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妹子们的不离不弃~~让我们甜甜地奔向np团圆大结局吧~~~咳咳~~当然~~还有不少剧情要交代爱大家!

    ☆、(8鲜币)第296章 旧话重提

    “我有两件事要说。”人最齐的早餐时间,无疑最适合发布公告。何乐乐看了圈众男的神色,终於把准备了好几天的话说出了口。

    本来她是想昨晚上等秦之修和阮麟回来了就说的,但季节……她被他弄得完全没法思考,加上後来之修回来後也进了房间一起抱她,让她……一想到那些淫靡至极的种种画面,何乐乐差点又忘了要说什麽。

    小脸藏不住思绪,七分羞三分媚的模样顿时让季节翘起了嘴角,俊眸布满得意。牧惟和阮麟眸色暗了暗,没说什麽,唯有秦之修温柔地淡笑,轻声问,“什麽事?”

    “第一件,我想我还是搬出去比较好。”

    话音未落,四男的脸色就凝重起来,齐齐望向一脸认真的何乐乐。牧惟和秦之修知道她有视线恐惧症,所以平日里都会避免和其他人一起看她,但这时也顾不得许多。

    秦之修有些担忧地望着何乐乐,“住的不开心吗?”

    阮麟:“这个话题上次不是聊过了?怎麽了?”

    牧惟:“为什麽又想走?”

    季节:“是……申屠做了什麽吗?”

    听到季节的话,牧惟眼中闪过一线精芒,秦之修若有所思,阮麟则是面露不愉。

    “没,你们别多想,我只是觉得,毕竟不太方便。”何乐乐连忙解释。

    “只是因为不方便?”阮麟确认道。

    “嗯。”何乐乐强调的点点头。

    牧惟笑了笑,“那简单,我们一起搬出去好了。不过要再找个合适的地方没那麽快,要不暂时先住着,等找到合适的我们立刻就搬,如何?”

    “我、其实……”何乐乐还想解释。

    “你不会想说其实你是想甩掉我们自己搬走吧?”牧惟仍是一脸阳光地笑着,可那贵气十足的笑容怎麽看怎麽危险,吓得何乐乐连忙吞下未说出的话。

    “不、当然不是。”

    “不是就好,那这件事暂时就这麽定了?”牧惟看看三男,三男皆微微点头。“那麽第二件事是什麽?”

    “那个……我,我报名参加了一个声优的选秀,明天第二轮选拔。”

    坐在去×天的公交车上,何乐乐一路回想着早上众男的反应。本来她没想过要告诉他们什麽,一直以来她一个人习惯了,习惯了一个人做决定一个人去面对一切,就连是对爸爸妈妈,她也很少主动提及什麽事。然而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会很自然地告诉她他们的行程、他们对工作的看法、身边发生的趣事,让她清楚地感受着他们的信任与爱,让她……也想主动去靠近他们。

    一想起几男商量着怎麽介入节目制作方、直接赞助、控制媒体、组织粉丝团诸如此类,她就哭笑不得。她这都招惹的一群什麽人啊?偏偏他们还谈的一本正经,让她想当他们在说笑话都不行,最後只得佯怒让他们不许插手才算暂时作罢。

    “真是……”嘴上小声抱怨着,但心头泛起的甜蜜却爬上了嘴角、脸颊,点亮了她清亮的眼眸。

    轻快地跳下车走向熟悉的天桥下,她果然没看到刁行元那换来换去就两件t恤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带着鸭舌帽穿着改良式中山装休闲套装正抱着吉他调弦的男人。

    “你好,我是何乐乐,请问你是刁大哥的朋友吗?”

    中山男没有抬头。

    “你好?你──”

    中山男缓缓抬头,一张精致俊逸的容颜,一双睿智含情的凤眸。

    何乐乐惊诧地望着身前的黎以权,几个呼吸後,扭头便走。

    “乐乐!”黎以权提着吉他大步追向何乐乐。“乐乐,你听我说。”

    l为什麽会在这里?他怎麽会是刁行元的朋友?他都知道些什麽?又都做了些什麽?他为什麽要做这些!

    何乐乐不愿想、更不敢想!

    “乐乐!”

    “放手!”

    “我可以放,但你要听我把话说完!”

    “……好。”

    黎以权一松手,何乐乐撒腿就跑,早有提防的黎以权只能苦笑地重新将她拉回胸前,紧紧地困在怀中。

    “放开我!”

    “你总要给我个解释的机会。”

    “我不要听!你做了什麽都跟我没关系!我现在很好,拥有的一切都很好,其他的我什麽都不想要!我求你了,不要再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心如刀割泪如雨下,何乐乐逼着自己说出狠心的话,纵然每一句都会让她对他更加歉疚,可是她真的……真的不敢面对他!

    她、她怕啊……

    黎以权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震动了一下,但旋即将她拥得更紧。“如果真的一切都好,你又为何会哭?”

    数十米外,黑色宾利内的申屠默冷眼望着那对相拥的男女,如墨的黑瞳里,几分戾气若隐若现。

    作家的话:

    就是个狗血言情剧的悲催男主~~不过翻身後他绝对是最爽的……谁叫乐乐喜欢他呢☆、(10鲜币)第297章 缠郎难为

    “对不起。”

    公园的长椅上,黎以权取下鸭舌帽,有些倦意地用手向後梳了一下头发。

    好女怕缠男。

    千百年来早已被证实的不二法门,却仍有一代又一代的痴情男无法抱得心上人,如今他总算知道原因。

    缠。

    明知对方会抗拒、会为难、会一次又一次推开自己,甚至会吐出字字剜心的话语,却依旧去“缠”。

    那是把自己的所有都放在了对方脚下,只求她怜悯地踩上一脚。

    可悲吗?

    没有她,活不下去吗?

    心口的空虚,痛得让他想把拳头塞进去填满,但他很清楚,那化为黑洞的心房,这个世上唯有一人能让它重新恢复生机。

    一生一次的爱恋,他很幸运,他遇到了。可惜的是,她却已太多。

    “我……”他该如何开口?说他熬不过对她的想念,入侵了交通和治安的实时监控系统,一直默默看着她?说他是个无耻下作肆意侵犯她隐私的偷窥狂?

    黎以权啊黎以权!

    你现在跟一个人渣败类有什麽区别?解释?你能解释些什麽?说你主动找上刁行元不是想增加和她的交集?说你帮刁行元尿毒症的妻子联系肾源不是为了施恩以期刁行元的帮助?说你之所以会出现在她面前只是一个巧合而不是你精心设计了一切?

    “对不起。做了……这麽卑鄙的事。”

    何乐乐努力压抑着纠结的内心,不确定的反问,“卑鄙?”

    黎以权指了指角落很少有人会注意的监控摄像头,“我一直……”闭上凤眸,眉头痛苦地微微抽动,“看着你。”

    “……”玩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