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有後悔的可能!

    指尖抚过她因欢爱而潮红的小脸,沈浸在高潮中的双眸性感的迷蒙着,被他吮吻得嫣红欲滴的小嘴微微开合娇喘,吐出温热的微风。她的确不是什麽绝色美女,但……极其顺眼。

    还埋在她身体里的性兽重新苏醒,兴致高昂地像是被镇压多年的凶兽重临人间!

    “不、不要了……啊……”

    “也许……”申屠默轻皱着眉头,体味着身下传来的巨大快感。也许什麽?没有说出口的话语在他脑中一闪而过,来不及抓住便已没入意识深处。

    好好折腾了她两次後,申屠默才压在她背上停止了抽送,细细啃噬着她的薄肩。

    “做完了?麻烦从我身上下去好吗?”平淡的语气就像是在向陌生人说着“不好意思借过”。

    男人齿间猛然加重力道,痛得她闷哼一声,咬牙强忍。

    “唱首歌来听。”男人低哑着嗓子命令道。

    唱……歌?讥讽爬满双眼,“申屠总监,你是不是搞错了什麽?还是说你把我当成了某位女歌手的替身?”

    “唱。”

    “呵……知道吗?”何乐乐的语气突然间变得温柔如水,“如果说这个世上有个人是我无论如何都不想唱歌给他听的,那这个人的名字一定是叫做──申屠默。”

    “……”

    “人和人和人之间……”

    “乐乐姐!我请到假了!现在上飞机晚上到,你要给我留晚饭哦!”荣清雅的声音依旧活泼悦耳。

    “嗯。”

    当晚,荣清雅咧着大大的笑容进门就给了何乐乐一个兴奋的拥抱。

    “咦?只有之修哥哥在?季大哥他们在楼上?”

    “……嗯,在……健身。”三对一的“健身”,在知道申屠默抱了她之後。

    “七楼吗?那我上去打个招呼!”

    “不,现在别去。”

    “为什麽?”

    “因为你该吃饭了。”

    “嘻嘻!那我先吃饭!”

    看着荣清雅开心地端起饭碗,何乐乐脸上的浅笑慢慢淡去。秦之修走到她身边轻轻拥住她的肩,担忧地望着她。

    “我没事,别担心。”

    “等他们下来我们就离开这里。”

    何乐乐摇摇头,“没关系,等牧惟找到新居再搬。”

    “可是……”

    “无论他还想对我做些什麽,都伤不到我。还是说你嫌弃我被别人碰了身体?”

    “乐乐!”

    “……对不起,我……”她知道自己现在不正常。口不择言、行为怪异……但她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在控制了。“修,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不见了──”

    “我会和你一起不见。”

    作家的话:

    橙汁妹子正解啊~~~~申屠和l就是一体两面……☆、(9鲜币)第300章 无论是谁

    “啐……”吐了一口血沫,季节憋屈地瞪着地上的其他三人。

    不过是他一拳失手打在了阮麟脸上,然後局面就不知不觉演变成了混战!要不是他们仨之间互相也都下了狠手,他都要怀疑申屠是不是收买了阮麟和牧惟故意来整他的!

    累了一天晚饭都还没吃就打到精疲力竭,他现在浑身都痛饥肠辘辘,只想抱着乐乐泡泡澡吃点东西,至於其他……粗喘着气瞪着一脸伤痕却依旧冰冷沈静的申屠默,季节紧了紧牙关,半晌後又无力的松开。

    他知道申屠对乐乐有兴趣!这一点,任何熟悉申屠的人都不难看出来。毕竟这麽多年来,所有人知道的申屠默都是个见人死在眼前也不会停下脚步的人,是个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妥协让步的人,是个顺他者不一定昌但逆他者一定亡的冷血帝王。多少女星名媛带着无比的自信妄图成为申屠眼中的例外,却一个个收获难堪;多少人重金收买申屠身边的人,希望他们能在申屠面前帮忙说上点话,最後却都是竹篮打水。

    但就是这个申屠默,他季节最熟悉的冷酷发小,最讨厌在女人身上浪费时间的工作狂,五个月期间几次三番亲自送乐乐去医院,每一次都是等她醒来才会离开,会带她出去吃饭、会送她衣服、手机,会因为她推迟会议耽误工作,会因为她放过侵害缪斯利益的人。这些事放在其他男人身上也许再正常不过,但是天知道这些事由他申屠默来做有多吓人!更何况申屠对萧莎、范司毅、杜微做的那些事,没人比他更清楚,事实上,要不是秦之修因为幼时的情分为杜微保了一条活路,这个圈子里早就没了她的生存余地。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初乐乐说她是为了接近申屠才来公寓时,他才那般惊慌。惊慌地只能不断征服她的身体来安抚自己,惊慌地生平第一次开始嫉妒申屠。最後得知乐乐并未爱上申屠时,他心中甚至升起拨云见日的喜悦,一种终於可以把她从申屠手中偷走的庆幸,以及……隐隐的负疚。

    虽然他警告过申屠,要申屠不要强迫乐乐,否则兄弟没得做。但他很清楚,申屠要做的事谁也阻止不了。不,也许有些事乐乐可以阻止吧……但肯定不包括申屠碰她这件事。一个男人对占据了自己心脏的女人有多饥渴,他有着切身感受,所以……作为曾和申屠做了同样事情的混球,他自知没资格指责什麽。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等。

    牧惟睨了一圈伤势不一的三人,深邃的眼眸深处暗暗透出让人看不清猜不透的光芒,“呵……什麽时候缪斯的申屠太子要靠用强才能抱到女人了?”

    申屠默冷冷地瞥了眼牧惟。

    “抱着想要的女人,却抱不到她的心,感觉如何?”牧惟继续笑道。

    看似冲着申屠说的一句话,却让季节和阮麟的心同时一震。

    申屠默看了看三人的脸色,冷哼了声,“那你们呢?”

    牧惟笑容更深,语气中透着不急不躁的自信和优雅,“比你好一点。”

    寒芒在眸中闪过,慑人的杀气重新从申屠默身上有如实质般腾起。

    “哼。”阮麟从地上站起,霸王般的威势尽露,一身战意只待对方起身。

    “阮麟!够了。”季节忍不住劝阻。之前申屠被围攻时就已经受了不少伤,之後混战就看他动作没那麽灵活了,但正在气头上他自己也没顾得上留手,所以别看申屠现在表情如常,搞不好肋骨都不知道已经断了几根。

    “够了?如果我说我要宰了他呢?”阮麟的表情上看不出半点玩笑的成分。

    “阮麟!”季节脸色大变,“你……”

    “好主意。宰了他,然後你给申屠偿命,乐乐眼前一下子就少了两个碍眼的家夥。”牧惟站起身,揉了揉拳头。

    “你说谁碍眼?”阮麟缓缓转过身体面向牧惟。

    “你啊?难道我说错了?是谁第一个强暴了乐乐?是谁误导了大家?是谁玩失踪使各种苦肉计才得以赖在乐乐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