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进了贵宾厅,了了的客人只有三两个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万千针刺蚁噬的痛苦才算开始消褪,何乐乐松了口气,取下遮挡了半张脸的墨镜。

    阮凌对他们来送机似乎有些意外,但很明显也很高兴。

    “哥,还记得他们吗?贺伯的子侄,现在负责东部矿区。”阮凌介绍着随行人员,之前阮凌来见阮麟倒是没带着他们。

    “大少爷。”四个年轻男人齐声道。

    “记得,不过当年打输了尿裤子的是哪两个?”

    四个年轻人顿时尴尬地低下脑袋。

    阮麟轻笑。

    他这一笑,气氛很快轻松了起来,都是儿时一同长大的族内子弟,此时聊起幼时的荒唐事,兄弟间的情谊转瞬苏醒。

    望着阮麟真挚又随性的笑容,何乐乐的脸上也泛起轻柔的笑容。七年,男人最轻狂张扬的年华里,他却带着面具将真实的自己隔离於世界,喜怒哀乐无人分享,尽力扮演着一个温柔儒雅的完美绅士。很寂寞吧……“好了,我们该走了。哥,有空多回来。”

    “知道了。”

    “乐乐,我可以这样叫你吗?”阮凌冲何乐乐笑道。

    “没大没小!”阮麟斥道。

    “当然。”无视阮麟,何乐乐应道。

    “这是我电话,什麽时候受不了我哥了,我来做替补。”

    “呃……”

    “你小子皮痒了是吧!”

    “哈哈哈哈!”

    送走阮凌,阮麟收回怀念的目光,拥着何乐乐的肩准备转身离开,随意的转眸间却对上一双如墨如魔的黑眸。

    何乐乐顺着阮麟的目光望去──

    带着明艳笑容的冶丽面容渐渐冷却,妆容精致的秀目里透出一丝不容错辨的厌恶──她讨厌他?

    申屠默转回头,目光落在膝上的电脑屏幕上,却一字也未入眼。

    “麟,我们回去吧。”

    “嗯。”

    细细的娇喘、轻震的大床、薄被下起伏的波浪……男人炙铁般的龙茎深深埋在她体内,花径被撑地使不上一点力气,层层娇柔的肉褶儿被火热的肉棒不断来回摩擦刮弄,直入灵魂的快感延绵不断,从有些裂痛的穴口、从他侵入的每一寸软肉、从他深顶研磨着的花心,疯狂滋长。

    “嗯……”猫儿般低吟,他缓慢的节奏煎熬着她的身心。

    每一次抽出她都能清晰地感觉到茎首的棱边是如何刮过紧缩着的穴壁,带着湿滑的爱液渐渐离开她的淫穴。接下来,那粗硬地让她紧绷着身体收缩着小穴却无论如何也抗拒不了的凶刃便会缓缓地挤入穴口,一点点烫着肉穴不急不躁地深深插入,即使顶到柔软至极的脆弱花心也不会有丝毫停顿,而是托着她的臀,内外施力地紧紧嵌入她的身体,坚硬的耻骨抵着她的,丛林茂盛的鼠蹊处紧紧贴着敏感的肉蒂用力挤压,再然後,随意地一旋一顶就能将她折磨地抖如筛糠。

    不作就不会死。

    今天是……她主动的,在她晚上拿出阮凌给她的小纸条後,在她看到那句“虽然这麽请求很过分,但还是想请求你,不要放弃他,好好爱他”之後,在阮麟从她手中拿走纸条微微苦笑之後,她踮起脚尖吻了他。

    “唔……嗯啊……麟……呃啊……啊啊啊……”半个小时了,缓慢的节奏让花穴没有麻木的机会,肉棒每一次进出的快感都深刻地让她恨不得疯狂扭动,兴奋的狂潮一浪一浪地拍击着神智,隔不了多久没被消化的快感便会堆积出一个淹没身心的淫浪高潮。

    “麟……”让她解脱吧,“我要、我要你……”

    主动迎上他的凶兽,主动加快节奏,她就像在沸水中不断翻滚着,被身下疯狂的酸慰威逼地化身放浪的淫兽,绷直脚尖渴求着男人痛快的操干。

    “快、麟,快一点……抱我……”她要他狠狠抱她,用力地欺负她……“给我!”

    “爱你。”猛地抽出,狠狠贯入。

    “啊──”

    凶猛的欲望一旦放开钳制便再也无法扼住丝毫,决堤的渴望、爆炸的力量尽情地宣泄在了身下深爱的人儿身上。

    血脉贲张的粗长肉刃失控地在她最为娇嫩的幽穴狂捣猛插,尖细的呻吟震荡着耳膜酥乱着心底的爱欲,双掌粗暴地揉捏着她软滑的臀肉,留下片片红艳的指印,唇舌不放过可以亲吻的任何一处肌肤,在她细嫩的身体上吸吮出属於他的!紫嫣红。

    “啊啊啊……”

    身体着了火,小穴被抽插地酥麻不堪,淫液流满了两人交合的私处,滴滴飞溅,火热地快慰,销魂的酥爽,磨灭一切理性的肉欲快感从被男人狠狠贯穿的花径扩散到发梢,仿佛整个身体都被他狠狠占有着、抽插着,淫靡到极致的“叽咕”汲水声、越来越脆亮的肉体碰撞声,伴随着每一声“啪啪”,花心颤栗的酸慰、肉蒂被撞击的纯碎快意、心跳几乎停止的哽咽……无一不让她疯狂!

    阮麟抱起她,一边耸动着火矛,一边起身翻开衣柜中宽大的更衣镜,她玲珑的又单薄的背脊,已然汗湿的长发,被他捏红的翘臀顿入眼底。

    抽出欲望,阮麟转过身上的娇人儿。

    “啊──”一声惊叫。

    不容得她羞赧,他托起她的双腿大大地分开,让她羞耻地横踩在镜面上,一片狼藉嫣红充血的肉穴倒映在镜中无比淫靡,他则在她又惊又羞的目光中将穴口的肉瓣扒开,硕大深红的冠首对着细小的肉孔狠狠地捣了进去,青筋暴涨怒气腾腾的棒身随之挤入、抽出、没入,肉棒越来越滑,肉孔蠕动地越发激烈,穴孔上方充血胀大的肉粒酸得让她无法自控地伸手抚上,按住、急速摩擦,穴内的肉棒也跟着越插越深,越插越猛。

    一切都在她眼前!

    “呀啊啊啊啊……”

    喷涌的淫液飞溅,挂满倒映着交欢的镜面,缓缓滑落。

    抱着怀中冒着哭音的娇人儿,阮麟深重地喘息着。不够,永远永远都……抱不够。

    “好想……好想整个吃掉你。”

    “呜呜……”

    作家的话:

    情人节快乐!!!!!!!!!!!!汤圆节快乐!!!!!!!!!!!

    群压!!!!!!!!!!!!!

    想看剧情~~不急~~~让肉香飘一会儿~~~~~~~(阮麟苦逼蛮久了的说……)☆、(6鲜币)第275章 第一恩客

    “king,j最近如何?老朋友们可都很想他啊,尤其是凯特、玛丽亚、琳达、安娜……”

    申屠默冷冷地睨了眼一旁聒噪的棕发男人。

    “哈哈!当然,她们更想征服的还是你!”棕发男克里更加夸张地笑道。“走吧,去喝一杯?”

    申屠默从沙发上起身。

    克里见状不禁笑笑。换作是当年的其他同窗,当然没几个在申屠默面前还能笑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