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她喘息道。

    她抬腿无力地踩上前座的椅背,顾不得他搭在上面的衣裤,不顾羞耻地在他眼前抬起淫乱的臀部,伸手顺着精液和淫水的流向抚上紧缩的後庭。

    “这里也要……我要你、占有全部的我!”

    全部的她!

    “好。”

    黎以权托着她的腰让她头朝下靠在自己身上,头一低便舔上那微微抽搐的菊蕾。

    “不──不要!”挣扎着要躲开,他却抓着她的椒乳将她按住,舌尖执着地钻入紧紧闭合的花蕾中来回旋转舔弄。

    “不要、l!下、下次再……l!亲爱的,快进来,求你了!好痒……”娇媚的求饶听得人血气翻涌,黎以权红着眼眸,掰开她的臀瓣,抵着濡湿的後孔狠狠刺入。

    “唔嗯……”

    “再叫一次。”

    “叫、叫什麽?”

    “亲爱的。”

    “……”

    浅抽猛送,手指抵住已极致敏感的花蒂。

    “别、别碰,亲爱的……”

    “说,以後这个词只属於我一个人。”

    “啊……以、以後?你、你不是、不要、我了吗?”

    心脏猛地一缩,抽痛地让他差点无力继续。黎以权俯下身一下下缓慢而硬挺地戳刺,“再说这种话,就让你合不上腿。”

    “……嗯!”用力搂住身上的男人,不知是欢愉还是喜悦的泪水尽情涌出。

    清晨,何乐乐蹑手蹑脚地打开了阮麟卧室的房门,朝里偷偷瞄了瞄。

    房内一片黑暗,啥也看不到。

    轻轻推开房门,借着淡淡的光线走近大床,看着床上凸起的身影,何乐乐想了想,掀起床尾的薄被,钻了进去。

    阮麟一向裸睡的。

    “回来了?”

    呃……被中的何乐乐一僵,“嗯。”

    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了!

    张嘴含住某个精力旺盛的大东西,她讨好地尽心吸吮吞吐着。

    阮麟一夜未眠的龙眸平静地看着天花板。

    千般怨怒、万般委屈,但在她出现的刹那就尽数化为刻骨的眷恋。

    “我昨晚表现不好吗?”

    何乐乐吐出硬物,钻出薄被,小脸红扑扑热腾腾地趴在阮麟身上,“帅呆了,我的王。”

    “……真的?”

    “嗯!帅的移不开眼。”吻吻他肩上紧滑的肌肤,她撒娇般拿脸蹭了蹭,“不该让你参加的……你是我的。”都是她的!绝不……轻易放弃!

    老天给了她这样的机会,她又岂能辜负一星半点?

    离经叛道又怎样?淫荡无耻又如何?与其背弃自己真实的欲望,她宁愿一搏!

    赢了,她一生无憾。

    输了,她无憾一生!

    “……欠操的女人!”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粗暴地亲吻,口中骂着,眸中却是醉死人的爱恋。

    ☆、第321章 不太会说

    十强首战後,虽然绝大多数观众对比赛的结果异议不多,但帮战环节本身却引起了许多争议。比如,帮战的艺人身份、地位、人气相差太多,主办方有没有故意偏袒?“某些小组”的节目整体水平明显精良许多,就连镜头的切换都更加精准适宜,是不是主办方刻意包装的结果?

    为了表示对观众们的尊重,主办方出来澄清了一句,但也仅就一句──“我们并没有做任何不该做的事情,相信观众们能从比赛中看到一切真相。”

    说了等於没说。

    於是媒体们自然都把话筒对向了帮战的艺人们。

    “阮麟,你怎麽会去给李静和何乐乐帮战呢?是有什麽特殊的原因吗?”

    “听说何乐乐曾是你的临时助理,你是因为这层关系去帮忙的吗?”

    “有传闻指出你和秦之修有超越工作夥伴的关系,请问你怎麽看这个传闻?”

    “……”

    “……”

    原本一个劲儿想在阮麟和何乐乐之间挖出点什麽的娱记们有片刻的呆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他们自然是知道阮麟喜欢的是女人,但现如今粉丝们就是喜欢这种男男暧昧的料啊!於是乎,刚刚还一口一个何乐乐的娱记们立马都转了口,向阮麟问起秦之修。

    “……”阮麟扫视了众人一圈,“我和他的关系,的确不一般。”

    而当秦之修出现在媒体面前时,也遭遇了同样的状况。

    将秦之修送上保姆车後,季节回身朝众记者礼貌地笑笑,“之前的表演,是之修对自己的一次挑战,也是一次突破,至於和阮麟……我只能告诉大家,之修喜欢的是女人。”

    一个极品影帝,一个美貌偶像歌手,因为一个吻,制造出了一个粉丝群体──麟修饭。几天的时间,各种虐恋、甜恋的版本几可乱真,加上《一生一世》正值宣传期,缪斯和剧组也乐得两人出话题。至於两人为何去给李静和何乐乐帮战,直接被所有人抛在了脑後。

    “雨晴烟晚,绿水新池满。双燕飞来垂柳院,小阁画帘高卷。”手捧着唐宋词名篇,何乐乐念完几句便转眸看向秦之修。

    秦之修抱起琵琶弹拨了几下,似乎不满意,又坐到筝前,想了想,一出手便是清幽浅愁透着相思的动人旋律。弹了一会儿後秦之修起身走向电脑,屏幕上恰是作曲软件的界面。

    “哎哎哎!”何乐乐赶紧过去给他解下义甲。

    秦之修纯美的笑笑,低头亲亲她的小嘴,随後就在电脑上编辑起来。

    何乐乐看了看他专注的模样,出了琴房给他倒杯水。上次比赛後秦之修就似乎迷上了古风曲,不过这次他不再是一个人抱着乐谱本闷着作曲,而是请她帮忙念诗词找灵感。

    她很喜欢帮这个忙。一点点听着一个个音符串成令人心神荡漾的乐曲,她只恨自己不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作词家,不能将那些曲儿唱成歌!

    “喜欢吗?”

    “嗯!好好听!”何乐乐忙不迭地点头。

    秦之修的笑容越发动人,将乐曲设置成循环播放後,他站起身轻柔地拥吻住她。

    因为她,他的音乐也有了家。

    水乳交融的温存才刚刚开始,手机铃声就煞风景地响起。

    “修……”见秦之修似乎不想接电话,何乐乐疑惑道。

    知道秦之修电话的人并不多,一般工作上的事情都是打到季节和其他经纪人那里,相处几个月她都没怎麽听之修的电话响过。脑中突然想起一个名字,何乐乐连忙推了推秦之修。

    “先接电话吧。”

    “不要。”秦之修嘟囔道,诱人的红唇依旧执着地流连於她胸前。

    “可能,是杜小姐呢?”

    秦之修抬起头望向何乐乐黑白分明的双眸,似乎有些犹豫。“你会介意吗?”

    “……怎麽会呢,”何乐乐笑笑,揉揉他的脑袋,“她毕竟是你爱过那麽多年的人。”

    秦之修垂了垂眸,随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