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眼,搂上她的腰侧。

    如果当初他在知道真相後就立刻带她离开公寓,如果他从见她的第一面起就好好爱她,那麽现在,她会不会成为他的妻子,每天只陪着他,只看他,只对他一个人笑,为他生一个像他的儿子像她的女儿?

    “乐乐……”

    “嗯?”

    如果他现在开口,她有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跟他走?

    “我们──”

    叮!电梯到达一楼。

    “到了,啊!门口有计程车!快快快!”何乐乐一见门口刚好有人下计程车,连忙拉着季节就跑。

    “呵……运气不错,不知道修的午餐做得怎麽样了,等会就算是味道差一点也不许做怪样子哦,更不许拿话挤兑他。”

    “……”

    “喂,阮麟,精神有没有好一点?在楼上还是楼下?没事,想让你下去看看修怎麽样了?我现在在计程车上了,很快回来。嗯。”何乐乐结束通话後紧接着就又拨了一个出去,“惟,中午回来吗?那晚上呢?嗯,好,那看着时间哦。”

    一个接着一个男人的名字从她口中唤出,季节微微苦笑,在心中那点顽强的意念上盖上一抔黄土。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过去的无法回头,所有的希望都在现在,所有的可能都在将来。

    只要还在她身边,总还是有机会。

    12月,除了被限制外出的阮麟,大家似乎都忙了起来。秦之修要开始准备年後的巡回演唱会,这种事季节没办法交给二线的经纪人,自然要全程统筹,他手下的新人也可以借秦之修演唱会之际好好锻炼一下,所以事儿一下子多了起来。牧惟年底是早早就被各大杂志、品牌、经纪公司买下了时间的,好不容易回家了都是抱着笔记本挂着蓝牙耳机讲电话,好几次何乐乐连话都插不上,只能看着咖啡凉掉後再重新帮他换一杯。

    任翎羽那边也是工作不断,忙得天天盒饭。而清雅则跟着她们学校派来的交流学习团在b市参观学习,要自由活动日才能过来。

    12月3日。

    望着沙袋边目光专注坚定,挥拳时气势慑人的英俊男人,何乐乐就这麽发着呆。充满力量感、结实紧致的肌肉,宽肩阔胸蜂腰窄臀,随着节奏性跳跃、挥拳而伸展收缩的肌肉线条,远远看着都像闻到了他身上浓浓的男性荷尔蒙味道。

    回到公寓以来,她一直睡在阮麟的三楼,但他每晚只是静静地抱着她睡,白天时其他人虽然会时不时地毛手毛脚,但没人再进一步。

    “在我的记忆里,我哥一直是霸王脾气,宁折不弯无所畏惧。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现在这个样子──敏感、脆弱、小心翼翼,却又……安宁。事实上,如果有的选,我希望我哥能换个人来爱,呵……我没别的意思,你别多想,要是你因为我的话而疏离我哥,他会毫不犹豫打碎我一口洁白漂亮的牙齿。不管怎麽样,事已至此,人一生能遇到一个无论如何都想要的人,已是难得的幸运,至於以後……再说吧。”

    阮凌昨天找了她,虽然并没有对她提出什麽要求,但他那对阮麟的崇拜、关爱却浸透了他说出的每一个字。

    见阮麟边拆着护手带边朝她走来,何乐乐起身给他送上毛巾和水。

    “阮凌下午的飞机,不去送吗?”她问道。阮凌这次回来并非单纯过来看阮麟,他同时还要兼顾涉及b市、s市、m市的一个跨国合作项目,直到今天要回国兄弟俩其实也没怎麽聚聚,倒是那张脸把那些合作商惊得一愣一愣的。得知阮麟的家世背景,那些政商界的老油条们明面上没说什麽,私底下却让人一个个找上吴明谈代言谈合作什麽的,搞得阮麟形象受损之前还抢手!

    按照阮麟的意思,吴明全数婉言谢绝。

    “陪我?”

    “……好。”

    阮麟没有变装,“带面具带了这麽多年,腻了,至少在你眼前时,我不会再有任何伪装、任何……欺瞒。”

    因为他这一句,她任他细心装扮,仿佛魔法师一般将她改头换面。冷艳却不媚俗的妆容让她几乎完全认不出自己,栗色的中长卷发,白绿渐变的镂空针织衫、深绿色外纱里绒的齐踝长裙,高跟短靴……她从未尝试过的风格!

    好吧,她根本没尝试过其他风格。

    明知道跟着他出去必然会引人注目,但当他紧紧握着她的手,温暖有力的大掌不留一丝缝隙地包裹着她冰凉的小手时──无所谓了,就算身体会被生理恐惧折磨地颤抖灼痛,有手上这来自他的温度,她有信心熬过所有人的目光。

    机场vip候机厅,申屠默瞥了眼电子屏上鲜红的“delay”字样,眉头轻皱了一瞬,眼光扫过茶几上的笔记本、文件包,又想了想行李箱的物品和随身事物,再理了一遍此次的行程,明明没有任何遗漏,为何他总觉得……少了点什麽?

    “申屠监制,需要我回去拿什麽吗?”林奇见状问道。

    “……没事。”申屠默关上笔记本,取下眼镜,眸光不经意停留在镜腿上的几道浅痕之上,脑中不禁浮现出那个女人跨在他身上,小嘴咬着镜架求饶地望着他时的难耐模样。

    申屠先生……

    默……

    申屠默……

    因为我傻!因为我一直觉得你申屠默虽然冷血,但在某些方面却堪称公平!……我错了,很抱歉,误会了您。

    你若真的那麽看重季节,你又岂会碰他爱上的女人?天生冷血的人,又怎麽可能真的会有‘朋友’?

    呵呵……您去死!

    他……为什麽碰她?即使明知道季节是真的爱上了她,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抱了她。为什麽?

    一抬眸,一抹绿色踏入他的视线。

    作家的话:

    攻克申屠很难麽?真的很难麽?有兴趣的妹子可以回头翻翻申屠的戏份~~他丫真的从头到尾冷静冷血冷情?嘿嘿感谢所有妹子们的票票~留言~包养和礼物~~爱大家!

    ☆、(12鲜币)第274章 不作不死

    难以控制的呼吸,无法克制的轻颤,从阮麟牵着她迈入机场开始,人们好奇羡艳的目光便如影随形,不时有女性压低的惊呼声入耳,但总算……没人上前。

    何乐乐看了眼身旁的阮麟,隔着深棕的镜片,他完美华贵的俊颜神情冷硬刚毅,高大挺拔的身躯威风凛凛,光洁的额上黑发全数後梳,桀骜霸气地令男人们本能地低头回避,令女人们心颤窒息。

    摘下温柔影帝的面具,他对女人们的杀伤力却是有增无减!

    感觉到她的视线,阮麟柔了眼眉,侧头对她弯了弯嘴角,性感饱满的唇瓣几乎让人移不开眼眸。

    心脏“扑通扑通”激烈地跳动着,她却分不清这份心跳是源於众人的视线还是……他难以抗拒的男性魅力。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