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牧惟留下你後告诉你的?”所以他从那天开始就失了踪,之後便一直反常?

    “是。”

    “牧惟、季节……呵呵……”那麽秦之修、申屠默呢?他们又知道吗?如果知道又是什麽时候知道的?

    何乐乐疯狂回忆着,四个多月的记忆飞速倒流,一切回到她住进公寓的第一天!

    “你觉得你有拒绝的权利吗?你当钱那麽好赚?”

    第二天:

    “你说你要辞职?可以啊──根据合同,未满三个月辞职需赔偿违约金十万元。”

    “你知道……古代对私逃的奴隶是怎麽处置的吗?”

    “门口有我的包裹,麻烦你帮我去拿一下。”

    申屠默!

    何乐乐转身走向房门。

    阮麟松开右手紧攥的拳头,捂上自己的双眼,任悔痛的泪水溢出手掌。

    “乐乐……”

    何乐乐带上房门,望了眼喊她的季节,侧身避过他的身体走到申屠默身前。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并不是什麽‘通房丫头’,对吗?”

    申屠默微微仰头看向身前单薄的小女人,闭合的薄唇没有丝毫开启的趋势。

    “呵……”何乐乐转头,“修,你呢?你又是什麽时候知道的?”

    “开心!”黎以权上前拥住她的肩,却被她一把推开。

    “你是最清楚合约内容的人,那麽你又是什麽时候知道一切的?你为什麽会知道我被他们玩了三个月,又为什麽不告诉我真相!”

    “开心,我……”

    “乐乐!”秦之修脚下微动。

    “你别过来!”何乐乐厉声道。

    好一会儿,何乐乐的表情慢慢平复下来,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呵……对不起,我怪你们干什麽。”

    轻轻移动双脚,掉转身体的方向,望着前方走廊上呆愣的几位医护人员,何乐乐笑了笑,“呵呵……是我蠢。”

    迈步──软倒,一身滚烫。

    “开心!”“乐乐!”

    三个小时後。

    “宗医生?我、我为什麽会躺着?阮麟呢?阮麟他没事吧?”

    宗介然看着何乐乐一时傻了眼,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後,叫了人进来推她去检查。

    “检查什麽?宗医生,到底怎麽回事?”一出门,何乐乐就见季节他们都在门外,就连刚刚车祸被送过来的阮麟也在,不禁诧异又惊喜,“阮麟你没事?”

    “……”“……”“……”“……”“……”

    “心因性失忆症。”宗介然言简意赅道。

    作家的话:

    因为失忆这玩意是天雷,所以江山一般不用这招,这是第一次,因为人生如戏,戏如人生……☆、(10鲜币)第270章 放得下吗

    心因性失忆症,一种选择性反常遗忘现象,多见於患者对新近突发的重大心理创伤无法承受时,出於自我保护的心理防卫而产生的部分性选择性遗忘,或暂时性将记忆解离,使其不出现在意识中。

    乐乐的情况属於心因性失忆症中的局部性失忆,她……忘了阮麟进医院後发生的一切。

    犹如误入他人梦境的游魂,季节无神地站在门口,看着何乐乐在厨房中忙碌的身影。

    她回来了。

    从昨晚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一整天了,他却没有任何真实感。

    他们把她带了回来。

    回到这个埋葬她纯洁的公寓,这个曾带给她无数痛苦的公寓!

    会下地狱吧?

    他们这群杂碎。

    “季节?饿了?快好了,那,帮我端过去一下。”何乐乐顺手就把盛好的菜盘递向他,然後探头冲着客厅的方向,“修!准备吃饭了哦!”

    最後把汤盛出来,大份让季节端到餐厅,小份何乐乐小心地端到托盘上,“季节,修,你们先吃吧,不用等我。”说完,何乐乐便端着饭菜走向电梯。

    刚到三楼,何乐乐口袋里的手机就响起了铃声。

    将托盘放到餐桌上,何乐乐先接了电话,“翎羽,怎麽了?吃晚饭了吗?”

    “还没有,乐乐,你……以後也住在那了吗?”

    “……不会,等阮麟没事了我就会再找地方住了。”

    “哦,那、他还好吗?”

    何乐乐看了眼从卧室走出的阮麟,压低音量,“我先吃饭了,等会给你回电话。”

    收起电话,何乐乐上前摸了摸阮麟冒着胡茬的下巴,看着他充血红肿的眼睛,柔声道,“还想睡吗?那先吃饭。”

    阮麟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默默地点点头。

    望着阮麟毫无精神的模样,何乐乐在心中轻叹了口气。

    她回来了。

    回到了她好不容易摆脱的地方,这个对她而言,曾经的地狱。

    因为阮麟。

    昨天在医院醒来後就被一群医生护士推去做检查,一堆检查下来却说她风寒感冒要她注意吃药休息,她的确是浑身酸痛加头痛,於是收好了医生开的药。之後去看阮麟,就见一病房的男人全都孤魂野鬼般坐着、站着,想着中午发生的事情,她把l叫了出来。

    “l,你到底跟他们说了什麽?”她问l。

    “……跟他们说,他们多了一个情敌。”

    “l!我们真的──”她无力。

    “不到最後谁也不知道会怎麽样,你忘了?我很有耐心的。”

    “可是──”可是真的不值得啊!

    “你讨厌我?”

    “我……”

    “如果他们主动离开你,你放得下吗?”

    “……”当l问出那个问题时,她以为自己能很轻松地说出“当然”,因为他们主动离开不是她一直等待着的必然会发生的事吗?可为什麽、为什麽她直面这个问题时,却会揪心的疼?

    “你放不下他们,但可以放下我……对吗?”

    “l!”

    “没关系,我说过,我不会让你为难。你不想离开他们……我便等。”

    l走了,就那麽苦笑着转身走了。

    她放得下他吗?放得下吗?

    可是放不下又能如何?他不属於她,如同……他们也一样。

    被爱是件多麽奢侈的事情,她很清楚,所以绝不奢望,但在他们还无条件给予时,她会……好好珍惜。

    宗介然说阮麟车祸後出了点适应性问题,身体上没有大碍,但心理、情绪需要一段时间平复。所以当阮麟坚决要出院时,她陪他回了公寓。

    不再是公寓管理员,不再对他们有什麽义务,她只是个……暂时被爱着的女人。

    昨天一夜,阮麟时不时地抽搐、莫名地无声流泪,吓得她一晚上不敢闭眼,折腾到清晨她才想到哼歌给他听,他才算安稳地睡了几个小时,下午他一直躺在床上,但看样子应该也没睡着。

    “吃饱了?再睡会儿吗?”见阮麟放下碗筷,她便问道。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