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长的中指刺入她身後的甬道,合着腰间的上顶亵玩她最为敏感的两个肉穴,牧惟的表情是一种奇异的淡淡的沈溺。

    “应该说,从一开始,我就对你的身体有兴趣。当看到你在申屠默办公室,明明骨子里在哭,表面上却一派漠然的时候,我就……想折磨你,弄坏你。”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两穴紧紧咬住体内的异物,惹得它们不断加速地插入抽出,穿刺地更加凶狠。

    “唔嗯……”

    “当我看到你被阮麟压在身下玩弄,身体僵硬,小手几乎抓破沙发……你知道我当时想对你干些什麽吗?”

    “我……”

    “当初若不把你丢在路上,你信不信我能让你死在我车上。”

    “……不信,呀啊……”

    “不信?因为我後来也没弄死你?呵呵……”牧惟笑着狂野起来,好一会儿,在何乐乐的尖叫声中释放了一次。拿过水杯喂了她一口,又从她口中掠夺出来,牧惟抱着她的臀靠在床头,含笑望着她。

    “当时我的确很生气,但同时也很兴奋,因为你给了我一个无比充分的理由,去尽情地、毫无遮拦地碰一个我本不应该去碰的女人。否则,若只是单纯的惩罚,你会只是发烧而已?”

    “……而已?”语气上挑。

    牧惟连忙举起双手,“我错了,请女王责罚!”

    微笑之後,何乐乐趴上他的胸膛,平静的语气中一丝落寞清晰可闻,“後来呢?”

    只是想折磨她,对她的身体有兴趣?那又为何……没有折磨她呢?

    “後来……想死在你手里。”

    ☆、第318章  想欺负人

    枕着牧惟的右臂,何乐乐抬眸望着他近在咫尺的深刻五官,呼吸间满是他男性狂野的味道。

    初见他时,以为他是模特,他有别於其他人绅士而亲切的态度一度让她有所安慰。可惜没多久她就发现,原来他是个比其他人更加混蛋的恶棍,拿女人的爱情当游戏还乐此不疲的混账男人!最可恶的是,他还把她扯进了他的爱情游戏。

    她搅黄了他的计划,哪怕明知会被他残忍报复。她不後悔,她可以做一个袖手旁观明哲保身的胆小鬼,但不能明知自己做了帮凶而不去补救!这是她做人的底线,纵然懦弱纵然平庸,但她并非没有丝毫原则。

    当然……当初对孙晓妆说出牧惟的真面目之後,她其实怕得要死,被牧惟报复过之後,她反倒平静了,对他,也只有厌恶。再後来……“你说你哪来的胆量敢打我?嗯?还打的那麽畅快?”

    “明明被打的人是我,你却哭的像天塌了……那时,我竟有些害怕,怕自己是不是真的把你的天弄塌了。”

    当牧惟抱着她,轻笑着说出这些话时,她已经不再纠结於“她凭哪点吸引他”这个问题了。

    他会如此温柔地抱着她、心疼她、庇护她,她又何必再自寻烦恼?

    “惟……”

    “嗯?”

    没有再开口,她朝他怀里拱了拱,安心地闭上双眸。他们的存在让她觉得……她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整个宇宙。

    待何乐乐绵长的呼吸均匀地吐在胸口,牧惟睁开深棕的眼眸,吻了吻她的黑发。是的,他害怕,直到现在他仍然会怕,怕有一天自己骨子里的肮脏邪恶彻底觉醒,污秽地折磨她,以爱为名伤害她!所以……她需要足够多足够强的保护,那些保护她的力量,便是他恶欲的囚笼。

    1月22日,十强汇聚後的赛事经过几番变动终於定了下来,两场十强赛,按两场的总分选出前三进行巅峰对决。

    女王只有一个!

    当这六个字出现在赛程说明的顶端时,不可否认,连自认胜负心不重的何乐乐都有点心潮澎湃。

    有谁不希望自己的能力得到公然的认可?有谁不渴望更多更好的选择机会?既然来比赛,又有谁是真的完全对结果无所谓?

    1月25日十强首战,2月2日十强再战,紧接着2月6日,巅峰之战!照理说最终的决赛为了收割收视率应该花最多的时间准备,但因为临近春节,电视台和几个制作公司的人手、资源都比较紧张,若是春节过後再进行决赛又担心观众被春节期间的活动分散了注意力,到时花大力气宣传都不一定能挽回收视,所以索性就安排在除夕之前。

    这样的安排就要求所有的选手都要准备三场比赛的内容,因为最後的巅峰之战,没有进入三甲的十强选手以及之前被淘汰但人气较高的选手都会被邀请做表演嘉宾。

    时间紧迫,十强首战近在眉睫,虽然以两场总分定胜负,但首战成绩的高低将直接决定了再战的压力,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而首战,又是组合战。

    “乐乐,要不……我们还是一组吧。”潘恩璃腆着笑容移到何乐乐身旁的空位上,说道。

    两排选手若有若无地扫了两人一眼,神色各异。

    上次比赛後,从潘恩璃口中她们已经知道了何乐乐背後有一只策划编导能力极强的队伍,作为竞争对手,她们当然是又羡慕又嫉妒,但如果有机会为己所用……不少选手开始犹豫,有几个甚至蠢蠢欲动起来。

    “小雅,有没有兴趣跟我一组?”乔宜怡颇有自信的问道。

    乔宜怡一开腔,众人才发现他们差点忘了崔雅然这麽一号人物,论家庭背景、论外形条件、论人品风评,崔雅然的条件岂是何乐乐可比?何乐乐背後虽然有团队,但那恐怕也只是她所属公司的实力,包括那个律师,想也知道是公司请来为何乐乐做公关的。至於那个牧老师,她们有打听过,一个口味很杂的花花公子而已,虽然在时尚圈内很有名,但一个摄影师怎麽比官二代比?崔雅然要人脉有人脉、要钱有钱、要口碑有口碑,跟她一组绝对保险的多!

    一时间,就连潘恩璃都想改口,但想想自己跟崔雅然也没有交情,论实力恐怕也拼不过乔宜怡,想想还是稳住何乐乐靠谱一点。

    “我觉得上次那个被pass掉的点子挺可惜的,而且我们也排过比较熟悉,不如这次把那个点子改改直接上首战?”

    “……”何乐乐淡淡笑笑。不知为何,如今面对众人、甚至面对崔雅然,她都平静无比,而且不是那种刻意无视的平静,而是微风轻拂、透着清甜的清澈平静。“不好意思,我先问问。”

    问问?问谁?潘恩璃顿时心慌。

    “李静,可以跟我一组吗?”

    “好。”李静很干脆地应道,走到潘恩璃旁边,“麻烦让一下。”

    潘恩璃铁青着脸色让到一旁,一转头,便瞥见几位选手幸灾乐祸的眼光。

    “首战可以邀请艺人帮战,由主办方去联系,你有没有什麽目标人选?”李静指着首战安排中的一条问道。

    艺人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