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羽,今晚就别回去了,我们也好久没一起聊天了。”

    任翎羽看看气质高雅的牧惟、瞅瞅若有所思的阮麟、偷瞄过专心吃饭的秦之修,最後望望正对牧惟嗤之以鼻的季节,“……好。”

    当何乐乐陪着不小心洒了汤汁在身上的任翎羽进房清理换衣服时,牧惟不羁地笑道,“想说什麽?”

    季节撇撇嘴,“你挺有眼力见啊!”

    牧惟顺便扫了眼阮麟和秦之修,“这不正是你们最缺的?”

    阮麟:“……”

    秦之修放下碗筷,思索了一会,轻“嗯”了一声。

    公寓外再次传来车辆驶入的声音,众男互视了一眼,无人看向窗外。直到一身黑衣的申屠默撑着把黑伞走进公寓大门,季节才向着客厅方向喊了句:

    “申屠,要不要先过来吃点?”

    何乐乐本已经扭开了房门,一听到季节的话语,手下立顿。

    “那个、申屠默回来了?他、他也是你──”任翎羽不确定地说道。

    “不是。”

    任翎羽不由得松口气,要是连那个终极boss般的男人也被乐乐收入了後宫,那也太……可怕了。不过就算是现在的四个,也足够让她抓着乐乐问出一屋子问题了!

    直到听到电梯“叮”的一声,何乐乐才和任翎羽走了出去,重新坐回座位继续吃饭,就像完全不知道申屠默已经回来了一般,或者说,就像完全不在意他在或不在一般。

    雨夜,虽然关着窗,但房内的空气也似乎被窗外的大雨洗刷过,带着微微刺鼻的凉意。走出浴室,赤裸着精壮身躯的申屠默随意地在腰间围上浴巾,调了下室内的温度,甩开遥控後躺上床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墙上的新闻播报。

    十分锺过去,发现自己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的申屠默关掉了电视,呆坐了片刻後走向沙发上他脱下的衣物。抽出西装内袋的钢笔,摸出口袋里细小的象牙白纽扣,申屠默转身让自己沈入了沙发。

    小小的扣粒有着圆滑坚硬的质感,捏在两指的指尖来回摩挲,制造着细微的痒麻,久了,竟有些上瘾的感觉。

    他从不曾对任何东西上瘾。

    因为他甚至很少对什麽有兴趣。

    走回床边抽开床头柜,一粒相似的圆扣赫然出现在空空的抽屉中。

    小小的、滑滑的,看似一捏即碎,但真若用力却会被它嵌入肉抵住骨。无论放在哪里都看着那麽没有存在感,但落在身下却可以让人一夜难眠。

    何乐乐,这个女人落下的东西都像极了她这个主人。

    吸了一口依旧有些凉意的空气,下腹却窜起躁动。

    “申屠,别动她,否则兄弟没得做。”季节特意上楼“警告”他。

    牧惟、季节、阮麟、秦之修,短短的几个月时间,生生被那样一个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的女人所驯服。

    爱?

    什麽感觉?

    眼前渐渐浮现出她中午时的笑容,孩童般灿烂、由衷的喜悦、真诚的感激还有……赤裸的欣赏。

    而面对他时──

    申屠默回忆了许久,确定了答案──惟有畏惧,惟有厌恶。不,还有,被他玩到不能自已时的羞怯。

    “啊、啊啊……不、不要……不啊啊──”

    胸口似乎有什麽在身体里快速划过,但相比之下,身下牲醒的蓬勃欲望则更为强烈!

    胀大勃起的欲龙将浴巾顶起了一个洁白的小帐篷,申屠默敛眸瞥了眼,转眸看向床头柜上的手机。好一会儿後,将手机抓到手中。

    “我要你。”

    何乐乐听着手机中传来的低沈幽暗之声,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条件,随你开。”

    “……”何乐乐咬咬牙,“抱歉,不卖。”

    “嘟、嘟、嘟、嘟……”申屠默缓缓眨了眨眼,拿起遥控重新打开电视墙,切换了几下之後,何乐乐难掩怒意的小脸蓦然呈现,而和她一起偎在床上的分明就是今晚留宿在公寓中的任翎羽!

    作家的话:

    又搞到这麽晚了……

    另外预告一件悲催的事~~今天接到通知说是下周或者下下周要去封闭培训一周~不知道那个封闭有多封闭~~今天去了看具体的通知再说☆、(11鲜币)第291章 她的男人

    申屠默房间的电视墙连通着整栋公寓的监控系统,而一楼所有客房全部装有监控。这个设计源於公寓原本的主人兼建造者,而他,今晚第一次使用这项功能。

    “谁来的电话啊?怎麽这麽生气?”见何乐乐狠狠地挂掉电话还紧接着关机,任翎羽好奇地问。

    何乐乐忍不住冷哼一声,“一个从来没有遭受过任何挫折的可怜虫!”

    “啊?没有遭受过任何挫折又怎麽会可怜?”

    “如果一个人,从来就是要什麽就有什麽,你觉得他的人生还有乐趣吗?”

    “那倒是,不过那个可怜虫说了什麽让你这麽生气?他要买什麽?”

    何乐乐的小脸上闪过一分尴尬,求饶地望着任翎羽撒娇道,“别提那个人了好吗?我只要一想到那个人,睡着了都会被吓醒。”

    “那麽夸张?那还是不要想了。不过……要什麽就有什麽的人生,我还真想试试啊!嘿嘿嘿嘿……”

    何乐乐翻了个白眼,“别想了,你没机会了,凯撒过两天就回来,你准备好当新娘子吧!”

    “切,我才不要嫁给她,”

    “真的?”

    “好啦,今天是我审你!老实交代,你和这堆极品男人的罗曼史!”

    “……应该说,我一开始和他们的相处并不愉快。”何乐乐避重就轻地简述了一遍她接受四男的经过。

    任翎羽看着何乐乐脸上柔和知足的浅笑,久久不语。虽然她听着觉得几个男人爱上乐乐的过程都有些仓促,但从今天他们看乐乐的眼神、说话的语气中,她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他们是真的很爱很爱乐乐。

    虽然心疼师傅,可看着乐乐现在安心幸福的模样,她也只能祝福乐乐了。

    “那申屠默呢?其他人都爱上了你,他就一点都没受影响?不对吧?上次申屠默不是也找到我家来了,他对你好像也有──”

    “翎羽,”何乐乐看着任翎羽正色道,“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现在没有,将来更不会有。你知道的,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他那种天生冷血残忍,肆意践踏他人的人!”

    “嗯,我知道。不过……他是不是做过什麽伤害你的事吗?否则以你的性格不可能如此厌恶一个人。难道──”任翎羽猛然想起,“上次他没有再追究我入侵缪斯的事情,是你拿了什麽跟他做交换对不对?乐乐!回答我!”

    “……没,你想太多了。我哪有什麽东西可以跟他换……”惊慌之下,何乐乐无法控制地闪躲着任翎羽的视线。

    “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