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宝贝。所以,哪里也别去。”在她哭泣着尖叫时,季节低沈地说着爱语。

    他可以忍下一切,只求她驻留。

    10日,公交车上,何乐乐拉着手环活动了一下身体。昨晚事後季节给她按摩了一个多小时,所以今天醒来後倒没有太难受。一想到昨夜……何乐乐局促地偷瞄了下周围满满的乘客,她真是越来越……做多了会松掉吧?何乐乐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然後回忆起翎羽当初玩笑般给她普及的“知识”──多做提肛运动有利於保持紧致。何乐乐缩了缩臀,怪异的感觉让她浑身一凛,做贼心虚地满脸通红,差点一时慌神地错过站。

    站在购物大厦前,何乐乐看着天桥下一个正在调试音箱的街头艺人,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上前。

    “我可以跟你合唱吗?”

    ☆、(8鲜币)第285章 虽惊不震

    “监制,回公司还是回公寓?”副驾驶位上的林奇扭过身问後排的申屠默。申屠监制临时取消了最後三天的行程提前回国,公司这边的安排都要重新调整,看来是没有时间倒时差了。林奇一边等着申屠默的答案一边想着。

    公寓……

    申屠默的右手麽指无意识地摩挲了一下食指指尖。

    那个女人。

    “回公司。”申屠默闭目休憩了片刻,忽而睁眼,“暂时不用安排这三天的日程。”

    “……是。”虽然疑惑,但林奇也着实松了口气。虽然这些年跟在申屠监制身边早已经习惯了高强度的工作和申屠监制严苛的工作要求,但有机会稍微轻松一点调整一下身心状态也是很有必要的,况且……林奇不着痕迹地向後偷瞄了一眼──监制……也应该到极限了吧。

    俊美冷峻的面容乍看下与以往并无不同,甚至就连他一开始也没发现,还是两天前他发现申屠监制居然在回酒店的路上睡着了才觉察到──监制原本健康的肤色不知何时起竟看不到一点血色,前额两侧青筋微浮,眉头轻颦,典型劳累过度的模样。行程表是他安排的,他当然清楚那几天的内容远不至於让监制感到疲劳,那麽最大的可能只能是──监制没有睡好。

    医生看过後给监制开了安神的药,并好心地给出了一长串应对失眠的建议,看到监制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他急忙赶在监制发火前送走了医生。

    监制连续失眠。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很难相信,如同最完美的智能机器般严谨理智的申屠监制也会有像凡人般失眠的一天。要知道当初老总裁突然心梗进了医院时,监制都是面不改色开完会议才赶去机场。这样的监制,会失眠?

    林奇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些奇怪。如此反常的事发生在监制身上,他明明应该感到震惊才对,可他惊虽惊却完全没有“震”,就像他早就等着这个“惊”一般。

    林奇慢慢梳理着脑中的信息,探寻自己如此反应的原因。

    “等等,掉头,去×天。”申屠默突然命令道。

    林奇回头见申屠默正垂眸看着手机屏幕,脑中不禁灵光一闪!手机!何乐乐!当初监制让他加急定制了一款装有追踪器的女式手机,他後来在那个女孩子手中看到了那个手机,再後来……林奇忍不住扬了扬嘴角。

    随着距离手机中的红色目标点越来越近,申屠默的目光也不断地瞟向窗外。十分锺後,一道浅灰色的身影渐渐在他的黑瞳中越来越大,越占越满。

    由於是工作日,又是上午,所以×天购物大厦前的人流量并不多,对於长期在大厦前天桥边的阴影处唱歌的街头歌手,大家也都习以为常,没什麽人停下脚步,顶多就不经意地瞥上两眼。看到歌手旁多了个穿着浅灰色风衣的长发女孩,所有人也就顺便看上一眼便匆匆离去。

    “……我不跟人搭夥,你找其他人吧。”刁行元自顾自撑好麦克风支架,根本懒得看身边的何乐乐。

    “我不要钱。”何乐乐连忙补充道。

    刁行元不耐烦地停下手中的活儿,“我管你要不要钱?闲的没事麻烦滚一边去,别在这耽误哥讨生活!”

    何乐乐想了想,从布包里拿出钱包,抽了一百块,一边瞅着刁行元的脸色一边躬下身将钞票放进刁行元身前的吉他箱里。

    “……”刁行元没好气地瞪了何乐乐一眼,甩了甩不知道多久没洗已经油成一绺绺的披肩长发,“要听什麽歌?”

    “《风蝶令》。”这首歌就是之前秦之修请她一起对唱的单曲。

    刁行元拨了拨吉他弦,再次瞪了何乐乐一眼後,弹起了前奏。

    正热门的歌曲,优美的旋律,温情满满的歌词,略有些沧桑的烟嗓,刁行元歌声一出,周围行人的脚步明显慢了下来。一对情侣颇有兴致地走近听了起来,其中女孩的目光毫不掩饰地打量何乐乐,边看还一边低声和男友说笑着,男孩随即也盯着何乐乐看了起来。

    何乐乐按捺住躲避的欲望,强压着内心的紧张慌乱,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

    “到你了。”刁行元抱着吉他弹着间奏,不耐烦地提醒了何乐乐一句。

    啊?何乐乐一怔,脚下向麦克风凑近两步,微微张嘴,喉咙却像被人扼住一般发不出声。何乐乐着急地扯了扯毛衣的高领,可越急嗓子便越紧──刁行元一把扒过麦克风,自己用假声唱起了女声部分。

    一曲将尽,情侣暧昧地看了看何乐乐,挽着手离去。

    刁行元将吉他箱里的一百元收进背包,又放了些零钱在吉他箱里,重新走回麦克风前。扭头一见何乐乐还站在那,不禁火大,吼道,“还不走?等我请你吃午饭啊?”

    不远处,天桥下临时停车处,黑色的宾士内,申屠默紧了紧眉头,黑眸微眯。

    作家的话:

    虽然进入尾篇了~~但大家也要保持好耐心听俺慢慢讲剧情哦关於小雅为何如此恶毒对待乐乐的原因~~已经有妹子猜出导火索了但是恨这玩意跟爱一样,通常不是由一件事引起的~而是有个过程~~而无论爱恨~~其最终的根结点都不在对方身上,而在自己身上会爱上某个人~往往不是因为对方有多好,而是因为对方恰恰戳中了自己的萌点~~自己的死穴~自己最无法防备无法抗拒的柔软处对吗?

    ☆、(10鲜币)第286章 滚滚红尘

    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锺、三十分锺、十分锺、五分锺、六分锺、七分锺……刁行元唱着唱着就忍不住瞥一眼身旁的女孩,好几次差点把歌词都忘了。

    这女孩有病麽?一个上午了,就这麽傻站在他旁边,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一下,然後很快又站了回来,而且随着人流的增多,她消失的频率也越来越高,到现在几乎站不了几分锺就会钻进人群中不知道跑到哪儿。

    搞什麽?喂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