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起来。

    啪啪啪啪……刚刚是屁股後面挨打,这次换前面。

    “啊啊!”刚适应他的存在就被这样疾速的抽插顶撞,穴内柔软的淫肉顿时被插得酸慰不已,快乐又谄媚地蠕动着,吸吮他火热硕大的性器,“l,别、别、慢点、慢点啊啊啊……”

    整个身体被他的快抽猛插撞击地上下弹动,在床单上蹭出阵阵麻痒。充满情欲的小脸微仰,满是热情的潮红,双臂撑在床上,秀美的双肩费力地向上挣扎着,凹出的肩窝将锁骨衬得更加性感诱人,惹人爱怜。微含着的胸前,两团圆润的玉乳随着身下的进犯不停跳动,淫艳晃动的乳晕乳尖,映红了驰骋者的眼。仿佛一握就会断掉的细腰高高弓着,高频轻颤,每一波颤动都连带着那娇酥的呻吟一起,颤得让人心魂共振!

    “啊啊啊啊……”

    眼睛、耳朵、四肢、心脏、每一寸皮肤都为身下的她战栗着叫嚣着,黎以权几乎忍不住地咆哮出声,“乐乐……开心……陪、陪我一起……”

    把持着她的细腰,黎以权紧紧压在她腿间,耻骨相抵,肌肤拍击声更响更急!暴涨着一条条骇人青筋的鲜红肉具像装了马达般疯狂地捣弄着紧幽的小蜜孔,娇弱的小花瓣被捣弄地内外翻飞,整个小臀扭动地淫汁四溢,却仍是逃不过巨大炙铁的狠心蹂躏,脆弱又淫荡的穴壁反倒因为蛮腰的挣扎被来来回回变着角度被插顶了个遍!

    “不啊啊……l、l我错了……饶了我、饶了我……呀啊啊啊……”

    死死地顶着她体内柔软的花心,浑身被快感笼罩的黎以权闷吼着射出了汹涌的精液。

    阳光明媚的早上十点,与爽朗的光线一同充盈着房间的,还有那挥之不散的浓浓情欲艳香。

    命根还塞在她身下享受着她的穴内痉挛,黎以权将头埋在她颈边粗喘着,曲臂半撑在她头侧,让身体既不会压到她,又可以在呼吸间贴到她发烫的肌肤,紧致的乳尖,让她娇喘的气息喷洒在他肩上。

    他不离开,她就只能还是大张着双腿让他压着,高潮後的抽搐让菊穴都一缩一缩,牵扯着小穴里余韵不断。

    l……

    抬起酸软的双臂抱上身上的男人,何乐乐忍不住滑下两滴温热的泪珠。

    自己对他来说……很重要吗?

    真的……很重要吗?

    “……申请补考。”耳边传来他有些郁闷的语气。

    “嗯?什、什麽?”

    黎以权撑起上身,挺动了几下。

    “嗯……”太过敏感的身子立马酸出失禁的尿意。

    “补考。”执着的语气。

    这下听懂了的何乐乐吓得直缩腿,可瞅到他极力掩饰的尴尬神色,脑中不禁灵光一闪,“你、刚刚是、第一……”

    不会吧?

    没让她说出来,黎以权低头封住她的小嘴,揪出她的小舌头吮吸个不停。

    是马上补考刷新她对他的持久力印象呢?还是让考官休息一下喝点水先?

    作家的话:

    最近都是爪机码的,不是一般苦逼……

    周一小剧场:

    :……你不觉得把男人的第一次写太详细了很不道德吗?

    江山:会吗?好吧,我删掉重写。“他进去了,射了。”嗯,六个字,够道德了吧。

    :……当我、什麽、都、没、说!

    江山:哼!跟我斗!

    ☆、(9鲜币)第267章 他都知道

    考虑到考官带病上岗,考生憋住了立即补考的冲动。抱着何乐乐去浴室冲洗了一番後,黎以权没有再把她放回客房,而是抱回了自己的主卧。

    之前怕吓跑她,怕她躲着他,他耐着性子慢慢来,但现在既然跨出了这一步,他自然也不会再避讳什麽。

    “ 再睡一会儿吧。”

    “嗯。”

    闭上双目,听着他离去的轻微脚步声,直到房门关上何乐乐才睁开眼看着乳白色的房门。

    她和l……

    对了,今天周六了吧?她的包呢?

    “l?”躲在门後,何乐乐伸出小脑袋望着黎以权,“我、我的衣服呢?”

    黎以权笑笑,擦了擦手,走进卧室揉揉她的头,拿了一套自己的睡衣给她。

    红着脸换好宽大的睡衣,何乐乐到客厅找到了布包却没看到手机,一问之下才知道手机落在了翎羽家。

    “翎羽,早上曾阿姨有给我电话吗?”周末是练剑的日子,她上次说了这周还去的。

    “呃,你手机没电了,我没充。”

    “开心,我和我妈说过了,你不舒服这两天就不用去练剑了,她还要你好好休息。”厨房的l插了一句。

    何乐乐一听,又跟任翎羽说了几句後才挂上座机。

    在电话旁呆坐了一会儿,何乐乐犹豫地走向厨房。温柔、俊美、英挺、仪表堂堂、出类拔萃、事业有成还……厨意精湛。这样的男人简直就像是上帝为女人量身定做的礼物,最美好的礼物。不……是奖励吧,是给一个足够美好的女人的奖励。

    很明显,自己并不是那个有资格获取奖励的女人,她只是……在上帝颁奖途中幸运地触摸了一下奖品。

    见黎以权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儿往陶罐里放食材,她不禁有些好奇。

    “在做什麽?煲汤吗?”何乐乐凑到他手边看看屏幕──让女人高潮不断尖叫连连的十八连招

    通往女人心的路是阴道──征服她的阴道

    “珍珠”的秘密

    女人一晚最多可以承受几次

    “……”何乐乐原地转身。

    “呵呵……”伸臂将她揽在身前,黎以权笑得无比惬意。“这麽严格?补考前都不让看学习资料?”

    何乐乐怪异地望着他的笑脸,无言以对。

    吻吻她的额,“再躺一会儿吧,汤还没好。”

    “l……缪斯、你……”她不知从何说起。

    “怎麽?担心我?”

    何乐乐摇摇头。以l的技术和习惯,除非抓现场,否则在事後取得证据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她并不担心缪斯会找到l,她不安的是……“你、为什麽要入侵缪斯?”因为她吗?

    “受人之托。”黎以权答道。

    真的?何乐乐没有再问。

    吃完午饭,何乐乐提出要回翎羽那儿,黎以权没说什麽,带她买了一套衣服後就驱车前往任翎羽家。

    “l,早上的事……”

    “当做没发生过?”

    何乐乐低着头,“我、我真的不适合你。”

    “……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了,而我也回答过。”

    沈默,长时间的沈默。车内的歌声依旧清幽悦耳,但听上去却那样遥远陌生。曾经的她,现在的她……“l,你曾为缪斯的深蓝公寓拟过一份管理员合同,记得吗?”这种劳务合同一般都是人力资源部门拟定,会单独让他拟,又是那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