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而心动,虽然早已让她在心中住下,他也从不觉得那是“爱”,从未想过要去触碰她。

    直到,她就那样出现在人海。

    微微仰着小脸看着他的方向,安静地像一幅散发着清香的花之画。

    她的歌声、她的笑容、她的眼泪、她轻咬的红唇,喜悦时纯净的眼眸,悲伤时坚守的倔强,保护他人时刚毅无畏的姿态……看到活生生的她,他才知道他错过了怎样的三年。

    沈积了三年的感情在他发现之前就已发酵成了庞然大物,丝毫没有给他压制或摘除的机会,让他只能苦笑又甜蜜地接受。

    接受心中真真切切的愉悦、满足,那一想到她一听到她的声音就仿佛拥有了全世界般的快乐。

    再然後……末日降临。

    从焦急的困惑,到知道一切後的疯狂,他用尽了所有的自制力才没有去攻击他可以攻击的一切!

    他,亲手把她推进了地狱。

    ……他是不是该以死谢罪?

    可他更想好好守着她、弥补她,日夜看着她。然而她却……已经被那群渣滓无耻地困在深渊。

    更可悲的是,在争夺她的战场,他却根本不是那群渣滓的对手,甚至……连投降的机会也没有。

    似乎,他唯一的安慰、唯一的倚仗、唯一的信心,只剩“耐心”了。

    “对不起,明明说过不让你为难的。呵……”掏出手帕,黎以权微顿之後上前轻拭她的泪痕,“现在不想接受也没关系,我等。”

    黎以权的温柔让何乐乐的泪水更加奔涌,他的一个“等”字却让她如惊雷贯耳。

    不!不可以!

    她不能毁了他的一生!她早已糜烂腐朽无可救药,她不能再让他沾染到她的污秽!

    她、她应该、应该……消失!对!消失!

    走得远远的!他看不到听不到就会忘了她了!像她这样的人,根本不该存在於他的记忆里!

    再次推开黎以权。

    “别跟着我。”低着头,何乐乐机械地说着。

    转身走出公园,坐上计程车,无意识地吐出一个地名,两个小时後,何乐乐掏干净了钱包里的所有现金才算勉强付出了车资。

    看着渐渐远去的计程车,何乐乐却轻哼地笑出了声。

    何乐乐,你是猪吗?坐计程车玩失踪?

    ×元?抬头看了一下路牌,她怎麽会让师傅开到这里?仔细想了想,对这里的唯一印象好像是翎羽曾说过这里的山水凉粉不错。数了数口袋里的硬币,应该够一碗的钱吧,那就……山脚下的几家小食铺一般都是做游客生意,但时值冬季又是工作日,寥寥的几家店面也唯有一家还卖着凉粉和红薯。

    “老板娘,不好意思问一下,附近哪里有提款机吗?”何乐乐一边吃着凉粉一边问道。

    “那要去镇上了哦!”

    “呃,可以告诉我怎麽走──”

    “一碗凉粉。”一道低沈如龙吟般的声音突然在何乐乐身侧响起。

    作家的话:

    的心路啊~~~~话说有些职业就是这样~~黑暗面接触多了~~对人类会充满失望同志~~其实他最悲剧的地方在於~~遇到我这麽个坚定的np丈母娘☆、(10鲜币)第299章 别伤感情

    申屠默。

    静静地看了他几秒後,何乐乐继续低头吃着凉粉。

    第一次,单独面对这个黑暗帝王般的男人她却没有半点恐惧。心湖,平静的犹如一滩死水。

    l……轻轻在心中低唤一声,幽深的湖底霎时微微一颤,但没等那丝颤动在湖面荡起涟漪,便已被她死死镇压,不许它带出她心底的丑陋。

    远离他,是她最应该做的事,其他的,什麽也不该想!

    “来,老板,你的凉粉。”小店老板娘端上凉粉,瞅瞅两人的模样,顺嘴就问了句,“你们一起的啊?”

    申屠默看着身旁那张清淡漠然的小脸,没有回答。

    当看到她和黎以权进了公园後,他下了车去进食,等用完餐准备驱车回公寓时,却见她一个人上了计程车。他以为她会回公寓,一路跟下来却发现她着实很有雅兴。这个时节坐两个小时计程车到郊区一个小景区外吃凉粉。

    老板娘见两人都不接话,只当是小情侣闹别扭,於是欣赏地瞅了瞅申屠默俊美的样貌後就回身坐到自己的椅子上打起了毛衣,边打还边好奇地瞅着两人。

    垂眸盯着桌上的黑凉粉看了好一会儿,申屠默才拿起塑料汤匙。

    他很少在非进食时间摄入食物,但是这段时间他已经做了不少反常的事情,不多这一件。

    他对身旁的这个小女人有兴趣,更有性趣,他有千百种手段逼她臣服、顺从,但当他真要选择一个来用时,他却一个也不想选。

    一个,明明只要他想就可以玩弄於股掌的女人,他却迟迟没有任何动作。

    这意味着什麽?

    吃完碗里的凉粉,何乐乐放下汤匙,冷淡地看向申屠默,一语不发。

    好一会儿,见申屠默始终不紧不慢地吃着凉粉,何乐乐面无表情地开了口,“我是什麽名器吗?”

    “咳咳……”一口凉粉呛入气管,惹得申屠默好一顿咳嗽。

    “如果不是,为什麽像你这种男人会对我有兴趣?”在公寓时,“用起来方便”是最好的解释,可她离开公寓後,他还三番五次地找她麻烦又是因为什麽?

    为什麽?申屠默抬眸回望她。他想做的事情,从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因为我没有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下?因为我的拒绝挑衅了你天之骄子的自尊?”

    “……”

    “申屠默,请你告诉我,你到底想从我这得到点什麽?我又该怎麽做才能让你彻底滚出我的视线?”

    危险的厉芒滑过男人的黑眸,他却仍是一字未吐。

    “哎呀小姑娘,吵架归吵架,别撂狠话伤感情嘛,你看他都不说话任你骂了,你就消消气吧,这麽帅的小夥子,要是骂跑了可就不好找了。”

    何乐乐:“……”

    申屠默:“……”

    跟着申屠默坐进他的车,看着窗外来时不曾留意的风景,何乐乐轻缓地眨着双眼,仿佛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了半点兴趣。

    “谢谢。”道谢,下车,缓步走向车库的出口,何乐乐就这样走出了申屠默的视野。

    他是不是跟踪她、他到底想做些什麽、他为何对她有兴趣……她,没所谓了。

    最多不过是被他抱,她何必去问那麽多、想那麽多、怕那麽多呢?

    所以,当申屠默扭开她卧室的房门,抬手取下眼镜时,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靠近,任他在她身上咬下一个个齿痕,任自己在他身下因激烈的性爱而颤抖、尖叫。

    她要不断地提醒自己,她已经选择了一个怎样的人生!她不能後悔!更不能让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