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开口,“凌,对不起……现在,我还说不出口。”

    偷来的幸福、藏来的幸福,就让他先稍微……体味一下……娱乐圈热点的更新快到以秒记,在一众媒体集体收声的背景下,阮麟的绯闻不了了之,杜微几次约媒体专访暗示有阮麟的猛料,结果都是一次次碰着软钉子,最後一个相熟的记者甚至直接说白了──“你就别找麻烦了”!

    郁闷至极的杜微本来还想再拿阮麟做点文章,可接踵而至的“麻烦”让她彻底没了精力──代言到期未续约、定下的角色被临时换下、通告换人、商业活动邀约空白、信用卡透支……“我不会放弃的!我杜微,一定会成为人上人!”

    乐乐,乐乐……开心,开心!

    从梦中猛然惊醒,何乐乐看了下身周,发现自己居然就在翎羽床上坐着睡着了,拿起手机看了看,凌晨四点二十分,翎羽呢?

    昨天翎羽说有些资料要整理,抱着笔记本去了书房,通宵在忙吗?

    何乐乐起身到厨房弄了些糕点,泡了杯咖啡,端到书房门外。轻敲了两下门,没有反应。

    “不会睡着了吧?”何乐乐刚想拧锁,房门就缓缓开启。

    “乐乐……我闯祸了……”一脸惨白的任翎羽眼神呆滞道。

    作家的话:

    马上就是新年了~~亲人欢聚时~~大家也别都守着电脑手机玩啊~~多和亲人朋友们在一起聚聚啊周一微剧场的话,周三爆小料好了。

    公寓里书法最好的──阮麟。因为阮家家风非常非常传统,就连家族子弟的教育也是以国学为先,而阮麟之所以从小就脾气暴躁,大概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那个“麟”字比划太多了,等他写完名字其他人三字经都写完一张纸了……☆、(6鲜币)第261章 猎物上钩

    任翎羽埋头吃着鸡蛋面,若不是她吃得异常安静,何乐乐都要怀疑刚刚自己听到的看到的只是恶梦的残片。

    翎羽潜入了缪斯的服务器。

    就在上次自己告诉翎羽缪斯被攻击後,翎羽出於好奇去了缪斯服务器外溜了几圈,意外发现了一个人为留下的後门,因为手法习惯都很像l留下的,翎羽一时兴起就潜入了缪斯,想看看l都干了些什麽。

    起初几天翎羽很谨慎,每一步都小心地掩藏痕迹,追随着l的踪影,直到昨晚,她发现l似乎在缪斯权限最高的计算机里拷贝了什麽东西,犹豫了片刻後,她出了手……仿佛等待已久的猎人终於看到猎物踏入了陷阱,刚刚成功入侵目标的翎羽在转瞬间就被数道数据流疯狂围攻,翎羽迅速撤出不停跳转,却始终无法摆脱追踪者,情急之下翎羽拔掉网线闪遁,但是……来不及抹去的痕迹已经足以让缪斯的网络安全人员发现她真身的所在。

    “乐乐,我还没吃饱耶,再帮我煮一碗好不好?”任翎羽咕噜咕噜喝下整碗面汤,放下汤碗继续喊饿。

    “……别吃了,会撑坏的。”何乐乐劝道。这碗面之前,翎羽已经吃掉了一盘糕点,何乐乐知道……翎羽并不饿。

    “哎呀!没事啦!我是大胃王你又不是不知道!”

    “……”

    “别这样,你真的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刚刚、刚刚是熬夜熬傻了。既然做黑客,我当然有被抓的觉悟,再说我这次也没搞什麽破坏,就算被起诉也判不了几年──”

    屋外隐约传来车辆驶过的声音,任翎羽貌似轻松的表情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无法遮掩的惊慌。

    “你当然会没事。”何乐乐语气坚定的说道。

    任翎羽噙着泪花低头苦笑。

    “你忘了?缪斯的第二大股东叫季节,第三大股东虽然已经转到了基金会名下,但秦之修的影响力仍在。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乐乐!”任翎羽惊喜地抬头。

    好不容易将翎羽劝上床休息,何乐乐看了看时间──凌晨五点十三分。

    他应该吃完东西了吧?准备补眠还是健身?在公司还是在公寓?

    走出翎羽的卧室,何乐乐拿着手机走向客厅阳台。

    黎明时的空气冰冷地侵袭着鼻腔,喉咙,心肺,闻上去带着不知名植物的涩味。阳台的栏杆上覆着薄薄的水雾,不小心摸上去便一手潮湿。

    翻开来电记录,看着屏幕上那唯一一个没有标上联系人加入电话薄的号码,何乐乐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看着,就像要用全部心力去记住一般。

    申屠默。

    无数次让她感到恐惧的男人,没想到自己会有主动联系他的一天,但她别无选择。

    季节也好,秦之修也好,他们当然是可以影响缪斯的决策,但真正决定一切的──惟有申屠默。

    按下拔号键,十几秒的时间,何乐乐分明看到手中握着的并非什麽手机,而是一个正在冒烟的手雷!

    已接通

    “什麽事?”一如既往冷漠无波的语调。

    “是我……何乐乐。”

    “……所以?”

    “我有件事……想求你。”

    八点,当任翎羽从恶梦中惊醒时,第一时间就冲出房门找何乐乐。

    “怎麽了?”何乐乐放下吹风机,刚洗完澡的小脸湿润粉嫩,让她看起来像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但那双让人安心的眼眸,玲珑的身段又无一不显示着她正是蜜桃成熟时。

    “没,刚刚做了个恶梦。”她梦到乐乐在黑暗中独自哭泣,她想过去陪她,乐乐却叫她快跑!“今天还有录制吗?”

    “嗯。吹干头发就出门。”

    “……哦。”

    何乐乐站起身握住任翎羽的手,声音柔美地让人愿意无条件相信她说的一切。“没事的,放心!”

    八点四十五分,何乐乐踏入缪斯大楼。

    作家的话:

    除夕快乐!

    ☆、(10鲜币)第262章 羊入虎口

    没事的……真的会没事吗?

    她不知道。

    面对申屠默,她没有丝毫可以用来交换的筹码,就连身体……她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还想要。这样的自己,拿什麽来保证翎羽没事?

    但无论如何──翎羽不能有事!

    “何小姐,请。”林奇帮何乐乐开了门。

    “……谢谢。”

    十分锺後,申屠默放下手中的文件和钢笔,如墨的黑瞳看向进门後就一直安静站在门口的女孩。

    干净却不乏味的气质,柔顺怯懦的乖巧性子……这段时间他留意过这类型的女人,有两个甚至只因他多看了她们几眼就主动送上了房卡,他却只觉无趣。

    “过来。”

    何乐乐顺从地走上前,低垂双眸,入眼的,是他一身标志性冷酷而孤傲的墨色。

    见他抿着唇不再吐出命令,何乐乐自发地轻解着他黑色衬衣上低调奢华的蓝宝石纽扣。

    他的身体如同他的性格,严谨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