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乐乐忐忑地移到厨房中央,竖起耳朵听着两边的动静。

    手机铃声突然从门外响起,何乐乐脱兔一般爬上料理台,打开窗户就跳了出去。

    “啊啊──”天地颠倒。

    “扑通!”她被人扛着直接抛进了公寓外冰冷的泳池。

    “咕嘟咕嘟……咳咳……”呛了好几口水,何乐乐才从水中浮了上来,惊怒交加地瞪着岸上一脸笑意的申屠默。

    他居然还在笑!他个王八蛋──等等、他在笑?申屠默?

    没等她一团浆糊的脑袋数出个一二三来,何乐乐就见申屠默活动了一下手脚,脱掉皮鞋。

    他、他想干嘛?

    “你、别过来!”何乐乐手脚并用朝反方向游去,可越是想游越游不动,“不要、唔──”

    腰肢被人紧紧钳住按进水中,她闭着气拼命地想拽开腰间的大掌,双腿向後乱蹬却什麽都蹬不到。

    “苏屠噜木咕噜!”顾不得在水中,何乐乐挣扎着大喊。

    哗!腰间被人一提一旋一收,她就落入了一个火热而坚硬的胸膛。

    “咳咳!你──”刚看清他隐隐笑意的双眸,腰间力量又至,这次是他整个人压着她沈入水中。

    不要!

    推、推不动,踢、他毫无反应,他就这麽带着掌控者的从容微微偏头轻轻贴着她的唇。

    “唔……”咬紧牙死闭着口,可眨眼间胸口就快要因缺氧而爆炸掉!

    混蛋、王八蛋!变态杀人魔!鬼畜眼镜恶魔!

    心中疯狂叫骂,身体却渐渐提不起力气。不、不行了……狠狠地掐着他的双臂,她不甘地松开牙关,轻启唇瓣,主动贴紧他的唇汲取他口中微薄的空气。

    混蛋……不,是她蠢,她干嘛要挑衅他?她怎麽可能……斗得过他?

    精疲力竭地被申屠默抱出泳池,风一吹,凉得她瑟瑟地蜷缩了下身体,反射性朝他怀里靠了靠──为什麽这麽变态冷血没人性的男人,还会有这麽炙热的一副身体?

    “如果我离开公寓,你能放过我吗?”她不报什麽希望地问。

    “……也许。”轻笑一声,将赤裸的她放进热气腾腾的浴池,申屠默直起身脱去湿漉漉的衣裤,裸着一身精壮的结实身躯踏入浴池,坐到她身边,让按摩浴缸里的气泡轻轻击打在身上。

    也许?这就是为什麽她没有离开了。

    这个男人,若他想对她做什麽,她在哪里都一样,相反亦然。若是换个地方,她怕她更没有办法躲开世人的目光。因为她丝毫不怀疑,申屠默,绝不在意世人怎麽看他。

    “你不怕又去医院躺三天?”想来想去,她似乎并没有别的筹码。

    申屠默扭头睨着她,目光掠过她白皙的脸庞滑向她胸前挺翘的椒乳,而後又重新落到她的唇上。

    “如果我想,我可以至少拉两个人陪我一起躺。你希望是谁?”

    “你──”他居然反过来威胁她!

    “或者……直接废掉一个?”

    “……”寒了眼眸,她听得出他的意思,听得出……他口中的“一个”指的是哪一个!

    哗啦!

    抬臂捂着她的眼将她抱到自己腿上,申屠默没再说话,只是从头到脚地打量她,最後目光停留在她湿透的长发上,伸臂按了按洗发乳,揉搓了几下涂到她的湿发上。

    “你到底想干什麽?”她无力。

    “……玩。”他反而干脆。一字出口,往日罕见今儿却泛滥的笑容又挂上他尤为俊美的面容。

    他没有碰她,准确点说,他没有抱她。从浴池出来後他就独自躺上了床。

    围着浴巾,拿着自己水淋淋的衣物,何乐乐望了眼床上半裸的男人,垂眸走出了他的卧室。

    就这样一直纠缠下去麽?

    否则呢?让季节他们帮她?申屠默会放弃麽?如果他要继续“玩”呢?要他们因为她斗得你死我活吗?

    丢掉衣物,何乐乐转身折回房间。

    “申屠默,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说说看。”

    “一个月之内,你给我一个可以心甘情愿陪你‘玩’的理由,否则,你就换个人陪你‘玩’!”

    “……”

    ☆、第314章 有人等我

    两天的休息之後,十六位争夺十强席位的选手重新聚集。比赛一旦进入直播阶段,每一个细节都必须精心设计、精益求精,选手们与其说来比赛,不如说是来演场群戏。

    由於选手众多,直播时间有限,所以第二场晋级赛依然以小组形式比赛,不过这次不再是临场抽签,而是事先两两一组自由组合。比赛要求一出,十六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微妙起来。

    “请大家趁中午休息的时间讨论一下决定下来,下午两点还是在这里集合,确定分组後会告诉大家接下来的安排。”刘颉说完,习惯性看了眼何乐乐,随後转身走出培训室。

    自由组合?

    何乐乐望了望其他选手,有些从同一个分赛区过来的选手很自然就凑到了一起,还有在集训时交好的,稍微商量了一下也很快达成了共识,剩下的暂时还没有扎堆的往往是因为彼此都不熟。

    看到有几个选手正在打电话咨询所属公司的意见,何乐乐想了想,拨通了蔡主任的电话稍微说明了一下情况。

    同公司的李静已经进了十强,不参加本周末的比赛,而清雅在上次比赛中暴露了配音类型过窄的短板不幸淘汰,所以这次的比赛,她只能另找搭档。

    挂了电话,何乐乐环视众人,组好的选手陆续离开了培训室,剩下的三三两两低声聊着,不时望望其他人,但无论是谁,若是视线不经意与她对上,都会匆匆避开。

    两天的网络谣言,初见成效。难怪这两天几个男人电话打那麽勤,早上还一个个都说要送她来。

    “你们确定是去送她,而不是去送头条的?”l一句话让阮麟、季节都黑了脸,牧惟也只能摇头笑笑,看着l拥着她上了车。

    想着黎以权一路上挂在嘴角的风雅笑容,何乐乐眼眉微舒,她还是喜欢叫他l。

    十六个人两两一组,除她之外总还会有个人落单的,於是她也不着急,领了餐盒到休息区吃饭。

    “介意我坐这里吗?”

    何乐乐抬头看向刘颉,轻轻点头。

    刘颉似乎犹豫了一下怎麽开口,“网上的那些消息你不请公司帮你处理一下吗?”

    何乐乐微笑以对,“嗯,谢谢你提醒我。”

    “呃……”

    “清雅回b市了,月底回y国继续学业,手机号只是在国内时临时使用的,所以……如果想追,要把握时间哦。”何乐乐温柔笑道。

    “……”刘颉无言,认真地审视身前笑得一脸平和的女孩,极力想从她的笑容中找到一丝被压抑的焦虑、尴尬甚至是痛苦。可是没有,什麽都没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