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快的观众也想起来何乐乐念的对白是原剧的哪段情节了。

    “好像,不太对啊……”

    “我是觉得後半段配的很精彩,性格鲜明对比强烈,两种音色都很有辨识度,不过不知道哪里有点怪怪的。”

    “啊──我知道为什麽了!”

    “什麽?”

    “你忘了?皇後是个极度阴毒的女人,就算是发火也是轻声慢语,绝不会像47号选手这样狠厉霸气。”

    “对哦!那47号岂不是配偏了?”

    “嗯,不过我还蛮喜欢她这种风格的,听着好过瘾。”

    “可她前半段太紧张了表现的不好,後面又配偏了,会不会被淘汰啊?”

    “应该……我也说不准,看评委了。”

    大概弄清了场上情况的观众们都有点担心地看着台上默然伫立的何乐乐,而何乐乐却是在调用全部控制力压下胸口里的心悸、浑身的颤抖。

    何乐乐的表现不知道是触动了三位评委的什麽话题,三人居然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

    “选手还没表演完,三位评委老师能过会儿再讨论吗?”观众席突然传出一个浑厚的男声。

    三位评委这才不好意思地冲观众席笑笑,示意何乐乐表演自备项目,然而等了好一会却依旧没听到她的反应,三位评委几乎忍不住想回头看看什麽情况了。

    “47号选手?请表演自备内容。”控场评委又提醒了一次。

    自、自备内容……是什麽?

    毫无血色的小脸、满脸的汗珠、无神的双眸……“你们看,47号好像有点不对劲啊……”眼尖的观众叫嚷起来。

    “何小姐!何小姐!”帷幕边的刘颉焦急地低声叫着。

    正当观众席上几个男人站起身、节目组准备上台将何乐乐带下来时,一句清晰温柔的歌声却从观众席飘了出来──“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魅力,虽然你从来不曾对我着迷……”

    众人惊疑好奇的看向观众席中发声的英俊男人,正猜测他的用意时,幽静而直透人心的歌声从舞台上传出,透过音响句句荡过所有听众的身体。

    “……我总是微笑的看着你,我的情意总是轻易就洋溢眼底……”

    “……我是爱你地,我爱你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深深去爱你……”

    一曲《矜持》在所有人发怔的注视下缓缓远去,三位评委也不知何时都转过了头,扭着脖子看着台上无声泪流的47号选手。

    l……

    没等评委和观众回神,黎以权走下观众席,站到何乐乐身前的台下,仰头看着她伸出双臂。

    l……

    何乐乐在心中轻唤着。望着他无限包容与温柔的眼睛,看着他充满怜爱与安抚的淡淡笑容,压抑了十几年的酸楚随着泪水流出了她的身体。

    她可以、可以站在人前,站在舞台上!可以唱歌、可以说话、可以清楚明白地展示真正的自己!

    只要──

    何乐乐跳下舞台直落黎以权的怀中。

    只要还被人如此爱着。

    抱着黎以权的双肩,何乐乐抬眸望向观众席,毫不意外地看到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两张带着伤,两张戴着口罩……泪水再次模糊了视线,只是这次,全然幸福。

    三天後的傍晚,当申屠默进门看到黎以权正在解围裙时,墨黑的眼眸中毫无波澜。

    “这麽快出院了?一起吃午饭吧!啊,好像还没到你的饭点,对吗?”一副男主人派头。

    “……”冷冷瞥了眼雍容尔雅的微笑男人,申屠默继续沈稳地走向电梯。

    叮!

    电梯门缓缓打开,一对唇齿纠缠的男女跃入视线。

    “嗯……到了,别闹了。”何乐乐轻轻推开牧惟,一转眸便对上申屠默仿若深渊的黑眸。

    “……回来了?”牧惟淡淡打了个招呼,搂着何乐乐出了电梯。

    不一会儿,秦之修、季节、阮麟相继下楼。

    荣清雅一比赛完就回了交流团,因为百强选手23号开始有为期一周的集训,她得先回去提申请办理相关手续。

    坐在餐桌上,何乐乐忐忑地看看季节又瞅瞅阮麟,不敢开口。

    他们俩三天都没跟她说话了。

    因为脸上有伤,阮麟只能暂停了电影的宣传在家休息,她好几次想跟他解释,可是刚开口他就会走开,让她无所适从。

    秦之修的巡回演唱会月底开唱,现在进入最後调整期,季节前几天都回来的很晚,今天难得回来的早一点,她去喊他吃饭,他也不过冷淡的“嗯”了一声。

    l……何乐乐不安地望向黎以权。那天黎以权把她送回来之後,帮她准备了公寓的晚餐,接着第二天,他和牧惟一起回了公寓,说他是牧惟邀请来的,所以她不能赶他。然後第三天、第四天……她问过牧惟为什麽。

    “你不想见他吗?”

    “……惟。”

    “我只想你开心。”

    她无言以对。

    看着l和他们坐在一起,她知道自己的贪欲可怕地膨胀着,她正在变成一个让自己为之唾弃的女人!

    可是、可是……

    “怎麽不吃了?不合口味?试试这个。”黎以权夹了个肉丁放到何乐乐的碗中,轻道。

    何乐乐摇摇头,放下碗筷。

    “也许,我应该离开。”

    诸筷皆停。

    “乐乐?”

    何乐乐冲秦之修笑笑,“我的意思是说……我找个偏僻点的住处,然後你们想见我时就来看看我,不想见我时,我也不会碍你们的眼。这样──”

    啪哩劈里!

    碗筷砸在墙上发出刺耳的巨响。

    作家的话:

    《矜持》

    词:许常德

    曲:郭子

    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魅力

    虽然你从来不曾对我着迷

    我总是微笑的看着你

    我的情意总是轻易就洋溢眼底

    我曾经想过在寂寞的夜里

    你终於在意在我的房间里

    你闭上眼睛亲吻了我

    不说一句紧紧抱我在你怀里

    我是爱你的

    我爱你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於我和你

    你是爱我的

    你爱我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

    我曾经想过在寂寞的夜里

    你终於在意在我的房间里

    你闭上眼睛亲吻了我

    不说一句紧紧抱我在你怀里

    我是爱你的

    我爱你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於我和你

    你是爱我的

    你爱我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

    深深去爱你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