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一点了。”

    “嗯?习惯了?”

    “嗯,有、有点痒……”

    “骑士”微微俯身压低她的身体,低头吻吻她香软的唇,环抱着她身体的左臂紧了紧。“夹紧。”

    她闻言听话地夹紧了他的腰,随即她便听到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呀啊啊啊──”

    他的身体将她的臀部紧紧地压在马鞍上,随着疾驰时的起伏深深地冲进她的蜜穴!

    “啊啊……停、停啊……小穴、会、啊……被、插坏的……嗯啊……”

    “不会的。”

    “会、会……啊……太、太深了……慢、慢点啊……啊啊……”高亢的尖叫声淫媚入骨,听得男人心醉神迷。

    “放慢的话,又出不来就要再来一次罗。”

    “唔嗯……啊啊……呀啊……”狂乱的进犯早已封闭了她的神智,奔雷般的马蹄声中,雪白的斗篷之下,粗大的肉棒尽情地在紧实的小穴中急速地捣弄着。

    她终究还是又晕了过去。

    怎麽办?又要重来一次麽?

    睁开双眼前,何乐乐不禁这麽想着。而当她终於睁开眼睛看清她房中熟悉的天花板时,小脸在几秒锺後烧成了一只西红柿!

    腿间一片潮湿,她怯怯地伸手略探──淫水泛滥。

    苍天……

    作家的话:

    因为周日晚上有事不知道几点回来,所以提前熬夜码出来~~也就是说本章是16号的更新~晚上大家就不用等更了最近又是越来越晚了

    泪奔

    妹子们早点睡,别熬夜啊!!!

    爱大家!

    ☆、(8鲜币)第294章 如何了断

    凌晨时分的淫乱梦境让何乐乐直到出了门都难以恢复平静,特别是早上男人们或慵懒或清爽地靠近时,闻到他们身上特有的男性味道更让她的头脑身体不受控制地躁动着。

    搭着翎羽的便车,何乐乐低着小脑袋自我批判道:“何乐乐,你没救了。”批判完还偷偷瞄了眼身旁的任翎羽。

    “怎麽了?”任翎羽瞥了一眼,问道。

    “仔细想想,离开学校也只是半年而已,感觉却像过了好久似的。”

    “那当然啦,上学的时候没什麽负担,眼睛一睁一闭‘哈哈’笑一声一天就过去了,现在……”任翎羽也有些感概,“每一天都不知道会发生什麽不同的事,遇到什麽样的人。”

    “……”何乐乐淡淡笑笑,“我遇到崔雅然了。”

    “谁?”任翎羽一时没反应过来,等想起崔雅然是何方神圣时,俏目立瞪,“啥?”

    “车!车!车!”何乐乐赶紧让任翎羽看路,然後平淡地说了下之前的经过。

    听完,任翎羽看着前方冷笑了声,“果然贱的别致,耍贱还要耍到国外去!”

    “不,她似乎,对其他人都很好。”

    任翎羽对何乐乐的说法嗤之以鼻,“在那麽小的年纪就已经有了那麽恶毒的心肠和心机,这种人绝对有严重的人格缺陷。如果真像你说的她只是针对你一个人,那麽只可能有两个原因。”

    “什麽?”

    “她爱你爱得要死,故意弄坏你的名声让所有人远离你,她好独占你一个人。”

    “呃……我想听一下另一个。”

    “她嫉妒你嫉妒得发狂,只有让你活在无尽的痛苦里才能让她心里稍微平衡一点。”

    何乐乐想了想,“那她可能是太爱我了吧。”

    任翎羽闻言笑了笑。乐乐能用如此轻松玩笑的口吻谈及崔雅然,那至少说明,那个女人不再是乐乐心中的魔障。

    “那她没机会了!就算你不喜欢男人,你都还有我。她要再敢搅事,我就教她‘死’字怎麽写!”

    何乐乐愉快地笑笑,摇了摇头,“不,我和她之间,该有了断了。”

    接下来的几天,何乐乐依旧按部就班地照着计划自我训练。除了对唱时外,刁行元几乎不跟她说话,不太擅长主动和人打交道的何乐乐尝试了几次後也就放弃了,以微笑代替语言,平静却也紧张地度过一段段时光。

    “总监,明天的例会……”

    “取消。”

    相同的位置,相同的车牌,不同的是车内不再是三个人而是仅存一道黑色的身影。

    闭目倾听那撩动心弦的柔婉歌声,偶尔睁眼看看那干净淡雅的倔强小脸,阳光不停地换着方向,他却闲适地一动不想动。只是,每当她支撑不住混入人群逃开时;每当看到她对其他男人展露笑容时,胸口便会奇异地泛出一丝微微的沈闷和不悦。

    这个女人……

    申屠默垂眸瞥向指间的象牙白纽扣。他并不确定自己现在对这个小女人的兴趣跟“喜欢”或“爱”这些东西有多大关系,但有一点毫无疑问──他要这个女人。

    他要这个女人在他身下像她现在这般,“唱”出好听的声音,要她小脸上的倔强在他身下一点点溃败,换上淫媚动人的表情。

    “咳……”眼瞅着差不多到了何乐乐要走的时间,刁行元清了清嗓子,瞅了眼脸色发白的何乐乐。

    四天来,这个看起来简简单单的女孩是怎样在和她的恐惧做着抗争,相信没人看得比他更清楚。虽然他并不知道有“视线恐惧症”是个什麽感觉,但她汗湿的发鬓做不了假,白到发青的脸色也装不出来,面对恐惧却以如此决绝的姿态迎难而上,他不得不承认,从不轻易服人的他,对这个女孩也不由得升起了几分敬意。

    “请帮帮她,拜托了!”

    脑中回想起那个年轻男人真诚大方的微笑,刁行元又瞅了眼何乐乐才关掉功放,示意何乐乐和观众他要休息一下了。

    何乐乐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没开口就听到刁行元说道:

    “我明天不过来了。”

    “……出了什麽事吗?”

    刁行元撇了撇嘴,喝了口水,“我老婆明天做手术。”

    何乐乐微惊,可毕竟交往不深也不好随便问什麽,“祝一切顺利!有没有什麽我可以帮上忙的?”

    “没你什麽事。”刁行元习惯性说了句,看见何乐乐有些尴尬的表情後才缓了缓语气,“你、你一个人行不行?你要是行我就把这些东西放这,还有一些伴奏……”

    “不、不用了,我、我一个人不行的。”何乐乐没想到刁行元居然会愿意出借设备,“谢谢你!我没关系的,祝你爱人早日康复!”

    闻言,只见刁行元四下张望了一下,也不知道在找什麽,最後瞅着何乐乐白过之後发红的小脸想了想,“要不明天你还是过来吧,我找个朋友过来陪你,不过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唱歌。”

    作家的话:

    我回来了!!!

    比赛比的各种吐槽~~但总算强项发挥出来了~~虽然有遗憾但最後结果差强人意吧最悲剧的是一回来就连续加了两天班~赶上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