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冷淡地问。

    “我──”是啊,“对不起”什麽?她不该喜欢上黎以权?可她早在认识他们之前就喜欢上了。“我、我会尽快让他放弃的。”

    “让他放弃?为了谁?为了我们?还是为了他?你觉得你因这种事说对不起,我会开心地说‘没关系下不为例’吗?”季节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你们要我怎麽做?”三天的冷战让何乐乐也起了脾气,“我在遇到你们之前就已经……接受你们之後我没想过再去招惹任何人,l的出现,在我意料之外。我不想骗你们,我的确是喜欢他,但不管为了谁,从头到尾我都没想过要接受他!如果你们觉得我的这份心情对你们来说是种背叛,我无话可说,只要你们开口,我立刻滚出公寓,用不着你们一天到晚板着脸!”

    “何乐乐!你他妈根本不知道老子在气什麽!”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咆哮道。

    一愣之後,何乐乐也大声回吼了过去,“你们不说我怎麽知道!我又不是唐僧!”

    气势如虹的一吼让三人都有些愕然。阮麟是从未见过何乐乐这样有点泼辣的模样,季节则是回想起当初她骂他的那些过往,而何乐乐则是纳闷自己怎麽会脱口而出……唐僧?

    诡异的气氛在三人间飘荡了起来。

    季节终是失笑,“跟唐僧有什麽关系?”

    何乐乐赧然地瞪了两人一眼,“忘掉!”

    “那、那你们到底在气什麽?”

    季节瞥了眼阮麟,“我不确定,他是不是跟我一样的原因。”

    何乐乐起身走到阮麟身旁,甩掉脱鞋跪坐到沙发上,双手捧住阮麟的脸扳向她。先是仔细察看了下他嘴角正在散瘀的伤口,然後对上他凝着溺宠和责备的俊眸。

    微微委屈地撅起嘴,“这几天中午做的都是你爱吃的,你连个屁都没放给我。”

    无奈中带着歉意地看看她,阮麟抱着她的腰让她跨坐在他结实有力的大腿上。

    “告诉我,为什麽生气?”

    “……为什麽,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没有告诉你……什麽?”

    轻抚上她不解的眼眸,阮麟的眸中只剩浓浓的心疼,“恐惧症。”

    何乐乐一怔,转头看向季节,同样的眼神、同样的心疼。

    鼻子一酸,心头一松,何乐乐笑着飙出了泪,侧头靠在阮麟肩上,环上他的健腰,“就因为这个?你们差点吓死我了。”

    作家的话:

    这章是补昨天的,今天的一章会很晚,等码完估计编编妹子也睡了~~要明天才能过审~妹子们早上再看啊感谢所有留言~投票~包养~送礼物~推荐的妹子们~~天气多变注意身体啊!!

    ☆、(11鲜币)第306章 来不及了

    何乐乐怎麽也没想到阮麟和季节没理她是因为视线恐惧症的事,再一细问,两人竟都扭捏起来,感情是觉得没被她放在心上。

    反省了一下,她的确是没怎麽跟他们聊过自己的事。自从她知道自己说出的任何事情都可能被人添油加醋改的面目全非,然後冠以“何欢亲口说的”之後,她就习惯闭嘴了。就连对翎羽,她也经常是想起来才会随口提提,不是不信任,而是真的习惯了。她没想到她的这些习惯会让他们觉得被疏离,会……那麽委屈。

    靠在阮麟身上,她轻缓地说起了她的童年,她的学生时代,避重就轻地说了下那些流言,那段黑暗的日日夜夜,然後开心地讲了大学时代许多和翎羽的趣事,一直讲到她是如何签了合约住进了公寓。

    听她说着和任翎羽的开心旧事,两个男人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在淌着淋漓的鲜血。一想到她所受到过的伤害,一想到小小的她在众人恶毒的目光中瑟瑟发抖、无助哭泣的模样,他们就恨不得能冲进时光,杀掉所有残忍待她的妖魔鬼怪,将小小的她护在身後!

    “再然後,就遇到了你这个混蛋,搞了个大乌龙。”捏捏阮麟蛮有手感的脸肉,何乐乐佯怒地说道。

    “呵……对──”阮麟猛然收口,脸色大变,“你、你想起来了?”

    “呃……想、想起什麽?”装傻地看看两人,“哎呀,都这麽晚了,我该去看看之修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乐乐!”阮麟钳住她的纤腰,盯着她闪躲的双眸,“你想起来了对不对?”

    她想起来!不知何时已经想起来了!但──没有离开!还留在他身边!没有怨他、没有恨他,还愿意抱着他,躺在他怀里……季节也紧张地站起身,看似一旦何乐乐挣脱阮麟他就会立刻把她抱住一般。

    知道瞒不住了,何乐乐低垂着眼眸点了点头。

    “不、不恨我?”颤抖的声音。

    何乐乐缓缓抬眸,“恨……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早就已经……放不下了。”在寂寞和屈辱中度过了全部的花季,尝过被爱滋味的她,无法松开他们的手。

    泪花隐现,赶在泪水在她眼前掉落之前,阮麟抬手遮住她的视线,深深地吻上她甘美的唇,吸吮香软的唇瓣,搅弄湿滑的小香舌,汲取着她小嘴里甜香的津液。

    “我也要。”季节走到何乐乐身後,抱起她的身体,让她转个身面对他跪立在阮麟腿侧,看着她柔美温润的小脸,沈醉地吻了上去,两手还不忘熟练地解着她的衬衣扣子,三下五除二就将她的衬衣、文胸丢到了一旁,一手一个淫靡地揉弄着那两团雪白挺翘的柔软。

    “唔嗯──”

    牛仔裤被身後的阮麟扯下了一半,敏感地後腰、尾椎、臀缝一一沦陷在阮麟火热的唇舌下。

    不、不行,l、l还在公寓里──不、她不是、不是已经决定让他看见最淫乱不堪的自己了吗?

    “抱我……一起。”

    三天,连她的一根手指也没碰过,此时的两人也的确等不了一个一个来了。

    季节抱起何乐乐放倒在一旁的沙发上,抽掉牛仔裤,唇舌埋向她腿间前,甩了一句给身後一脸不爽的阮麟,“乐乐床头柜里有润滑剂。”

    没时间和季节计较,阮麟一边脱着衣服露出精壮健硕的身躯,一边大步迈向乐乐的房间。

    “啊……”

    季节温热柔韧的舌片隔着薄薄的内裤一下一下挑舔着身下酥麻的蜜园,内外湿透的薄布紧紧贴在肉丘之上,随着他每一下的舔弄摩擦着极致敏感的花蒂。

    小巧圆润的珠蕊迅速充血微微凸起,隔着已然透明的布料可爱的颤抖着。季节捏起窄窄的布料,让濡湿的布料深深地陷入肉丘之中压迫着花蒂,然後信手抽拽了几下。

    “啊啊──季、季节……”粗糙的摩擦让她淫液直涌,花蒂快慰地淫欲沸腾,细腰高拱贴近他狡猾的唇舌,渴求他更多的逗弄。

    坚硬的指甲刮了刮她敏感的红豆,听到她受不了的尖叫後,季节才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