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做珍宝一般看着、疼爱着、拥抱着、占有着,让她知道自己被爱着、被疼惜着、被想念着。她喜欢他们挑逗她时风流帅气的神情、进入她时满足的叹息、挺动时自信专注的眼神、高潮时压抑的低吼喘息……还有他们彼此间偶尔醋意的神色。

    是他们同时拥有着她,还是她同时拥有着他们?

    荒唐淫靡地犹如一场旖旎的春梦。

    若是让外界的人知道了,一定会成为热门话题吧?她会成为众多女人羡慕的对象还是所有人口诛笔伐的对象?

    害怕吗?她问自己。

    “惟……干穿我!”

    激烈的交合中,她听到了自己放纵的淫叫声,她邀请身上的牧惟不断贯穿她淫荡的身体,用男人坚硬火热的肉棒操干她紧致的嫩穴,插得她淫液直流,舒爽地忘却一切阴暗的回忆、恨意……呵……她该感谢麽?若非在各种侮辱中浸泡长大,若非站在最阴暗的角落里早已学会无视世人的各种嘴脸,她现在……估计会纠结到心神崩溃吧!

    纵然千夫所指又如何?比起因为那些谣言而背负各种辱骂,因为自己的无耻贪婪淫荡而被骂简直就是种享受!

    “惟……爱我……”久一点,不求一生一世,但求,这场春梦久一点,让她以後的人生都能凭借他们给予的爱无悔地快乐地活下去。

    至於……“小雅”──何乐乐吻吻牧惟的唇,欣赏地注视着他深邃的双眸──她等着,不管“小雅”是因为什麽原因执意折磨她,她都会静静等着。这一次,她不会再傻傻地躲在被中哭泣,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人肆意搅乱她的生活。就算是要把她的世界捅个窟窿,那也该是她自己来捅!

    一大早就被牧惟以教她打光的名义骗到摄影室吃了好几遍,最後逼着他把相机里的记忆卡给格式化了,然後她端着相机对着他性感健壮的裸体一顿猛拍,直到把记忆卡重新占满才在他无奈的笑容中取出记忆卡──没收!

    一群恶趣味的家夥们!才不能惯着他们!

    季节忙着跟进巡回演唱会的具体事宜,秦之修则仍是天天抱着红豆去排练,阮麟今天出去做定期的全身护理,清雅前天被紧急召回了学院交流团,所以午饭只有她和牧惟在家。吃过午饭,牧惟去出外景,她则──去新×听一个结果。

    “……你真的很幸运。”蔡明晓边说还边点了下头,强调那句“真的”,“你上次拒绝之後我就安排好了人,这次的活动因为各方都很看好,所以名额很抢手,我们基本上不可能再为你争取到另一个名额。”

    何乐乐歉意的笑笑,“很抱歉,让您为难了。”

    蔡明晓盯着何乐乐看了好一会儿,“要好好把握机会哦,这个名额是高桥先生帮你争取到的,不过海选还是要参加一下,公司推荐毕竟只是推荐,只会让主办方考虑在前期给你们更多的机会,但比赛後期,没实力再多机会也没用。”

    三天前下午快下班时,这孩子突然跑过来说想参加“下一站,女皇”的选秀,差点没把他噎死,他本来之前报名单的时候还想着要不要再劝劝她,可想着当初她拒绝地那麽干脆他也就作罢了,可他都安排好了这姑娘居然又要参加了!

    “那个……其实海选我已经参加了……”

    “啊?”

    一听说何乐乐居然跑去了自助海选现场报名,蔡明晓当即翻了个白眼,然後打了个电话问情况,有趣的是海选现场那里这次居然有十个人进入了第二轮选拔,其中就包括何乐乐和海选时的搭档荣清雅,承办方那边正准备全部名单都出来後再一个个通知呢。

    接下来的事在蔡明晓看来自然就是水到渠成了,虽然以何乐乐的资历和经验,前十可能都危险,但以本次活动的规模,前五十都会有足够的曝光率,要是包装得宜,这次活动对何乐乐来说绝对是个不错的阶梯。

    “加油!第二轮选拔在16号,好好准备。”

    “嗯!谢谢蔡主任。”

    16号,六天的时间。

    她做得到吗?

    在众人的视线中演绎出角色……

    作家的话:

    黎以权:……

    江山:……

    黎以权:你知道我想说什麽。

    江山:咳咳……嗯,这两天天气是挺不错的……☆、(8鲜币)第283章 走不掉了

    晚饭时,趁着众男都在,何乐乐第一次说出了此後许多年中她无数次提出但也无数次被驳回的话语。

    “我打算……出去外面住了。”

    阮麟、季节、秦之修不约而同将视线射向牧惟。

    牧惟皱皱眉,作为早上最後单独和她在一起的男人,他当然知道其他人为什麽这麽看他,但他──反省了一下,牧惟抬起右手竖起三根手指,“我保证不拍了──在未经你许可的情况下。”

    何乐乐的小脸上浮上一丝羞意,嗔怪地晲了眼牧惟,“不是因为那个啦!”

    自然而又不经意的娇态看在众男眼中,就像是一根根羽毛轻柔又纷乱地搔着他们的心、他们的身体,调皮地搔遍浑身所有敏感的角落,让他们差点就撇下当前最重要的问题,集体化狼。

    “出了什麽事吗?”季节按捺下隐隐燃烧的欲望,轻声问。

    何乐乐望望盯着她俊目一眨不眨的阮麟,又看了看一脸平静的秦之修,习惯性咬了咬下唇,“……我本来就是暂时在这照顾一下阮麟而已,现在他没事了,我当然、也该走了。”

    众男沈默了一会儿。

    “你们怎麽说。”牧惟问道。

    秦之修站起身帮忙收拾碗筷,“我无所谓──她在哪,我在哪。”

    季节挑挑眉,收拾起桌上的菜盘,“我的女人和艺人在哪,我在哪。”

    “那你呢?”牧惟问阮麟。

    阮麟垂眸想了一会儿,“……我头疼,一直都很疼,好像越来越疼了,啊……”说着说着,他居然还抬手扶额呻吟起来。

    牧惟轻笑。

    “你们!”何乐乐瘪起嘴无奈地看了一圈众男,看来看去,叹息般唤了声,“修……”

    “嗯?”秦之修拿着一摞饭碗扬着无辜的小脸看向她。

    “……”何乐乐张张嘴,最後只能深叹一声,“算了,当我什麽都没说。”

    众男淡淡笑笑,各司其职地帮忙收拾餐桌。

    夜晚,当洗完澡随便地系着浴袍的季节走出电梯迈入二楼时,首先入耳的就是他百听不厌的婉转娇吟。

    客厅的地毯上,一对年轻男女的赤裸身躯亲密地交叠着,十指相扣耻骨相抵,女人的一条腿还高高地架在茶几的一角,秀气的脚趾紧紧蜷缩,随着男人的冲顶不断颤动着。

    “啊……修……别、那里……啊啊……”

    季节靠在墙边静静看着,不一会儿,右手握上身下已然怒挺的昂扬重重捋动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