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下她快要滴水的小内内,把着她的大腿根,专心用唇舌侍弄起她腿间的娇处。

    “好、好痒……季节、啊啊──”

    肉瓣被他舔舐地无处不痒,她正求着饶,他却扒开两片痒麻的小肉瓣,直取酸软的穴口!

    “啊──别、别舔、呀啊……”忍不住抬起身,抓着他头发的手指却不敢用力拉开他,只能在他长舌的旋转搅弄下酸慰刺激地浪吟不已。

    “给我……季节、我、我要……”

    “先出来一次再给你。”季节色情味十足地舔舔唇,左手粗粝的麽指按上粉亮的花核研磨,右手两指则插入湿滑的小穴,抽插地她咬着唇尖细地哼哼之後,才曲起两指连连顶上她穴内要命的敏感点。

    “快点!”上身赤裸的阮麟拿着一管润滑剂正在脱下长裤,胯间怒挺高翘的肉茎狰狞可怖,硕大的茎首一滴透明的前液正顺着圆润的肉冠滑到边棱处,眼看就要低下。

    “急什麽。”阮麟一催,季节反倒放慢了动作,俯身含住何乐乐胸前的一只乳蕾,温柔地嘬吸轻咬起来。

    “嗯啊……”腹内的快感本已经堆积直临界点,他这一突然降速又增加了刺激点顿时让她浑身焦急难耐起来。“阮麟……”

    松开季节地头发,何乐乐抓向阮麟腰间粗长的性器。阮麟早已红了眼,单腿跪坐在沙发上,压下茎首凑向她微张的檀口。

    半握着粗硕凶悍的肉棒,何乐乐伸出舌尖舔舔棒尖的小孔,肉棒狠狠地发涨了一下,咸咸的前液又是几滴涌出被她衔在舌尖绕着圈涂在他整个伞端。

    “呃嗯──”阮麟喉间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吼,何乐乐抬眸看着他,微微抬头含住他发亮的茎首配合着小手的摩擦努力吞吐起来。

    酥爽的快感让阮麟除了肉棒其他地方全都一下子软了下来,他连忙一手撑住椅背,紧窄的屁股微微迎送着,胸口剧烈起伏,贪婪地享受着心爱女人的小嘴。

    季节风流的美目晲了眼阮麟迷醉的表情,齿间稍稍用力,手下则猛然加快动作,刺激地何乐乐吐出口中的肉茎浑身巨颤地尖叫起来。

    激情的春潮从季节指间喷溅而出,季节抽出手指,看着阮麟挑衅地伸舌舔了舔,然後解开皮带,掏出同样涨到极限的肉棒挺在爱人痉挛的花穴外摩擦了起来。

    “要我麽?”

    “要……”

    “我是谁?”

    “……季节、啊啊──”

    一冲到底,深深贯入,直透花心。

    作家的话:

    这是阮大少有的几次np之一~~季节这个没节操的~回回都有他……☆、(7鲜币)第307章 唯一归宿

    还在高潮中痉挛不断的身体再被男人如此深猛的贯入大力抽插,何乐乐被灭顶的快慰冲击地拱起腰身,饱满诱人的胸脯鱼跃般挺起,勾引着男人们低头采撷。

    季节毫不客气地抓上一只雪乳,俯身大快朵颐,没有丝毫赘肉的紧致腰身大起大落地冲撞着香液淋漓的粉色蜜园,速度不快,但每一次起落都会将窄小的肉穴欺凌个透,数十下後就插得身下的娇人儿浑身嫣红,碎泪闪动。

    “嗯啊……季、季节、别、啊……别、这样、欺负我……”紧抓上季节的肩头,何乐乐忍不住一开始就求饶。因为季节若是有心折腾她,她应付他一个都困难,哪里还受得了阮麟?

    季节吸咬着乳尖抬起头,将柔软的椒乳叼扯地像个可爱的塔顶,最後“啵”地一声松开唇舌,让娇美的乳房在眼前弹动出撩人的乳浪。

    “这个……做不到。”戏谑地看着一脸委屈难忍的何乐乐,季节紧紧压着她的腰臀,肉柱抵着酸软的花心狠狠研磨起来。

    “不、啊啊……阮、阮麟……”何乐乐求救地望向阮麟,却见阮麟俊脸紧绷着,双眼中的欲望浓的犹如至纯的火焰,她小脸上方的肉茎即使被他按着根部仍是微微颤动着,被她含咽过的茎首在灯光下反射着淫靡而璀璨的光芒。

    “啊……哈啊……”何乐乐娇喘着拍拍季节的肩。

    季节扫了眼阮麟手中的润滑剂,拉起何乐乐反抱在怀中坐上了沙发,“就知道心疼矿主,嗯?不怕我吃醋?”将她的双腿大大分开架在他膝盖两侧,季节拉着何乐乐的左臂重新从身後挺入她刚刚缩小的肉孔,浅抽重顶起来。

    “谁叫你、嗯啊……都不、心疼我……唔……”见阮麟走到了身前,何乐乐乖顺地张开小嘴含进他高挺的龙茎,合着身下被插顶的节奏努力吸吮着阮麟粗大的性物,右手也握上无法含入的部分殷勤的套弄着。

    她没有恨他、她说她已经放不下他……在知道是他毁了她的一生之後,她还愿意留在他身边!

    从血液到毛发,沸腾地颤抖,阮麟托着何乐乐的小脸抽出凶刃,单膝跪下,在她微微疑惑的表情中吻上她微张的双唇,吞噬她口中的一切。

    “唔嗯……”右臂攀上阮麟的颈项,何乐乐用心地回吻着他,尽管身下酥麻的重击让她每一丝注意力的分割都困难无比。

    她是他,唯一的归宿!

    握着她细腰一提,阮麟将何乐乐推倒在季节身上,双臂架起她修美的双腿,虎腰一挺便填补上刚刚被他制造出的“空缺”。

    “啊──”眨眼间身体里就换了人,何乐乐难掩羞意的缩紧小穴,夹得阮麟控制不住地挺动起来。

    “你──”季节刚要发飙就见阮麟将润滑剂扔到他身旁,“你妹!”低咒了一声,他拿过润滑剂挤出半管,伸手探向何乐乐的後穴。

    “该死的!”阮麟激烈的抽送让何乐乐娇软的身子重重地在他胸腹摩擦着,撩动地浑身饥渴,嗓子眼快冒出烟来,他顾不得温柔扩张,只待两指将菊穴口戳弄地又软又滑後就亟不可待地顶了进去。

    “啊啊──”

    前面酥麻後面酸胀,像整个人都被他们穿透一般,何乐乐发出濒死的尖吟,但随着两根肉棒在她身体里时而温柔时而粗暴的侵犯,她已经分不清哪里是酥麻哪里是酸胀,只剩深入骨髓的酥痒逼得她欢愉地尖叫。

    “叮──”电梯提示音异常清晰地传来。

    何乐乐猛然从迷醉中找回三分清醒──l!

    “呃……”

    “嗯──乐乐,放松……”

    两个小穴突然的紧缩抽搐绞得阮麟和季节额侧青筋直冒,险些当即缴械,被逼到顶端的两人只得咬着牙抱着她的纤腰、胸乳狂乱地抽插,干疯她的同时各自攀上巅峰。

    “啊啊啊啊──”

    l……

    当意识渐渐远去时,两滴清泪泌出何乐乐的眼角,但又生生被她逼回,融进她缓缓闭合的双眸。

    抱起做昏的爱人,阮麟瞥了眼不远处的两人,大步走向何乐乐的房间。

    沙发上的季节平复了一下身体和呼吸,收拾了一下衣裤,起身走向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