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像他这般肆无忌惮,笑完後还敢请申屠默一起喝酒的就更少了。不过他当初和季节关系不错,也渐渐知道了这个被他们称为东方王的男人并非刻意冷酷,而是天性如此。其实只要不惹到申屠默,别跟他说废话,别在他面前犯蠢,别指望他去做一些无聊的事,别打他的歪主意,别浪费他的时间……他也不算太难相处。

    酒吧里灯影缭乱,大厅里却并不纷杂,各桌的客人低声谈笑,不时翻看手中的“餐牌”。

    一位身材火辣的白金短发美女端着酒杯走向靠近t台的雅座,瞥了眼桌上“勿扰”的手写牌,自信地笑了笑,继续贴近沙发上翘腿坐着的黑发亚洲男人。

    和她见过的其他亚洲人不同,眼前的男人身材非常棒,一身黑色衣裤质地不凡,剪裁修身,衬得男人本就神秘的东方气质更添几分高傲的优雅,极具东方风韵的五官精致而立体,帅气漂亮的眉毛下一双黑瞳仿佛能吸噬灵魂般让人着迷──他看她了!噢!上帝啊!

    “……”克里无语地看着混身骨头都快酥掉、眼看着就要软倒到在申屠默身上的女人,“他不喜欢女人。”

    女人一个激灵,不可置信地瞪大眼。

    克里无奈,拿过手写牌,写上大大的“go away”重新放到桌上。

    女人忿忿地瞪了克里一眼,转身离去。

    拜托,我是在救你,你还瞪我?你知不知道这位东方王对不识相的男女可都一视同人啊!

    申屠默解开一颗胸口的扣子,拿起酒杯抿了口,微微半垂的眼眸若有所思。

    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小帅哥也走了过来,克里一见脸都白了,好在这时t台上灯光大耀,追光之下一个个穿着清凉泳装的男女慢慢走出,台下的客人陆续举牌,那个小帅哥也暂时退了回去。

    克里一边看着台上天使样貌魔鬼身材的妙龄少女们,一边留心着申屠默的反映。

    有了!克里顺着申屠默的眼光看去──king原来喜欢这种类型的?

    那个女孩也是亚洲人,相对娇小的身材但皮肤看上去相当漂亮,瓷娃娃般的可爱五官,表情有些拘谨,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楚楚动人。

    看了下女孩腰上的号码,克里叫来侍者,直接写了支票。

    “嘿,好好享受吧!”

    一个小时後,酒店套房。

    坐在沙发上的申屠默面无表情地看着跪在他腿间正尽心亲吻他胸膛的女人,当女人轻舔了下他的胸乳时,他不禁眉头一皱扼住女人娃娃般的小脸。

    女人惊慌地望着他,“对、对不起。”

    胸乳上怪异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但看看身前的女人,申屠默大手一扯便扯掉她身上的浴巾将她甩上大床。

    欺身而上,手掌刚碰到女人柔软的肌肤,他的眉头却失控般越皱越紧。

    “默……啊啊……不要……”

    被耳中传来的声音惊地一怔,申屠默盯着身下女人的唇。

    “先、先生?”

    申屠默瞬间下床,从钱包里抽出钞票甩到床上。

    “出去。”

    “先生?”

    申屠默微顿,拿出手机,“林奇,重开一间房。”

    他身後,第一次出来交易的女孩就看见她的恩客边打着电话边往外走,右手还在她刚刚舔过的左胸上狠狠地抹了一下……“哇……”女孩哼叽了几声,哇一声大哭了出来。

    作家的话:

    咳咳……简直就是番外的待遇啊……没办法,东宫……再渣地位也在那。

    还在闺蜜家玩,这章比较短,大家体谅下啊!

    ☆、(7鲜币)第276章 活在当下

    就在申屠默躺在床上闭着双眼紧拧着眉头生平第一次失眠之时,地球另一端,深蓝公寓客厅里,季节正忙里偷闲抱着何乐乐亲来吻去上下其手,恨不得立刻就将她压在身下好好疼爱一番。

    之前一直担心他们哪里不注意就会让她想起医院的一切,不敢碰她、不敢要她,就连吻她都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脸色……而当昨天看到她颈间的吻痕时,他突然心安了。可笑吧,他居然会因为其他男人留在她身上的痕迹而心安!

    他没救了,早就没救了。

    但是,撇撇嘴,他愿意。

    “嗯……疼……”何乐乐按住他正揉捏着她椒乳的大掌。经期乳房胀痛,稍微用点力就酸胀的不行。

    “……抱歉。”放松手中的力道,他继续百尝不厌地吻着她的小嘴。

    “喵……”一声娇滴滴地猫叫。

    “修?”何乐乐起身走向抱着红豆微笑看她的秦之修,“今天也带红豆去?不会影响你排练吗?”

    秦之修吻吻她的额,轻轻摇摇头。

    “不带才会影响,他专门在舞台表演中设计了红豆的位置,我看再过不了多久,你在他心里的地位都会不如红豆。”季节戏谑道。

    秦之修清澈纯净的眸子看了眼季节,俯身吻上何乐乐的唇,轻柔缠绵,直让何乐乐羞红了脸,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好。

    季节笑着轻哼了一声,饶有兴趣地看着。

    第一次遇到秦之修时,秦之修在公园里弹着吉他哼唱着歌,周围围了好几圈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秦之修身前还堆着一小堆钞票,不时有人往钱堆上扔着钱,一副街头艺人的样子。但那时的秦之修,眼中没有任何东西,无论是观众还是钞票,秦之修根本看都不看,仿佛他只是在唱给自己听,唱给空气中人们看不到的东西听。

    最後秦之修收起吉他,将身前的钞票全都给了不远处乞讨的兄妹俩。

    他拦住了秦之修,递上了名片,他以为他会无功而返,毕竟从秦之修身上他看不出秦之修会对名利有任何欲望,然而秦之修盯着名片看了好一会儿後,居然答应跟他谈谈,甚至最终签给了他。

    他调查了秦之修的家世背景,了解了秦之修为何是那样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也明白了秦之修入娱乐圈的动机。

    这小子,傻得让人想敲开他的脑袋。

    然而,如今,这小子终於有人味儿了。可问题是──要不要这麽准,啊?要不要这麽准!偏偏和他爱上同一个女人?

    揽过被吻地微微後仰的何乐乐,季节开始摆经纪人的谱,“你先去吧,我晚点再过去。”

    “你没有驾照。”秦之修出声。

    “我叫计程车不行啊!”

    “呵……”何乐乐轻笑,“好啦,这个点叫计程车要等很久的,小周他们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快去吧!”

    送走季节和秦之修,何乐乐看了看时间,端了些早点上楼。

    牧惟自从回来就忙得天昏地暗,昨夜也不知是几点回来的,早上她去叫他时,他说今天休息,她便由着他多睡一会儿了,但早餐还是要吃的。

    “闷不闷,要不要陪你出去转转?”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