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去爱你

    ☆、(7鲜币)第304章 无耻贪欲

    惊颤地瑟缩了下身体,何乐乐望了望牙根紧咬的阮麟,再一看地上残破的瓷碗和散落一地的米粒,一颗心酸涩而无力。

    “乐乐……你把你自己当什麽?又把我、我们当什麽?”季节原本看向阮麟的目光缓缓转向何乐乐。

    “我……”

    “找个偏僻的住处?想见你就去看看你?不想见也不会碍我们的眼?你把自己当做一个可有可无的宠物吗?还是把我们当作一群不得不应付的嫖客?!”

    “季节!”牧惟厉喝。

    何乐乐震惊地看着季节,他的质问如剑似刀,字字劈砍在她心上,“我……”

    “难道我说错了麽?呵……是啊,我怎麽能忘了,你牧惟不一样,你让她接受谁她就接受谁,这样的你怎麽可能和我们一样!呵……”双肘撑在桌面,季节将悲哀苦笑的脸庞掩藏进双掌。

    “季节,我……”环视众人,一张张让人着迷的面孔、一个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男人,何乐乐咬咬牙,缓缓开口,“我的确希望你们只是群嫖客。”

    “你们若是嫖客,我就不会因你们的存在而开心,而变得一天比一天贪心!不会每天入睡前都要看着你们的脸逼自己记得,我总有一天会失去眼前的人!每天,小心翼翼地活在一个随时可能崩塌的梦境里,不断警告自己不能沈溺却一天天眼睁睁看着自己越陷越深!”

    “……明知道自己有多卑微、有多平凡,却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贪欲,即使明知道这样的贪欲有多麽的无耻卑鄙下流却还是控制不了!”

    “我想要……想要那个脾气臭得要命,但从不会在我面前伪装,总是强势地要给予我保护的男人;想要那个把我当做亲人,纯粹地让我心疼又心安的男人;想要……那个我看不懂猜不透却像个神祗般让我依靠的男人。”

    阮麟、秦之修、牧惟,三人接连因何乐乐的话语而动容,阮麟的脸上还微微浮起後悔的神色。

    黎以权垂眸看着精致的碗筷,俊逸的面容身姿看上去像是一个静静坐着的玉像。

    季节缓缓移下双掌,双眸死死地盯着她的唇,仿佛要用眼睛而不是耳朵去聆听她接下来的话语。

    回望他的眼睛,何乐乐苦涩地弯弯嘴角,“想要那个,嘴贱的让我想踹他,踹完,他却会抱着我的男人。”

    好一会儿,季节才“读出”了她双唇的语言,闭上双眸,双掌轻颤。

    “那他呢?”牧惟朝黎以权扬扬下巴,“对你来说,真正不同的,是他吧?”

    闻言,何乐乐转眸看向黎以权,黎以权微微抬眸,却诧异地看到她第一次丝毫不加掩饰的眷恋和爱慕。

    “l,你说的对,我是喜欢你的,喜欢你整个人,喜欢你所给予的一切。可我已经……没什麽能给你了,”点点心口,“这里,只有一颗贪婪无耻的心──我就是一个……当了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的无耻女人。仅此而已。”

    柔弱却兀自强韧的模样,自我厌恶却又坦然面对的矛盾笑容,眼前的女人,明明透明的比他们见过的任何女人都更晶莹剔透,却让他们只是看着便已……迷失。

    看到她双手搭在桌上站起身,众男皆是惊慌的站起,齐刷刷像是开完会议要给上峰送行的将领。

    何乐乐微愣,“有什麽话,吃完饭再说吧,再不吃冷了。”对着阮麟,“自己砸的等会儿自己收拾。”

    说完,何乐乐便走进厨房,重新给阮麟盛了一碗饭出来。

    吃完晚饭,各自收拾。

    “回去吧,以後……别来了。”仰头留恋地看着黎以权,何乐乐低声说道。

    “说真心话。”

    “……”何乐乐犹豫了片刻,终还是摇摇头。

    黎以权轻叹一声。这女人……欠调教啊。一昧顺着她恐怕下辈子都得不到她。

    强势地搂上她的腰将何乐乐带到客厅中央坐下,黎以权一一看过默立在客厅各处的男人,不一会儿,四男相继落座。

    “这公寓不错,介意多个人交物业费吗?”

    作家的话:

    阮麟和季节到底闹什麽别扭?下章再说……

    ☆、(8鲜币)第305章 因为这个

    “l!”何乐乐“腾”地站起,惊愕地瞪着黎以权。

    黎以权温柔笑笑,将她拉回沙发,“没问你的意见,反对无效。”

    “你──”

    “欢迎。”没等何乐乐再多说,牧惟率先表态。高雅随性的姿态像是在对待一个到访做客的美貌淑女,而非一个要跟他分享情人的优质情敌!

    “惟?”

    “与其让你在心里藏一朵白玫瑰,不如腾点地方给他,否则……”牧惟邪肆地瞟了眼其他三人,“哪天你让人拐跑了,我可没那个把握能再把你抢回来。”

    “……”深深望着谜样的牧惟,何乐乐真的困惑了。他到底想做什麽?仔细想想,她似乎从来没了解过他。自从她误会他把他暴打了一顿之後,他对她的态度反而全然改变了,像朋友、像恋人、更像一个完美的保护者,没有再向她提出哪怕是一个要求,反倒是……像在帮着她处理和阮麟、季节的问题,现在又──好似看透了她的心思,牧惟贵气逼人的笑了笑,“我说过,我只想你开心。不过,有一个小小的前提──你必须在我身边。不触犯这个前提,其他的,我都无所谓,就算再多几个,公寓里也住得下。”

    牧惟此言一出,阮麟和季节的脸色黑的几乎快要滴出墨来,唯有秦之修一如既往的安静平和,甚至还轻点了下头,“嗯”了一声。

    季节无语地狠瞪了眼秦之修,秦之修却冲他微微笑笑,“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先去喂红豆了。乐乐,晚上可以陪我吗?我用红豆的声音剪了首歌。”

    腰侧的手掌轻微的震颤了一下,何乐乐微顿後,开了口,“……好。”

    l……为什麽你不明白,这栋公寓,藏着她最可耻的欲望、最贪婪的心、她最淫秽放荡的模样!她不想被你看见、不想被你厌恶、更……怕你被这样的她染脏!

    可如果一定要袒露所有的丑恶才能让他清醒,让他远离她这个错误,那麽……住进来吧,看清她,然後,永远永远地离开。

    再也不见。

    “看来,没人有异议?那黎律师,我先带你参观一下?”牧惟站起身,高大的身躯挺拔健美,即使是男人也不得不承认他这样的身材完美地令人赞叹。

    黎以权看了看一直冷着脸的阮麟和季节,吻了下何乐乐的额角,起身随牧惟走向电梯。

    好一会儿,客厅中悄无声息,安静地丝毫不像有人的样子。

    “……对不起。”何乐乐低着头,目光游移在自己并拢的膝盖间。

    “……‘对不起’什麽?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