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不容一丝瑕疵,强悍、硬挺、蕴着摧毁一切障碍的力量与狠厉。

    抛却所有的羞耻心,忘记一切道德观,她虔诚地亲吻他健硕的身体,温柔地抚摸。跪在他跨间,竭尽所能地舔弄他渐渐涨大的欲望,含咽,吞吐,每一次吞入都深深地抵着喉咙,让喉咙难受的吞咽挤压他敏感的冠首。无处安放的舌头混着淫荡的津液蠕动着摩擦着口中粗硬的肉棒,时快时慢,用力的嘬吸,直到……看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抽动了一下。

    双手代替了唇舌的侍奉,一刻不敢停地维持着他身体的兴奋,她鼓起全部的勇气望向他的黑眸。

    “我知道……我连求你的资格也没有。但我可以拿自己的一切来交换,只要你……放过翎羽。”

    申屠默浓眉轻跳,站起身将身前的她推到沙发椅上,调高椅子,娴熟地扯掉她朴素至极的蓝色仔裤和棉质小可爱,分开她的双腿,一搂她细软的腰肢就深深地撬进了她柔嫩颤抖的粉穴。

    “呃呃──”身体在瞬间紧绷着锁死体内恐怖的巨物,额上泌出刺麻的细汗,她抓着他背上的衬衣,咬牙苦忍,身下却不敢露出一丝抗拒的迹象。

    “好、好大……”在他耳边颤抖地喘息着,她知道她该如何做才会让他更性起。

    “啊啊……轻、不、嗯啊──默,干我……好棒……啊啊啊……”

    蛮横地抽出再狂猛的插入,看着她不断抽搐的模样,申屠默一点点加重着力道,像要将她全身骨头撞碎一般,插得她一下比一下颤抖地更加激烈。

    “啊啊……啊……默……”纵然被狂野的占有侵略得身心濒临崩溃,但为了让他满意,她紧紧拥抱着他的身体,强迫自己扭动腰肢,最大限度地接纳他深重的戳击,对抗着灭顶的刺激与痛楚,高声娇啼。

    “默……我、啊……我、要到了……啊啊啊啊──”

    “呜呜……好痒……给我……”

    将她的双腿架在扶手上,男人的精力仿佛没有尽头,紫红的肉棒强悍地在她腿间进出挺动,不时抽带出淫糜的花液。娇柔的粉穴被撑至极限,被粗大硬硕的肉棒抽插地湿滑淋漓,爱液飞溅,“叽叽”作响。

    “交出l,任翎羽就没事。”

    何乐乐一个激灵,淫液喷涌,小穴疯狂收缩抽搐着,爽得男人也难以把控地握着她的腰狂浪的横冲直撞起来,在她崩溃的尖叫声中顶入她的花心肆意喷泄。

    好一会儿,申屠默才从她身上直起身,擦拭了一下身下,从抽屉中取出一份文件放在桌面。

    尚未从强烈的酸慰酥麻中缓过精神的何乐乐盯着文件,半天才攒够力气合上双腿去拿文件。

    这是……

    ng的资料!原来缪斯早就确定了侵入缪斯的是l,甚至将ng的成员也摸了个七七八八,只是绝大部分都只知道代号。

    l:ng管理者,真实身份不详,年龄应该在25-40岁之间,极有可能不满30。技术非常全面,行事极其谨慎。对女成员开心有好感。

    羽毛:三年前与开心一同进入ng,真实身份不详,应届大学毕业生,从事法律相关工作,技术水平较高,崇拜l。

    开心:三年前与羽毛一起进入ng,真实身份不详,技术水平不详,ng边缘人,歌声优美。

    何乐乐看到补充资料中已经列出了翎羽家的ip、住址和家庭信息,恨不得将那页纸撕下来吃掉,可她知道……她该做的不是这个。

    “你倒是什麽人都认识。”挑起她的下巴,申屠默平淡的语气让人听不出他是在夸奖还是在嘲笑。

    “……我并不认识l,ng里的人不会谈论个人信息。”

    “哦?既使是对喜欢的人?”大手伸到她腿间,勾着小穴里滑出的精液爱汁重新插回温暖软绵的肉孔,来回抠弄着穴里的淫肉。

    何乐乐哆嗦着轻夹着腿,“l……从没有在ng上出过声,也、也没有说过──啊!”刚刚经历了几番高潮刺激,哪里能再忍得了他这样亵玩?双腿几乎无法站稳,她反射性想推开他的魔掌,但临到他手边,她却只能怯怯地收回手,求饶般看着他。

    “没有说过什麽?”

    毫不在意满椅的湿滑,申屠默坐回沙发椅,让她跨坐在他身上,右手仍是随手把玩般在她腿间旋转抚摸着,惹得她不时紧绷双腿挺动腰肢,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的呻吟着。

    “没、没有说过……喜、喜欢我的话。”

    “哦?”

    申屠默没有再追问,在她哭泣着又射了他一身後,他抱着她站起身走进休息室,极具耐心又狂暴地抱了她一次,差点错过十一点的进食。

    她有没有说谎,他很快就会知道。ng的服务器已被攻下,所有资料正在整理中,她和l是什麽关系……无须她亲口承认。

    作家的话:

    昨天大雾,飞机延迟,十一点才到……这几天走亲戚,很难腾时间出来码字,要是请假了我估计就真一个字也码不了了,硬挺着不请假逼自己能码多少算多少。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於心。

    妹子们新年快乐!

    ☆、(7鲜币)第263章 失落的扣

    从身下摸出那粒一直硌着背的扣子,何乐乐慢慢坐起身。

    早上刚刚洗过头发,两场要命的性爱下来,头发都似乎已被汗湿,一身酸涩。

    冲完澡,对着镜中的自己勾勾嘴角──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庆幸男人没有拒绝她的身体。目光瞥到镜旁的男性护理用品,她随手拿起他惯用的须後水,轻轻一按,小脸迎向细雾。明明是这麽清朗怡人的味道,为什麽从他身上闻到时却那麽冰冷霸道?

    从床边捡起衬衣,看了看遗失的数量,何乐乐就跪在床上翻找起来。一向如此,在申屠默这儿,她若不主动脱掉衣服,绝对事後补扣子。

    身後门响,何乐乐回头望去,看到男人瞬间微眯的眼神,她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姿势──“别动。”申屠默低哑着嗓子走到床边。

    黑色的大床,赤裸的曼妙胴体背对着他跪伏着,诱人的翘臀光洁如玉,润手滑指,臀缝间两朵娇羞的小花欲露还掩,刚刚被他尽情蹂躏过的一朵还微微红肿着,无声哭诉着他不知怜香惜玉的暴行。

    他、他还想要吗?不,她不该怕他要,她该怕他不要才对。

    稍稍分开双腿,她将两指放到口中濡湿,慢慢伸到身下,揉了揉花蒂就缓缓插入了花穴,小嘴轻哼,小臀微旋。

    他抓揉她双臀的力道越来越重,带来微微涨痛的酸慰,指下的小穴在自己轻缓的戳弄下渐渐湿滑,性爱的快乐再次爬上身心,燥热,渴望……不顾他之前的命令,何乐乐直起身跪立在他面前,双臂环上他的脖子,垂眸看着他性感的唇瓣,细细地娇喘了两下,吻了上去。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