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惮地用语言去攻击人污蔑人时,联想力想象力丰富地让我叹为观止。”

    “当我发现人们根本不想知道真相,而只是通过聚在一起耻笑我、辱骂我而获得快感时,我学会了闭嘴。”

    秦之修也坐到了何乐乐身旁,紧紧握住她的手。

    安抚地拍拍秦之修的手,“听起来好像挺悲催的,但对当时的我而言,学会忍耐没那麽难,因为……我还有朋友。”

    “一个小夥伴们都会羡慕的朋友。崔雅然,从我出事那年起,就经常来看我,在我被中学开除後,还求她的市长父亲帮我找关系转学。因为有她,我才会有那麽多的勇气去无视那些污蔑,去努力做个好学生即使没人认可。然後,高考前,已经去读大学的她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她才是一切的幕後黑手。”讲到最後,何乐乐竟是像说完笑话般自己先笑了出来。

    “乐乐……”

    “一个和我同龄的女孩,我被一个同龄的女孩算计了那麽多年,说出去谁会信?小学五年级的女孩子啊!”扭头望着秦之修,“就算是天才儿童也太夸张了点吧。”

    “可是,那就是事实。”笑容淡去,何乐乐脸上重归平静。

    “为什麽?她为什麽要这麽对你?”季节气愤难当地问道。

    “是啊,为什麽?挂上电话後我想了一个晚上没有想通,五年级时‘想不通’让我得了视线恐惧症,我可不想再让‘想不通’把我逼出病来,所以我就洗了把脸带着准考证参加高考去了,考得还不错。”

    “……”众男默然。

    许久後,阮麟沈声问,“後来呢?你没有找她吗?”

    何乐乐摇摇头。

    “为什麽?你不恨她吗?不想去报复吗?”

    “……除了杀人,我想不到其他的报复方法。很笨对吗?”

    “不,无比正确。”阮麟狠道。

    “阮麟!”何乐乐急忙正色,“我都告诉了你们,只是不想对你们再有任何隐瞒,但是崔雅然的事,你们不要插手!”

    “乐乐──”

    “我是认真的!我和她的恩怨,我必须要自己扛过去!我的确是没有她聪明,没有她的好背景,也许这辈子我都没办法在她身上把公道找回来。但我一定会让她知道一件事──无论她做过什麽还想再做些什麽,我都会开开心心无所畏惧的活着!”

    “……你去参加比赛,是为了把崔雅然引出来?”牧惟淡淡问道。

    ☆、(14鲜币)第312章 我的开心

    深蓝公寓七楼,虽然改了内部装修,但黎以权保留了全部的玻璃墙面,何乐乐裹着浴巾站在窗前,身後是只亮着两盏壁灯的幽静卧房。

    晴夜的星空美得无以复加,静静望去,满眼皆是璀璨的星光,让人忍不住去猜想那亿万光点背後会有着怎样的世界。也有生命吗?有地球这种人类社会吗?

    一定有的吧。就算地球的产生是无数巧合的结果,但宇宙基数这麽大,再小的概率事件也能发生无数次。

    “喜欢看星星?”半裸的男人带着沐浴露的馨香赤脚走到何乐乐身後,一手环拥着她的身体,一手撩开她耳边的长发,低头温柔地细吻着她耳後敏感的肌肤,温热的舌头逗弄了一下柔嫩的耳珠就将它含进口中轻轻吮吸,直到它融进了口中的温度,扩散出娇艳的潮红。

    一向怕痒的她歪着脑袋微笑着缩了缩脖子,“嗯。心情不好的时候只要看看星星,想想地球跟很多星星相比也就尘埃那麽大,整个人就一下子轻松了。”

    连地球也不过是尘埃,身为尘埃中的尘埃,她又何必浪费太多时间在无谓的痛苦、烦恼、纠结之上。

    “……现在心情不好?”黎以权停下亲吻。

    何乐乐转过身搂上他的颈项,看着他漂亮至极的凤眸,含笑地摇摇头。

    只可惜,很多道理想得明白,却太难做到。

    眸光一垂,瞥见他刚刚沐浴过还散着湿意的赤裸身躯,小脸反射性偏了偏,视线转向一旁。

    照理说,她已经不知道被抱过多少次了,甚至……还许多次同时被两个男人抱,她应该已经很习惯男人的裸体了才对,可是,无论几次,她还是会……不敢看他们让人脸红心跳的身体。

    呼吸悄悄乱了节奏,却不经意间取悦了身前的男人。

    抱起轻盈的女人,黎以权长腿迈了几步,便将她压在了深蓝色条纹的大床之上,曲臂撑在她身上居高临下望着她。目光充满欣赏与占有地在她身上巡视着,玲珑的身躯线条被床单映衬地更为圆滑秀美,她那极力想大方坦然又控制不住闪躲视线的矛盾模样,更让人只想不管不顾冲进她身体胡作非为一番。

    “乐乐,看着我。”握着她的小手放在自己赤裸的胸膛上,黎以权深深凝视着身下的女人。

    他很清楚。如果没有爱上她,他依然可以过的很好,也许会在合适的年纪找一个合适的女人结婚生子,像所有正常的男人一样度过一生。然而现在的他,却选择了一个世人不会理解只会抨击耻笑的生活。

    牵引着她的手游走在自己灼热的身躯上,清晰地感觉着那些被她触碰过的地方是怎样在兴奋地颤抖,每一处被她抚摸过的皮肤乃至皮肤下的血肉都像活了过来有了独立的生命,不断渴求着她继续触碰。

    没有人,能压抑这种来自身体最深处的渴望,更没有人,能抗拒这种渴望被安抚时诞生的极致欢愉。

    想要更多、更多!

    远离她重归正常的生活?带着这一身深入骨髓的渴望?

    他做不到,更不想做。

    亲吻着她的眼眉、面颊,轻轻舔吮她的颈侧、柔肩,挺立酥软的双乳只是轻轻揉捏就像是要融化在手中,让他小心翼翼地送到口中含抿撩拨,直到漂亮的乳尖浓了颜色微微缩硬,他才舍得稍稍用力轻轻用牙齿磨了磨它,惹得它的主人不知是痛还是舒服地轻哼。

    “l……”

    他握着她的手来到他身下,在她乖巧地开始抚慰他时,低声喟叹一声,大手覆上紧闭着的蜜园,长长的中指顺着肉缝逼近蜜穴口,指尖一点一收地戳弄着渐渐渗出蜜液的密径。

    麻麻的瘙痒从腿间如细细的电流般掠向全身,温热的花液汩汩流出,顺过他的指头瞬间滑下有些发凉的後臀。

    就着爱液,长指缓缓挤入。

    “嗯……”只是指头而已,触感却那样清晰,它是怎样挤入软肉中的缝隙,怎样轻柔又强韧地摆动着,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直接反馈在心田、脑海,搅动出浓郁的爱欲。

    她忍不住娇喘着轻轻摆头,小手握着他的欲望往身下送。

    “嗯啊……”

    “给我吗?”

    “嗯、嗯!”

    看着她微蹙眉头的小脸,他强势地吻上她的唇,沈腰顶入她温暖紧滑的身体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