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自首、坐牢……翎羽……黎以权将车停到路边,松开安全带就将疯狂颤抖着的她拥入怀中。

    “你这个笨蛋!”

    笨蛋?是……她是笨蛋……她还是个胆小鬼!她明明想好了申屠默这边不行她就去自首的!季节和阮麟他们会帮她的,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她在害怕什麽?说去警察局!说啊!

    不会坐牢的……

    不会的……

    你不去的话,翎羽怎麽办……

    说去警局!说!

    “l,抱我……求你……”

    作家的话:

    如题。

    ☆、(8鲜币)第265章 劳你久等

    一夜混乱。

    清晨,黎以权惊醒後先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女孩,见她还算安稳地睡着,松了口气拿过手机翻看未读短信。

    任翎羽:师傅,138那个号又来电话了。

    任翎羽:季节和阮麟也打了好几个。我都没接。

    任翎羽:乐乐还好吗?

    任翎羽:秦之修也打了……

    任翎羽:牧惟也……

    任翎羽:刚刚申屠来我家了,找乐乐,我没告诉他。乐乐手机没电了,要充吗?

    任翎羽:季节他们也来了……我什麽都没说。

    任翎羽:乐乐怎麽样了?

    黎以权拔了个电话过去,低声道,“乐乐没事,已经退烧了。”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麽?乐乐是不是为了我──”

    “别想了,她不会希望你多想的。”

    “……对不起,我,”任翎羽话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那边何乐乐幽幽的一声“翎羽”,“乐乐醒了?”

    “没有,”黎以权轻抚着何乐乐的背,“别多想了,有什麽话,等她恢复了再慢慢跟好说。”

    “……好,师傅,帮我好好照顾乐乐。”任翎羽叮嘱道。

    昨天乐乐出门後,任翎羽越想越不安,中午连饭也吃不下,就请了假回家,到下午实在忍不住了,还是打了师傅的电话,告诉了师傅昨晚的事。挂上电话没多久她就听到乐乐的手机响,循声找到阳台才发现乐乐落了手机,来电的是师傅。没等她跟师傅说完,自称是缪斯网络安全部门的人就上了门……她什麽都没说,她甚至准备好了坐等警察,但那几个人就那麽走了,当然,也没有什麽警察。她跟师傅汇报了一下情况,师傅说已经找到乐乐,只是乐乐在发烧。再然後──乐乐手机电话不断,家里访客不断,老妈看到申屠默来的时候脸都吓白了……申屠默……乐乐跟他也?

    “……”彻底清醒过来的何乐乐困惑地环顾四周。“l?我、我怎麽会在……你家?”

    黎以权端过粥,“什麽也想不起来了?”

    机械地捧着粥碗边吃边回忆,昨天的一幕幕渐渐浮上脑海……回过神的何乐乐脸色惨白。

    “翎羽没事。”黎以权坐到床边,神情严肃地盯着她。

    这句话他昨晚跟她说了无数次,发烧发到神智不清地她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一会说要去自首一会哭着说她不想坐牢,给她输液的护士差点真的报了警,他只好把她强抱了回来。

    喂她吃的东西她半点不剩地全吐了出来,整个晚上,他就是喂了再看她吐,吐完再喂她吃,听她哭看她流泪,心痛地他几乎要陪她一起哭!

    “真的?”

    黎以权拔了任翎羽的号码,把手机递给她。

    确定任翎羽的确没事後,何乐乐继续拿起汤勺吃粥。

    “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黎以权沈声问。

    “……你去缪斯是……”巧合吗?

    “找你。”黎以权很干脆地回答。

    “你为什麽会知道我、我在缪斯?”

    “……”黎以权没有回答,“现在有精神了?”

    嗯?何乐乐不明所以地看向他,随後目瞪口呆地看见他正宽衣解带!

    “你昨天不是求我抱你吗?不好意思,劳你久等了!”黎以权咬牙切齿道。

    十几个小时的裂心之痛折磨地他几近疯狂!这个笨女人是不是从来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求助”两个字?不管面对什麽问题什麽人,她永远都是选择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去忍受!哪怕被逼的崩溃,一觉醒来还是半点没学乖!

    他怎麽会以为对这样的她能够慢慢来?他就是太慢了才让她一次又一次躺在别的男人身下!

    “l!你、你别乱来!我──唔……”

    “l,别……疼……”

    他终究是没忍心。

    抱着她的身体,他第一次有机会痛恨自己狠不下心!狠不下心,心口这痛怎麽办?这气怎麽办?

    翻过她的身体,黎以权一巴掌拍在了她弹性十足的臀肉上。

    “啊!”

    紧接着第二巴掌,何乐乐却没再发出痛呼。

    第三下,第四下……

    “说出我为什麽打你,我就停手。”

    第五下,第六下,第七下,第……

    第八下迟迟没有落下。

    “我尽力了……我真的尽力了……”压抑的抽泣,“我去求申屠默、抛却所有羞耻心取悦他──”

    “你这个笨女人!”

    这一次,他没办法再收手。心痛、嫉妒、渴望,将他所有的自制力烧成灰烬。

    吻遍她的全身,在最後进入她前,望着她委屈的小脸,他忍不住叹息,“怎麽不说‘不’了?”

    “这个也是惩罚吗?”

    “……”缓缓刺入,他强忍着喷发的冲动,低头吻吻她的唇,“是,惩罚你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重要。”

    作家的话:

    如题。

    ☆、(7鲜币)第266章 申请补考

    重要?他不是骂她笨吗?

    “你……”

    黎以权猛!一口气,单臂撑在何乐乐身上一动不敢动,另一手轻抚着她张开的右腿大腿。“放松、放松……”

    “l?”她原本只是被他撑得涨的慌烫的慌,这会儿看他异常紧张的模样却让她也跟着紧张起来,含着他鲜红男根的蜜穴反射性收缩着,不断挤压出湿滑的蜜液。

    要命……

    黎以权认命地哀叹一声,平时自己都很少去碰的欲望现在深埋在她紧窒温润的甬道里,越发涨硬,自然也被越裹越紧,前所未有的尖锐快感逼得他快癫狂,她却还在吸……“看来我得准备补考了。”黎以权浑身发麻,从进入她到现在他还没有抽动过,鼠蹊处涌向全身的兴奋、销魂的酥酸却已让他搭上了所有控制力。与她肌肤相贴的每一处都是那麽舒服,又香又软,柔滑细腻──苍天!

    “啊……”他、他怎麽还在变大?好涨……还有,什麽补考?“l?”何乐乐喘息着将他绞得更紧,下一秒就听他低吼一声,好似埋怨地看了她一眼,抓过枕头垫在她臀下,抬起她的双腿扛上肩头,涨到极致的肉棒又快又猛地在泛着淫光的小穴里大力抽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