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见何乐乐直挺挺地向前栽倒,刁行元赶紧伸手去扶,但何乐乐却在瞬间清醒扶着他的右臂稳住了身形。

    重新站直,松开双手,何乐乐感谢地望了望一身邋遢的刁行元,声音有些沙哑道,“谢谢。”

    “……”刁行元这才注意到何乐乐惨白的面孔和她额头细密的薄汗。低头看看右臂t恤上被她抓上的两团汗渍,刁行元嫌恶地坐回便捷凳,“有病就去治!天桥过去就是医院,别在这等死!”

    何乐乐有些勉强地笑笑,“对不起。”

    虽然道了歉,但她却仍是站在原地,围观的人们见两人的样子不免窃窃私语,甚至有人故意借着投钱凑近看了看两人。

    刁行元见有人投钱,也就不再管何乐乐,喝了点水,重新唱起歌。

    听着耳边的歌声,何乐乐用尽所有的控制力将注意力集中在歌声上。

    她可以的,再一会儿,再一会儿……起码要撑过十分锺!

    内衣早已湿透,胸腹内燥热无比,背心却是湿冷一片,脸上的皮肤像是有人拿着利刃一刀刀玩闹似的轻划着……“滚滚红尘。”刁行元一曲唱完,何乐乐突然恳求般说道。

    刁行元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不会!”

    “拜托……”小脸微皱。

    看着那像是强忍着什麽痛苦般的小脸,刁行元嘴角微动,“……说了不会了!”

    何乐乐吞了吞口水,稍微润了下喉咙──

    “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

    轻柔的歌声带着让人怜惜的颤抖,听得刁行元不禁一愣。几秒後,他用脚将麦克风支架朝何乐乐的方向扒拉了一下,手中弹奏前奏。

    何乐乐诧异地扭头看他,刁行元凶狠地瞪了她一眼,下巴朝麦克风一扬。

    “……谢谢!”纯粹的笑容绽放,何乐乐凑近麦克风,扫了眼围观的众人,浑身顿时更加紧绷──不!放松下来、放松下来!何乐乐!何欢!你要一辈子活在崔雅然的阴影之下吗!一辈子做个胆小鬼、只知道逃只知道躲只知道自欺欺人一辈子让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吗?

    “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依然颤抖的声音,却透着一股莫名的坚定,年轻秀丽的小脸,明显因紧张而发白僵硬着。

    四周奇异的安静了下来,那颤抖的、羞怯的歌声仿佛带着特别的魔力,让人想聆听、想给予她鼓励、期待她更为流畅更为动人的表现……“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终生的所有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刁行元接了男声部分,那沧桑中蕴着的一丝淡淡柔情,像一颗渐渐老去但依然傲立的大树温柔地伸出枝叶为身下的小花挡去风霜暴雨。

    “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侧身望着刁行元,何乐乐悠悠地开口。

    刁行元也微微扭头看着她,“本应属於你的心,它依然护紧我胸口,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後的翻云覆雨手。”

    “来易来,去难去……”

    动人的歌声越来越柔滑,颤抖不在,如水的深情却愈发撩人心弦。喧闹的都市,这样的一对街头歌手,这样的一首老歌,仿佛轻轻唤住了时间这匹骏马,让它慢慢听着歌声缓缓向前踱着步。

    “监制……”林奇刚想开口就见申屠默抬手让他噤声。林奇看了看时间,下车去为申屠默准备十一点的食物。

    “於是不愿走的你,要告别已不见的我,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一曲唱毕,何乐乐仿佛这才注意到自己一直在跟一个陌生男人四目相对,连忙腆着小脸移开目光,可一转眸就见周围黑压压的人正盯着她──“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起初只是几个从头听起,听出这女孩可能是第一次在外唱歌的人以资鼓励地鼓了鼓掌,可人们就是如此,一见有人鼓掌,而他们也的确觉得不错,便都笑着拍起了手。

    “加油!”“很好听!”两个女孩各放下十块钱,冲何乐乐笑道。

    酸意一下子从心口涌上鼻端、口中,“谢、谢谢……”

    热、好热,痛、浑身刺痛,可是……好高兴!

    “谢谢。”向着众人深深地鞠了一躬後,何乐乐飞快地挤过人群跑进了商场。

    众人不明所以。

    “喂,哥们,你的妞跑了你不去追啊?”人群中有人打趣道。

    刁行元笑笑,翘起麽指向身後摇了摇,“我的妞在後面。”

    众人看向他身後一个灯箱上的女星性感照,齐齐的“切”了一声。

    林奇拿着餐盒上车,一回头却看到後排空无一人,“监制呢?”

    “出去了。”司机老李道。

    “……”林奇朝不远处看了眼,果然没看到某女孩。

    忍不住轻轻叹息,那麽个柔弱的女孩子被监制看上,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商场的一道走廊尽头,何乐乐曲腿抱着膝盖坐在地上,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小脑袋伏在双臂上,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而那似哭又似笑的轻哼更是让人猜不出她到底是在难过还是在开心。

    沈稳的脚步声传来,何乐乐努力平复心情,她可不想被人当做奇怪的人报警了。一边抹着脸上的泪痕一边抬起小脸──一方洁白的手帕被人夹在指间递到她面前。

    “呃……谢谢,不用──”何乐乐反射性道谢,而当她终於昂起小脸看到来人时,挂着残泪的小脸顿时惊惧遍布,身体猛地後缩,紧紧地抵着墙壁。

    申、申屠默!

    如同被人当胸一记重拳,申屠默眼角跳了跳,牙关微紧。

    “手机拿来。”

    作家的话:

    滚滚红尘 词曲罗大佑~~对唱版是罗大佑和陈淑桦~真心很老的歌了听歌中~~~有点不想说话

    爱大家

    ☆、(13鲜币)第287章 无人可比

    他说什麽?手机?什麽手机?谁的手机?

    手机!

    何乐乐紧紧地将布包抱在胸前,警惕又紧张地瞅着申屠默,“……你怎麽会在这里?”

    申屠默冷冷地看了她一会儿,轻轻提了一下裤腿屈膝半蹲了下来,隔着半米的距离直视眼前的小女人。

    个性软弱卑微,偶尔却会爆发出愚蠢的勇气,浑身上下看不出任何特别之处,但若拿她去和其他的女人比──一个个模糊的女人印象在他脑中飞快闪过,却没有一个能停下与眼前的女人比较。

    “……”

    “你、你想干什麽?”见申屠默盯着她不说话,何乐乐越发紧张。

    想干什麽?

    胃部忽而痉挛,申屠默抬腕看了看时间,镜片下的黑眸复又盯向何乐乐,“先陪我吃饭。”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