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遇故知”会是这样的局面,可不清楚来龙去脉她也不好说什麽。

    “演完了?”忍着身体的灼热,何乐乐冷冷地问。

    莉莉斯苦笑地叹声气,荣清雅见状都差点没忍住开口劝何乐乐。

    探究地望了何乐乐一会儿,莉莉斯貌似关心地问,“阿姨最近身体还好吗?啊!我不该问你,我应该自己打电话问候一下的,别生气哦,我等会就打──”

    “住口!”何乐乐猛地站起,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犹如困兽,“崔雅然!”

    一抹兴味闪过崔雅然的眸底,但她脸上的表情依然是那麽无奈,“清雅,我看我还是先走吧。这两周的研习任务和相关的资料我给你带过来了,要是有什麽不明白,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莉莉斯……那好吧,不好意思哦!”荣清雅有些尴尬道。

    崔雅然看着荣清雅安抚地笑笑,瞥了眼何乐乐後起身离去。

    “乐乐姐,你和莉莉斯……到底是怎麽回事?”

    “……对不起,清雅。”何乐乐边说着边掏出手机拨号,家里电话没人接,她立刻转拨母亲的手机──正在通话中!

    阿姨最近身体还好吗?啊!我不该问你,我应该自己打电话问候一下的,别生气哦,我等会就打──妈!

    一遍遍拨着号码,往事一幕幕、回忆一重重袭上她的脑海,多年来一直努力驱散、努力压制、努力遗忘的愤怒、困惑、痛苦犹如一团死灰猛地腾出灼烧心脏的烈焰!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後再拨……”

    心脏随着手机里的系统语音悬在黑暗之中──从知道真相之後,她用一切理由说服自己不去怨恨、不去想着报复,克制、冷静、不要冲动,可就在她好不容易暂忘了过去开始新的生活时,梦魇悄然而至,如附骨之蛆无声无息地侵蚀着脊髓,一朝显露身形便恨不得让人连同自己一起烧成灰烬!

    何乐乐盯着崔雅然离去的方向,血液随着火热的皮肤一起升温、翻腾。

    “喂?妮儿,今儿没上班啊?”

    听到母亲语气如常,何乐乐心脏稍定,稳了稳语气,“妈,您刚刚跟谁打电话呢?”

    “跟你段叔商量点事,咋啦?”

    “妈……我跟你说点事,你先别生气。”

    “咋?你未婚先孕了?”

    “……”何乐乐一头黑线,因崔雅然而愤恨焦躁的情绪都瞬间石化了一下。“妈,我刚刚看到小雅了,她、她说会给您打电话,您千万别听她说什麽。”

    “我听她说?我不骂死她!她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她要再敢害你,看我不扇破她的脸!”

    何乐乐好一顿安抚,确定母亲已经有心理准备後,她又紧接着打了个电话给老爸。

    “我知道了,你别担心,好好照顾自己,要是……要是累了就回家,老爸给你做好吃的。”

    “爸……”视线顿时模糊,何乐乐压下泪水,笑着说了再见。

    爸……妈……

    十二年、十二年!她还是一样无能!还是一样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和家人活在阴影之中!不知道原因、没有还手之力!抱着一些所谓的哲学、心理学的空乏理论当做救命稻草,为自己建造一个自欺欺人的龟壳!为自己的懦弱、逃避寻找着一个又一个借口!

    她被一个无耻、无知、残忍、邪恶的牢笼困了十二年!假装自己很自由,欺骗自己很快乐,催眠自己忘却仇恨和伤害──放屁!

    无耻的人依然无耻着,残忍的人依然残忍着,愚昧邪恶的人依然潇洒自在着!当仇人没有半点悔意,她凭什麽要忘却!有什麽理由原谅!

    崔、雅、然!

    你看起来……过的很好呢!

    “乐乐姐?你、还好吧?”

    “清雅,如果你一定想知道,我从头告诉你。”

    “……我可以一起听吗?”何乐乐身後,俊脸上难掩憔悴的黎以权轻声问。深蓝的衣裤旁,如玉的指间,一只含苞的玫瑰兀自嫣红。

    作家的话:

    终於到【尾】篇了~~哇哈哈哈哈哈~~~l~申屠~~快填到火坑里去!!!

    ☆、(12鲜币)第282章 踏上阶梯

    12月9日上午,深蓝公寓,六楼摄影室。

    “嗯……惟……相、相机……”

    双腿大张挂在牧惟臂弯,皓首伏在他的肩头,浑身赤裸的何乐乐娇吟地提醒道。

    牧惟瞥了眼三脚架上不时闪烁着灯光的相机,浪荡地轻笑一声,侧头吻上她娇艳的小嘴,胯下雄伟的巨物继续在她温暖湿滑的水穴里有力地穿刺着。男人健硕的长腿支撑着两人的重量,结实的肌肉紧绷出野性的线条,窄而挺翘的臀部狂烈地耸动着,撞击出一声声富有节奏的脆响。

    “惟、惟……啊啊……放、放我下来……”

    青筋缭绕的肉棒大开大合地抽插着,每一次上顶他的大掌还会抱着她的腰迎上他那根火热刚硬的粗棒,可怕的性器像穿透了她的小腹般,磨得小穴又痒又麻又舒服又刺激,顶的花心放射出阵阵近乎麻痹的快感。恐怖的尺寸让男人几乎不需要怎麽变换角度就能把她穴内所有的敏感点磨一个遍,磨得她受不了地哭泣却又贪恋那极致的快慰。

    “啊啊──”浑身痉挛,头皮发涨,白皙光滑的背部因高潮的刺激僵硬地挺直。

    凶猛地抽插了数十下後,牧惟抱着何乐乐跪了下来,将她头朝相机的方向放在了地毯上,单手托起她手感极佳的小臀,让两人结合着的姿态随着快门声一张张记录在相机里。

    “惟……别、别拍……”何乐乐气若游丝地羞赧道。

    硕长的性器还牢牢地嵌在她的蜜穴里,高潮後的小穴更加敏感,身体所有的知觉似乎都集中在了被他侵犯的淫穴上,余韵温柔地蔓延着,让皮肤好似呼吸般一张一弛散发出情潮的热量。

    牧惟低头爱怜地望着身下的女人,目光从她潮红的小脸顺着她优美的颈项滑到她不停起伏的胸膛,娇挺的雪峰上可爱的朱果硬硬地娇颤着,惹人采撷。伸手自她胸间的乳沟轻抚而下,拨弄了几下她耻丘上的毛发,惹得她羞涩地缩了缩臀後,他才轻柔地剥开肉缝间的嫩瓣,粗粝的麽指按上那粒粉色润泽的极品珍珠旋转磨动起来。

    “等会再删。”

    “嗯啊……啊啊啊……”难耐的呻吟一声比一声高亢,小手抓向男人的魔掌,却无力阻止他甜蜜的折磨。

    牧惟重新开始暂停了片刻的挺动,抽插得小穴越发嫣红湿润。

    啊……好、好舒服,好快乐,也、好可怕……

    快乐到害怕,配合着扭腰摆臀的她一边娇媚地呻吟着,一边寻求庇护般望着占有着她带给她无边性爱享受的男人。

    她……虽然明知该羞愧,但她、她喜欢被现在的他们抱着,被他们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