看看的,但又担心让爸发现什麽,我就主动请缨过来了。看样子,修成正果了?”

    阮麟苦笑。

    “怎麽了?”

    “……没事。”

    “连跟我也不能说吗?”

    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紧了紧,阮麟直视前方,好一会儿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