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没等多久就排到工作人员面前填基本资料,拿着各自的台词钻进了录音的小屋。

    她们选的是《梁山伯与祝英台》,荣清雅自告奋勇要配丫鬟银心,何乐乐只好配了祝英台……“嘻嘻,好好玩!乐乐姐,我们回去自己录好不好!我要发给姐姐听!”回去的路上,荣清雅意犹未尽道。

    於是,当晚,秦之修的录音棚被征用,有配音经验的阮麟和季节也被拉进录音棚搭戏,牧惟不甘寂寞插了一脚,於是一个晚上,深蓝公寓版《梁祝》出炉。

    梁山伯──季节

    祝英台──何乐乐

    马文才──阮麟

    银心──荣清雅

    四九──牧惟

    其他兼录音师──秦之修

    一整个晚上,几乎都在众人不间断的笑场中度过,油腔滑调一个音拐七八道弯活脱脱一个装傻流氓的梁山伯,深情动人时而霸道时而孩子气的马文才,骂人都带着笑音边哭边笑的银心,说话比主子还威武沈稳的书童四九,还有一会儿祝父一会儿祝母自个儿跟自个儿吵架的秦之修……“早点休息。”将热奶放在秦之修的床头柜上,何乐乐微笑道。

    秦之修揽过何乐乐一同靠在床头,何乐乐低头看了看他手中的小相本,一小沓相本里已经有了一小半照片,第一页则是两张合照。一张是公寓里集体包饺子後的合照,另一张就是今晚配音结束後的立拍得。

    注视着照片中秦之修柔美如水的无暇面容,她轻轻将头靠在他肩窝。床边柜子的抽屉里有一个相框,她曾经很多次走进他房间时都见他拿着相框,目光空洞地令人心痛。那个相框里放的是他和杜微两家人的合照。

    “修……”

    秦之修翻到第二页,是那张牧惟手机里她和秦之修午睡的照片,再然後的照片就是她和公寓里其他人的生活照──她都不知道他是什麽时候拍的!

    轻嗅她的秀发,他缓缓低头亲吻她的耳畔、颈侧。

    她在,他的世界便一切安宁。

    凌晨,铃声响起,何乐乐习惯性按掉手机起身,被秦之修拉回深吻一记後才感到有些不对──刚刚的好像不是闹铃声。

    重新拿起手机,没等她翻开通话记录,铃声就又响了起来。

    看着号码,何乐乐不禁蹙眉,不想铃声吵到秦之修,她便接通了电话起身走向房外。

    “喂?”

    “……唱首歌来听。”低哑磁性的男嗓,隐着一丝疲倦。

    “……”何乐乐看了看时间,犹豫地咬咬唇。

    “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何乐乐直接挂断了通话,眼眸在手机屏幕上凝望了好一会儿,眸底微微闪了闪,将号码加入了黑名单。

    “嘟、嘟、嘟、嘟……”

    听着手机中单调的系统声,黑暗中,申屠默缓缓睁开黑眸。

    作家的话:

    好久不见……群抱下!委屈大家久等了……

    ☆、(8鲜币)第278章 两个男人

    将煎糊的鸡蛋倒进厨余桶,何乐乐盯着鸡蛋看了好一会儿才收拾起垃圾袋出门扔垃圾。

    她挂了申屠默的电话,还把他的电话拖进了黑名单!

    她能说她一想到她做了什麽就双腿发软吗?

    那个男人留在她身体上的记忆,深刻到一想到他的名字便会如洪水般倾泻出来。之前决定回公寓,她有想过见到申屠默她该怎麽样──无视,彻底地无视他!她不再是管理员,不再对他有义务,有的,只是被欺骗被玩弄後的愤怒和憎恶!

    其他人,最起码她还可以找到一些理由来自欺欺人,说原谅他们是因为这样或者那样而不是因为她自甘下贱圣母白莲花,但对於申屠默,她相信就算是圣母白莲花也找不出半点原谅他的理由!

    她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等着与他的“形同陌路擦肩而过”,结果他根本就没有回公寓。後来在机场偶遇,她第一次在看到申屠默後没有紧张没有忐忑,出色地完成了她的“无视”计划。她以为她终於有点出息有点长进了,现在看来,那时她能出奇地镇定,只是因为……阮麟陪在她身边。

    呵……对啊,她怕什麽呢?纵然她依旧懦弱、依旧那麽没出息,但至少现在她不是一个人,她有他们。

    离开了父母的羽翼、走出翎羽的陪伴,她仍然还有可以依靠的人,有了愿意爱她的人。还有什麽值得她怕?

    申屠默?

    让他在黑名单里呆着吧!

    她何止挂过他电话?她还骂过他打过他呢!现在她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唱首歌给他听?下辈子吧!

    吃完早饭何乐乐就带着清雅去了新×,虽然很多配音工作都涉及到保密,但她今天的工作倒是无所谓,更何况清雅那份自然的纯真真心是让男女老少本能地喜欢她、对她好。一个上午下来,本来在生人面前还有些羞怯的清雅已经和好几个人混熟了,说说笑笑地像是老朋友一般。

    她喜欢这样的清雅,也喜欢大气不驯的清枫,更喜欢热情大方的翎羽,感谢她们的友情,也让她……渐渐喜欢自己。

    “乐乐,求安慰、求虎摸、求慰问!”电话另一端,任翎羽半死不活地撒娇道。

    何乐乐不禁失笑,“现在才入年末不久呢,你起码还要加一个多月的班,现在就不行了?”

    “求别说!”任翎羽哼哼唧唧假哭道,“我不管!求慰问!我要好吃的!好多好多好吃的!”

    “多带点啊!同求慰问啊!”“同求同求!”任翎羽的师兄们听到翎羽在诉苦,开玩笑般在一旁大声凑趣道。

    “乐乐,我被绑架了!快带好吃的来赎我!”

    挂上电话,何乐乐止不住笑意,跟荣清雅解释了一下情况後,就准备去买任翎羽最爱吃的那几样吃食。可刚坐上驾驶座,她就想起了一个……她不能不考虑的问题。

    会、遇到l吗?

    l……

    “乐乐姐?”见何乐乐握着方向盘,小脸上悲然若泣的模样,荣清雅难免担心。“怎麽了?”

    何乐乐迅速放松表情,扯扯嘴角,“悲剧了,我没带卡,不知道带的现金够不够买足够的慰问品。”

    “嘻嘻!有我呢!我可是小土豪呢,要不要跟我做朋友啊!”

    何乐乐笑笑,启动汽车。

    恢复记忆後,她努力地不去想l,不去想那个她曾希冀过的男人。他……什麽时候知道她阴差阳错做了“通房丫头”的?

    当初在医院,无法接受事实的她曾质问他为何明知道真相却不告诉她。

    为什麽、为什麽……

    她、她怎麽会不知道为什麽?

    因为l知道,她接受不了!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l为何会说那番话──

    “我什麽都知道,但所有的一切只会让我更想保护你,弥补你,疼你,倾我所有去爱你。无论你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