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地舔吻吮吸了够,她才用舌尖摩擦着他的齿缝。

    他不要吗?

    何乐乐离开他的唇,忐忑地望向他──只一眼她便飞快地躲开!

    吞噬一切狂妄而幽暗的眼神!

    “啊!”

    申屠默抓着她的大腿向床下一拖,半路顺势将那条路扛上肩头,解开皮带,胯下怒气汹汹的龙茎早已忍耐多时!

    “啊啊──”疼……激烈交欢後更加敏感脆弱的蜜道经不起如此凶猛的进犯,他的每一次深插都像是粗长的烙铁从穴口直磨入花心,脚趾头蜷缩,浑身剧颤──不、求饶吧,她受不了的!

    不行!取悦他,她可以的!

    本能与理智纠缠,她抚上双乳,淫媚地揉搓着乳肉,指尖重重地掐着嫣红的乳尖,转移着痛苦。可是,不够……双臀在他狠狠的冲撞下反射性紧缩着肌肉,害怕一放松就会崩溃地一沓糊涂,甬道在火热肉茎一次次的贯穿下堆积着快慰。终於,快乐超越了痛苦,巨大的酥麻刺激如密集的电流四处流窜,势如破竹地击散了所有纠缠,席卷了她的全部神智。

    身下昏过去的小女人脸上梨花带雨,可怜又惹虐,她那一双纤细的小手还覆在她丰满娇挺的雪乳上,看的人血脉贲张。申屠默垂眸看了眼她不堪承受的娇穴,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换个地方继续满足自己依然蓬勃的欲望,但最後终是俯下身轻嗅她的小脸,吻着她的唇草草结束。

    “ng的服务器数据全被深度加密过,而且被攻破後自毁了近64%,所以……我们的收获不多。”

    “我要的东西呢?”

    “哦!那个我们攻入後首先拷贝──”

    “我只要结果。”

    “──对、对不起!在、在这里。”

    三年,她和另一个男人三年的点滴,他只用了三个小时便一一览过、听过……她是如何从疏离到接受、再到主动亲近;她会怎样轻松地笑,真诚地崇拜,温柔的安慰,贴心的关怀,醉人地撒娇;她多高的音调是真的开心,多沈的语气是压抑着痛苦;唱什麽歌时心情不错,说什麽话时遇到了困扰……那麽清晰那麽明了,他甚至可以判断出那个男人是何时对她动了心。

    她呢?她也对这个l动了心吗?

    左胸内微痛的一刹,申屠默拧起眉。

    作家的话:

    好久没炖肉,手都生了……

    吐槽篇:

    :你说我是男主之一我才来的,现在是怎样?啊?我来跑马灯的?

    ☆、(8鲜币)第264章 一日千里

    从昏睡中醒来,何乐乐忍着酸痛起身套上衬衣。怎麽头也昏昏的?昨晚凉到了吗?到浴室清洗了一下,热水一蒸,只让她觉得头更重了。

    而且,好饿……

    何乐乐揉着太阳穴拧着休息室的门,门刚开了一条缝她就不禁一呆──她的歌声!她唱给l的歌!

    ng难道已经……

    推门而出,见电脑前的申屠默闭目仰躺着,何乐乐咬着唇拽着衬衣领口掂着赤脚走向他的屏幕。屏幕上满满的全是她和l的留言内容!那其他人的呢?l的身份也曝光了吗?

    焦急地望了眼熟睡状的男人,何乐乐心一横摸上鼠标,指尖按下的瞬间整个身休被人强硬地搂进怀中。

    “休息够了?”身後传来男人听似随意却依旧冰冷的声音。

    何乐乐除下衬衣趴伏在他身上,“嗯。”

    每次她昏过去後,再醒来他会做的更久,她有心理准备。

    座机声响。

    “监制,许工来电。”

    “嗯。”

    “申屠监制,任翎羽什麽都不肯说,要交给警方吗?”

    何乐乐奋力挣脱申屠默的钳制,悲愤地看着他。

    申屠默瞥了瞥她的小脸,摁掉了电话。

    不再言语,何乐乐重新穿上衬衣,双手颤抖地连仅有的几颗扣子都无法扣上,绝望的泪从倔强的缝隙中涌出眼眶,又被愤怒的火焰瞬间蒸发。

    从他办公桌上抓下牛仔裤和内裤套上,踩上单鞋,又从沙发上拿起早上放那的布包,何乐乐头也不回地走向房门。

    “不管任翎羽了?”

    何乐乐止步,“你已经抓了她,在我努力取悦你讨好你忍着恶心让你操的时候,你让人抓了她。现在的我,留在这里还有任何意义吗?”

    “……为什麽你认为,我会答应你?”

    “呵……”何乐乐转过身,“因为我傻!因为我一直觉得你申屠默虽然冷血,但在某些方面却堪称公平!你既然让我来,就意味着我若让你满意你就会答应我的请求!事实证明……我错了,很抱歉,误会了您。”

    “……”她没有说错。他的确已经打算无视任翎羽──在听完这些留言之前。“接下来呢?去搬季节?”

    “有用吗?你会在意吗?你真的会因为季节改变任何决定吗?你确定你对季节的偶尔退让不是您对‘友情’行为的模仿?”

    看到申屠默眼中的怒气,何乐乐心中腾起一丝报复的快意,愈发剧烈的头痛刺激地心中愤恨更盛,“呵……知道我为什麽第一时间求你而不是去找季节求助吗?因为我只要一个电话就能知道请季节来说情的结果!你若真的那麽看重季节,你又岂会碰他爱上的女人?天生冷血的人,又怎麽可能真的会有‘朋友’?接下来?接下来我谁也不会找,在来之前我就已经想好了,如果你不放过翎羽,我就去自首。昨晚我也在翎羽家,翎羽会的我都会,更重要的是,我远比翎羽有做案动机──你电脑里有我和你的性爱视频,媒体一定会很喜欢这些内幕的,对吗?申屠监制?”

    就像柔弱的牧羊女在转瞬间披上盔甲踏入战场,那麽毫无畏惧,那麽威风凛凛,那麽……漂亮。

    那个……原本怯懦温驯的女人。

    身体微微发热,本就没有宣泄干净的欲望卷土重来,浓烈地恐怕得让眼前的女人在他身下死个三五回……“过来。”

    “呵呵……您去死!”憎恶地瞪着申屠默咒骂了一句,何乐乐忍着剧烈的头痛开门离去。

    凌乱的长发,透着乳色的残破衬衣,何乐乐就顶着这麽一副凄惨的模样走出了电梯。

    一楼大厅里,众人惊诧猜疑的目光纷纷射向她的身体,灼热、刺痛──可这些算什麽?算什麽!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申屠监制请您回去。”两名警卫突然拦在她身前。

    “让开!”

    “不好意思,请──”

    “让开!”

    两名警卫只好动手,何乐乐却後退一步从布包中拿出电击棒捅了上去!

    她还有什麽可怕的!

    一击之後何乐乐撒腿就跑。

    “上车!”

    “l?”

    他要带她去哪?她又该去哪?能去哪?

    副驾驶位上,何乐乐抱着布包蜷缩成一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