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的工作性质,她相信他一定有印象。

    将车停在路边,黎以权握住何乐乐攥紧的拳头。“我知道,你什麽都不用说。”

    “你、你知道?你知道我──”

    “7月13日,你签了合同,14日进入深蓝,10月16日离开。”

    随着他的话语,她浑身冰冻。

    “呵……原来你都知道,那,呵呵,我还以为……哈哈,我就说嘛!”他都知道!他全都知道!他知道她有多脏,他知道她根本配不上她,他原来……是看到她人尽可夫想要跟她做炮友吗?她还自作多情自寻烦恼自以为事──“早说嘛,吓我大跳,哈哈!”

    听着她的笑声,黎以权扳过她痛哭着的小脸,深深地吻了上去。“你再胡思乱想,我就在这里抱你。”

    “……”

    “我什麽都知道,但所有的一切只会让我更想保护你,弥补你,疼你,倾我所有去爱你。无论你曾经历过什麽,没有一件事会成为我爱你的阻碍。我爱的,是陪伴了我三年的开心,是我眼前的何乐乐!是我黎以权……惟一的女人。”

    “l……”她不想哭、不想……四个月来,她已经哭了太多太多次,可是,“l……”

    最後一次,容她最後再哭一次。

    抱着痛哭失声的何乐乐,黎以权一刻不停地轻抚着她的长发。

    “对不起,”流干泪,何乐乐推开黎以权,命令自己抛开无耻的贪婪,“谢谢你爱我,但是我已经有了不能离开的人,所以……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是不能,还是不愿?”

    “不管是不能还是不愿,结果并没有区别不是吗?”

    “如果是‘不能’,我给你能的理由,如果是‘不愿’……我等到你愿。”

    “l!”

    黎以权重新发动车开进任翎羽家的小区,冷冷地瞥了眼小区门口的几个人影,带着何乐乐回到任翎羽家中。

    “不好意思,叔叔阿姨,等会可能会有几个不速之客过来,很抱歉打扰到你们。”

    “呃……是、是申屠监制和、和季董他们?”

    “是,应该,还不止他们。”

    “啊!哎呀!今天翎羽表姑妈过生日我怎麽给忘了!不好意思啊!这个,我们得赶快走了,翎羽招待好客人啊!翎羽他爸,走走走!”

    半个小时後,深蓝业主五缺一,相继到达。

    作家的话:

    周三小爆料:

    保镖:我真的是个打酱油的。

    六人的年龄排序,这个其实在橙汁妹子的帖子里有提到大部门,从大到小是 牧惟 申屠 阮麟 季节 黎以权 泰之修。

    ☆、(11鲜币)第268章 何去何从

    当申屠默进门时,何乐乐下意识挡在了任翎羽身前,申屠默瞥了眼一脸戒备警惕的何乐乐,眸光一转就望向沙发上翘着腿喝茶的黎以权。

    “请。”黎以权抬手示意。

    “l?”申屠默皱眉。

    申屠默此言一出,先他一步到达的季节、阮麟神色微动,秦之修则是一脸如常。

    何乐乐如临大敌,可没等她开口,黎以权已经点了点头,放下了茶杯。

    “开心、小羽,我想和这几位聊聊,你们可以先回一下房间吗?”黎以权微笑道。

    “我可没兴趣。”阮麟站起身,“乐乐,我们走。”

    “阮先生,深蓝管理员的劳务合同是我拟定的,我以为你会有兴趣和我讨论一下合同内容。”黎以权道。

    阮麟骇然,高大的身躯顿时僵硬如铁,再一望何乐乐有些茫然的表情,他咬咬牙根坐了下来。

    申屠默冷哼一声,盯着何乐乐。他现在什麽也不想说,他只想把眼前这个女人操到再也哭不出一滴泪!

    “过来。”

    何乐乐恐惧地後退一步,直接撞到身後的任翎羽身上。

    “申屠!你吓到她了!”季节不满道。

    申屠默面不改色目不斜移直直地朝何乐乐走去,一时间坐着的四男立刻站起大步迈向两人间,任翎羽更是一把把何乐乐扒到身後。

    “入侵缪斯的是我,你没理由找乐乐的麻烦!这里是我家,不欢迎你,请你出去!”任翎羽喝道。

    何乐乐连忙阻止任翎羽,好一番劝才把翎羽推进卧室,可紧接着她也被黎以权按着双肩推进了房。

    “别担心,我永远不会让你为难。”黎以权柔声道。

    片刻後,五个男人终於安静地坐了下来。

    “似乎……还差一位?”黎以权一一掠过四人的脸。四人神色各异,申屠默浑身充斥着噬血的阴郁,阮麟不时瞥着走廊卧室的方向,完美的俊颜上难掩不安与痛苦,相对而言季节和秦之修则要平静许多。

    黎以权温和地笑着,“那我就直说了──我希望,你们不要再出现在乐乐的世界中。”

    一句话,让季节和秦之修也瞬间变了脸。

    “你以为你是谁?”季节抢先开口。

    “你找死!”阮麟怒喝。

    何乐乐听到动静当即冲了出来,阮麟一见何乐乐,刚刚怒涨的气势转瞬间消弥的只剩自我怨怒。

    “没事,放心,不要偷听。”黎以权耐心地交待道。

    何乐乐犹豫地望了眼沙发上的众男,在黎以权安抚的目光下退进了卧室。

    “你们大可不必生气,因为你们──根本没有生气的资格!”黎以权眼神凌厉地扫着众男,“阮先生,首先是你,你很清楚你在乐乐的生命里扮演了一个什麽角色。你对乐乐所做的,死不足惜!”

    阮麟面无血色,黎以权的话语字字剜心,可他……无从反驳!

    乐乐……乐乐……

    “季先生,我虽然并不清楚你是什麽时候知道这个误会的,但很明显,你从头到尾选择了隐瞒。此外,你很清楚,乐乐对你,并没有丝毫的爱意。这样的你,强留在她身边,除了阻碍她获得幸福,还有其他意义吗?”

    “你管的太多了!”

    无视季节受伤猛兽般的眼神,黎以权望向秦之修,语气越发轻柔,“秦先生,客观点说,你纵然值得同情,但你要她牺牲一生来填补你的伤口吗?那她的伤口呢?眼睁睁看着她笑着给你温暖,却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痛苦哀号吗?请不要自欺欺人,你只会成为她的负累,包括,你能给她的。”

    秦之修有些困惑地回望黎以权,但很快,困惑化为沈思。

    “至於你,申屠默,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缪斯的法律顾问,当然,你也不会希望我再担任这个职务。呵……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我不问自取,看到了许多精彩的内容,我相信不少人会对这些资料感兴趣。”黎以权顿了顿,瞅着眼嘴角挂着一丝轻篾的申屠默。“出於多年的了解,我并不想与你为敌,除非──必要。”

    冷硬地吐出最後两个字,黎以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